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撞见爸和郭叔在床上,我彻底震惊!

我的父亲是一位老师。他今年48岁了,可是在他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他的真正年龄。其实不考虑他那一头的少年白,我想很多人会猜他是三十出头的岁数吧。说真的,走在街上,他一点也不像我的父亲,要说他像我的哥哥我想一点也不为过吧。我父亲他是中等身材,174的身高,体重应该是69吧。

我想对他这样年纪的人来说他应该是蛮标准的。不过他真的很注意自己的身材,偶尔有运动的他其实还算的上结实。而我一直都很喜欢我父亲样子,或许是所有的小孩都对自己父亲有种憧景吧。我很喜欢我父亲带着眼镜的样子。其实我知道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过我爸,像每次都会送我礼物的晓君阿姨,我总觉得他的言语中都在挑逗我爸。特别是妈妈不在家的时候。

说到我妈,他跟爸一样是硕士,不过她是留美的硕士,比老爸是土硕士似乎来的强。老实说老妈赚的钱也比老爸多,我想要不是老爸晚上还去兼课或许他会很窝囊吧。不过老妈不太好看就是了,我祖父祖母每次都会搂着我说我像我爸,较传统的他们对于这点还是分的很清楚。不过老爸老妈感情似乎一直不太好,我的年纪较大了,渐渐的可以看出他们之间一些小小的争执。有时会看到妈妈在厨房里偷哭,我很同情我的母亲,因为我一直认为女人在这社会中不管怎样都算是弱者。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才知道母亲每次哭泣都是因为我父亲很早就不跟他同床了,母亲总是怀疑他在外面有外遇,所以他们之间总是有争执。我想爸爸不会有外遇吧,他是个思想上有点守旧的人,也许是受到祖父传统的家教影响。有时我也会为了他一些死板的思想跟他大吵一顿。不过父亲对礼法似乎守的很严,他教育我的方式也是一样。记得他跟我说过,爱情是要从一而终的,好笑吧。什么样的年代了他还跟我说这种观念。不过老爸说实在也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像他在地下室有一间小隔间是他“回忆”的地方。很小的时候我有一次跟他进去过,里面都是书跟照片。不过现在我忘了那些是谁的照片了。或许在他的过去中真的有很多值得他怀念的。

还有礼拜五的晚上爸爸一向是不回家的,他总是跟郭叔叔和尧叔叔在一起聊天。郭叔叔是爸以前的学长,尧叔叔是爸的好同学,不过好笑的是我的名字取的跟尧叔叔一样,我爸总是跟尧叔叔开玩笑说,叫他就像叫儿子一样。妈妈到是很不喜欢这个“Mens Talk.”的聚会,每次都听她在嘀咕。不过我对这样的小活动却很赞成的。有些事总不能跟女生说吧。不过每次我要问老爸他们的聚会都在干啥,老爸都说去酒吧喝酒。真是的,这样的年纪说去酒吧连我都不信,更不用说老妈了。这是我的家庭,看起来似乎很不错的。不过却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三月蒙蒙的细雨虽然很美,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对于我这样的年纪又喜欢骑车的我最讨厌这种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雨了。妈上个礼拜去日本了,看的出来他跟爸又闹别扭了。所以我想妈大概会用出差名义去日本玩半个多月吧。习惯了,反正妈最近有啥不如意都往国外走,想想一年快有半年看不到他虽然有点奇怪,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他们的事就他们自己解决好了,要不然每次我问他们也问不出个结果。又是礼拜五了,今天老爸应该会很晚回家的,我想他还是会去找尧叔叔跟郭叔叔吧。不过我也觉得奇怪,每个礼拜都聊,聊些什么呢?想了想我也不再去在意了,刚好我也考完期中考,到老爸的学校找老爸要了点钱。11:00该死的小悠还不来,CALL他也不回我。天呀!他敢晃我点一个小时耶。有点不高兴的我想先回家洗个澡再出门。我把车骑到家,看到爸房间的灯是亮着,我心中觉得有点奇怪。当然直觉告诉我可能是小偷,所以我蹑手蹑脚的开了门。而爸爸的房间在二楼,所以我轻声的上楼,一缕光线直透而下。伴随着的不是小偷翻衣倒柜的声音,却是一阵阵的低吟声。

而我到今天为止一直很后悔我这次的好奇心。只是当时我贴上门缝想看看情况,想看看到底是不是爸爸在他的房间。而当我看清楚房内的状况的时候,我整个人愣在门外。我完全不愿意相信我所看到的画面是事实。在泛黄的灯光下,我看到爸赤着全身跟郭叔叔在床上zuo爱。是zuo爱吗?男人间叫zuo爱吗?我不知道要如何分辨。站在门外的我真的被这一幕吓到了,而爸爸跟郭叔叔却忘我的进行着,看到爸爸爱抚郭叔叔的动作,爸爸的神情进入我的眼中,我想他真的很爱这样的感受吧。随着爸爸的汗一滴一滴的滑过身体,我的汗也在脸颊边不知不觉的滑下。

我拖着迷惘的心情再度轻声的离开了家。我的爸爸同性恋。这几个字眼在我脑中一直挥不去。而郭叔叔,他竟然也是,那他的妻子,他的女儿……不!我也是一样。我不敢再想下去,而我的脑中一片混乱。今天晚上满天的繁星,但是此时的我却多希望能下一场雨,让我可以在这恶梦中醒过来。“小悠,我可不可以去找你?”我打了电话给小悠。到了小悠家的门口,我还是没进去,任凭小悠后来不停的call我。我的脑中一片混乱,而一个残酷的事实却又血淋淋的放在我的眼前。我终于了解为何爸爸每个礼拜五都会跟郭叔叔出去,我也明白了为何爸妈分房分了那么久的原因。这样算不算外遇?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爸妈分房分了那么久的原因。这样算不算外遇?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了起来。在八里的海边我和着泪水一夜都没合眼,天气还是有点冷,我望着海想看一看今天的日出,在天色渐明的时分我才哑然。我面对的是西方,拖着一夜没睡的疲惫我还是回到了家,如同往常的爸爸已经起床了,而郭叔叔正在客房睡觉。就像以往妈妈在家的礼拜六一样,郭叔叔都是住在家里的。突然对他们两我觉得恶心,但又有一点点的同情。“小尧!”爸爸似乎看到我有点狼狈的样子叫住我。我没有理他独自回房去了。在房间我还是在想,满脑子都是同一件事。而思绪把我慢慢的带回从前,从前爸爸疼我的样子清析的浮现在脑海。小时候爸爸对我总是百般关照的,很传统的他总是外表装的冷冷的、严厉的,但是在他冷酷的外表下却是一颗对我无微不至照顾的心。总记得小时候我想要的东西爸爸总是会偷偷的买给我。总记得我在学校受委屈的时候都是他用他的手搂着我。“叩叩叩”郭叔叔在外面敲着门。看着郭叔叔有点苍老却充满成熟气味的脸,我心中突然想到,如果今天我是女人,对于这样的男人或许我也会对他充满迷恋吧。在我思绪的时候郭叔叔坐到我的床边拍着我的背,我下意识的躲开了。郭叔叔惊讶的看着我,因为这是我从小到大从所未有的反应。郭叔叔惊讶的看着我,因为这是我从小到大从所未有的反应。“怎么了?”郭叔叔看着我开口问我是不是受了委屈。刹那间我失去了控制,我歇斯底理的大喊“还不是你!我不要看到你!”郭叔叔煞那间似乎了解了些什么,他无语的退出我的房间。而爸从客厅急忙的跑过来问发生了何事。我想郭叔叔他没跟爸爸讲吧,在客厅中郭叔叔坐了一下就离开了家。爸爸进我的房间看了看我,没说一句就回他的房间了。我躺在床上还是无法入睡,不知从那来的勇气,我决定向爸爸问个明白。我上楼到爸爸的房间,进去后发现爸爸不在,而浴室的门是微掩着伴随着阵阵的水声传出来。我走向浴室开了门,或许是因为水声过大吧,爸爸并没有听到我开门的声音。而我竟看到我的父亲在自wei。

我站在浴室的门口看着父亲,心中充满着忿怒而我的身体却冷到了冰点。父亲一直闭着眼没发现我在门口,而等他jiqing之后睁开眼才发现他的儿子站在门口。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见他的头慢慢的低下。我不发一言的回到我的房间,小悠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气他放我鸽子,我一句话也没说的把电话挂断。在我的床上,我真的把枕头哭的湿透,直到我哭不出泪水。妈没回来的家里充满诡异的气氛,我已经两天没跟爸打一声招呼了,而爸爸的眼中似乎有无穷的话想说。我没有理他,这两天我纵情自己,或者我想麻痹我自己吧。礼拜一,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家,在家门口看到郭叔叔。我不想理他快步的走向家却被他一把拉住。“孩子,有些话我想跟你说”郭叔叔拉住我。我甩开他的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而郭叔叔没有闪避。他只是淡淡的说:“如果这样你可以消气,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听完我这席话,那你怎样打我都没有关系。”看着他红肿的脸和我发热的手。坐着郭叔叔的车来到爸爸跟郭叔叔念的大学,郭叔叔开始说出爸爸的故事。这是我从不知道爸爸的一面。我也没想到在他的内心世界中竟然这样的纤细。郭叔叔说爸爸很小就知道他自己是同性恋了。可是身在一个很保守的家庭,爷爷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爸爸这个独子的身上。加上爸爸在很多方面确实也很优秀,所以不单单是爷爷,连祖母那边的亲戚也多以爸爸作榜样。说到这边我不禁想起爷爷每次提起爸爸那副骄傲的神情,我想爸爸真的没让爷爷失望过吧。郭叔叔又说爷爷除了保守的个性之外也有心脏方面的毛病,而祖母也是很保守的人,所以爸爸一直隐藏自己心中的真正情感,不敢接触这方面的事。上了高中的时候,爸爸认识了一个女孩,爸爸的同班同学。在爸爸渐上了高中的时候,爸爸认识了一个女孩,爸爸的同班同学。在爸爸渐渐发现他在乎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他以为可以改掉他的这种倾向,怎知尧叔叔在高三时转入爸爸的班上却弄翻了他的世界,爸爸发现他始终没有办法割舍他在这方面的情感。而女孩似乎感受爸爸心中总是有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在多次与爸爸沟通仍得不到答案的情况下离开了爸爸。
我插话问了问郭叔叔“尧叔叔也是吗?”郭叔叔摇了摇头说不是,他说事情下去会有交代。而当爸爸知道他跟尧叔叔之间不会有结果的,爸爸选择跟尧叔叔作一辈子朋友。而这时候爸爸也决定不要结婚,以免会伤了女孩子的心。爸爸上大学后一直没交女友,这方面的事也因为环境不允许就一直搁至没有下落。直到爸爸念研究所的时候碰到郭叔叔。说到这边我看了郭叔叔一下,郭叔叔点了点头,说到,那时他是博士班的学生,他跟爸爸一样也是一直把这种情感藏在心里面的人。直到有一天他在餐厅碰到爸爸。郭叔叔顿了一下说到:我还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五吧,一个下着雨的中午。我见到你爸爸在餐厅吃午餐,而或许是一见钟情吧,我忍不住一直看你爸爸。在你爸爸注意到我的时候,这段情就这样开始了。郭叔叔带我走到他跟爸爸相遇的餐厅,在斑斓的外墙下一切彷佛回到事情发生的那个午候。郭叔叔接着又说:我跟你爸爸就在这边的公用电话亭知道彼此间有着好感。我有点疑惑的看着郭叔叔,而郭叔叔浅浅的笑了一下。

“如果有人对你有意思,他看你的眼神会不会不同?”郭叔叔淡淡的说着,而抬头仰望天空的郭叔叔在暗暗的灯光下竟如此温柔。郭叔叔接着说他因为比较含蓄,又因为年纪较长、较成熟了。所以他一直不敢找爸爸,而爸爸却不顾一切的在学校的社团中找到了郭叔叔,郭叔叔说要不是当时他看爸一眼。“或许这是个错吧”郭叔叔这样说。叹了口气之后郭叔叔又说:其实千不该万不该的是我。那时我才新婚不久,说什么我都不应该这样看你爸爸的。可是我真的无法控制胸口中那种郁积以久的情感。而你爸爸知道我新婚后有点黯然,他说他下了痛苦的决定放弃我。但是命运总是弄人,毕业后两年我们又见面了。而或许是相思苦吧,我们一见面终于忍不住犯下错事。而你爸爸在28岁的时候,因为没有办法抗拒家中的压力也结婚了。“今年你20了吧?”郭叔叔问我。我点了点头。“孩子大了。你爸老了。我也老了。”郭叔叔喃喃自语着。“那尧叔叔呢?”我追问着。郭叔叔说:尧叔叔在你爸爸结婚前发生了很多不顺心的事,多亏爸爸念在情面上帮他解决很多问题,而他们也变成无所不谈的朋友。在一个适当的机会下,你父亲跟他说了这件事,而你的名字是因为你爸爸无法忘怀他所以才这样取的。我这才明白为何我的名字会取的跟尧叔叔的名字一样。郭叔叔又说:你爸爸其实真的很不想结婚,因为他不想伤害到女孩子。但是他更怕伤害到他的父母,所以在逼不得以的情况下他才忍痛结婚的。“而你是他这段婚姻中最值得他骄傲的”,郭叔叔望着我说。说到这里,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得流了下来。郭叔叔拍着我,我没有躲开。郭叔叔又说,“我也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的看待。”郭叔叔顿了一下又说,“我跟你爸爸是真心的相爱的。原谅你爸爸吧!”凌晨四点。我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里,在我打开了灯才发现父亲满眼的血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想他没睡吧。在我的内心有着一丝丝的愧柩。父亲看着我,而我也看到他眼中的无助与空洞。沉默笼罩我跟父亲之间,我不知要如何开口。而父亲几次欲言又止更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时间划下这道鸿沟,我几乎听到我的心跳。在那当时,我第一次感受到沉默竟是如此的可怕。父亲还是开口打破这沉默了,“你知道了?郭叔叔都跟你说了?”我点了点头,而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父亲的眼角泛起了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而逐渐泛流。终于,父亲掩着他的脸啜泣了起来。我从未见过父亲这样的哭泣,煞那间我也觉得好难过。望着父亲因哭泣而颤抖的肩膀,我突然识意到这曾经是如此宽扩、如望着父亲因哭泣而颤抖的肩膀,我突然识意到这曾经是如此宽扩、如此温暖的肩膀在这当时竟是这样的渺小,这样的脆弱。我走向沙发坐在父亲的身边,像父亲以前搂着我一样的搂着他。而父亲却哭倒在我的怀中,只是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现在想起这句话,我深刻的体会其中的含意。这样的社会造成父亲这样的性格。而为何却要父亲一个人承担社会的指责。对的!决不是父亲的错,最少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在父亲啜泣的言语中,我想父亲仍没有一点怨恨,我一直这样以为。而在破晓的时分,哭累的父亲倒在我的怀中睡着了。看父亲的样子真让我好痛也好疼惜。

阳光徐徐的洒下,我的房间充满早春的气息。我的心中若有所悟,我想我已经找到我要面对的方向了。醒来的父亲走到我的房间,我回头看他竟是如此消沉。我说出安慰他的话,“爸!一切都过去了。”爸摇了摇头,“孩子,我对不起你,我让你一直活在谎言里,我让你感到羞愧。”我难过的说,“爸!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爸爸,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这件事情就当它没发生过。”爸爸还是摇了摇头,“事情总该发生的,我也一定要面对的。人不可以靠谎言活一辈子。”在这一煞那,我觉得父亲似乎要做出些决定。我叫了一声“爸!”。爸爸笑了一下跟我说:“孩子,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骄傲”。华航的班机准点的停在中正国际机场,我在候客大厅等着妈。接到妈妈之后我一路无话的飞驰在高速公路。黄澄澄的灯光如流星向后拖曳,有股冲动想哭却在我喉中哽着哭不出来。回到家爸在客听等着,妈妈的气似乎消了他张开手臂迎向爸,而爸爸并没有迎向他。爸只说:“雅君,我有话跟你说。”我突然明白那天爸爸跟我说事情该了结这句话的意思了。我开口叫了声“爸。”而爸对着我笑了笑。我看的出来,在他的笑中包含多少凄苦,多少辛酸。爸爸叫我回房。我还是叫了声“爸,不要……”爸爸挥了挥手,我了解我再说什么都是多余。进了房间我静静的坐妈妈的嘶吼声划破沉静,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我开了门看到妈掩着脸嘶叫着“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天呀!我竟然跟你生活了二十年”妈妈歇斯底理的打着爸,而爸只是喃喃的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在门边的我看到爸爸跟妈妈的样子,不知觉的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在门边的我看到爸爸跟妈妈的样子,不知觉的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长夜的沉默又再度袭上这间房子,我看爸静静的坐在沙发,但我却鼓不起勇气对他说一句话。看着父亲的脸,我才发现在这短短几天的折磨下,父亲竟变的如此苍老。我鼓起勇气走向爸。轻拍他的肩膀,而爸宛如惊弓之鸟的吓了一跳,事情如我预料的一般,母亲提出离婚的要求。父亲沉默的没有应对,他作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想把我留下。而母亲只是淡淡的说“我不要我的儿子变的跟你一样”,父亲垂下头似乎默默的承受这一切。

父母突如其来的离婚当然引起很多人的揣测。而我,却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一边是我爸,一边是我妈。而爸爸似乎真的想把我留在身边吧,爸爸决定跟妈妈打官司争取对我的监护权,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这么坚绝的作一件事。在地方法院的路上,妈妈问我:“你到底要爸爸还是要妈妈?”法院的空气总是那样低沉沉的,我看着四边雪白的墙壁只感到心中的冰冷。冗长的辩论我一点也听不下去,我心中只想早点结束,结束这只在肥皂剧中所发生的荒谬剧情。而看着爸爸樵悴的神情及妈妈一句句的控诉,我真的好同情爸爸。宣判前爸爸掩着面坐在位子上,一切不利的指控全指向他。我想妈妈赢定了。议事槌重重的敲下,我看到爸爸的肩震动了一下。宣判的结果爸爸败诉了,我归妈妈监护。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我要的是一个家庭,一个父亲回到家收拾他的东西,看到我他叫住我。“孩子,在我的过去有很多我锁住的回忆。”父亲拿出他的钥匙,这是属于他回忆的地方。父亲对我说:“我不奢求你母亲对我的谅解,但是我希望你能了解我。”在父亲走了之后,我打开父亲回忆的盒子,那属于爸爸尘封以久的回忆。在房间里多半是父亲心情的随笔。而父亲温文的文笔中,我真正的探索到他的内心世界。我也明白在我们这样的社会里,父亲经过了怎样的一段路。“一段不为世俗所接受的路”,我开始反省我对那圈子所存的偏见,我也开始欣赏爸跟尧叔叔,郭叔事情并没有这样就结束了。爸爸跟妈妈打官司的事被一家杂志社刊登了出来。一时之间爸爸受尽社会无情的打击。很快的,事情被泫染的了出来。一时之间爸爸受尽社会无情的打击。午后的一通电话声响起,我接了起来,原来是尧叔叔打过来的。跟尧叔叔约了在茶艺店见面,我到的时候只见尧叔叔早坐在那边等我了。“发生那么多事情你可以承受吗?”尧叔叔问我。我点了点头。“那你所有的事情”尧叔叔顿了一下“连你取名字的事你都知道了吗?”我还是点了点头。“对这件事你是怎样的看法?”“我想我爱我的爸爸,无论发生怎样的事。这是我的回答。”尧叔叔笑了笑说到“我想你爸爸正需要这样的回答。”“找个机会看看他吧。他最近很消沉。”我跟尧叔叔说会的。我一定会找他的。而我问尧叔叔,“爸跟你说这件事的时候你怎样想的?”尧叔叔笑而不答。我想他比我更有风度,更有雅量接受这样的事吧。更何况当时是爸喜欢着他。午后的一场大雨,我在学校泛了嘀咕。这不该是这个季节该下的雨吧。一场雨弄的我的心情低沉沉的,家里的一通电话将我的心情推落到谷底,在他迷失不知所措的时候,在他找不到出路的时候。爸选择了结束生命。而我,真的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回到家,我看到爸爸的遗体我哭也哭不出来。表姑打着我骂我不孝,在爸过逝的时候竟不掉一滴泪。可是我真的哭不出来,或许是我的泪水早就流干了。看着爸的脸,我的内心想,“爸,你终于解脱了。你不用再受这样的煎熬了。”

漫漫的梅雨下的无穷无尽的。我守在灵堂面无表情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亲友。郭叔叔来了。看到郭叔叔我心中泛起一片凄凉,而郭叔叔的脸在这段时间里竟也苍老了这么多,一点也不像每次来家里那个消洒俊逸的男人。郭叔叔向妈行礼,而妈妈撇过头去不受礼。在此当时,我见到郭叔叔的眼泪掉了下来。我趋向前扶住了他,郭叔叔用他那颤抖的大手紧握着我。“你原谅我吗?”“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回答着。“郭叔叔,我也会把你当我亲生的父亲看待。”郭叔叔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能放开,而我的眼泪也悄悄的滑落。细雨中,我抱着花在爸的墓前看着妈在旁边掉下了泪水。看着妈妈的神情我总像在那边见过。我想起了,是爸在看“喜宴”时的神情。我终于了解爸为何在那出戏中会偷偷的哭了。原来,他一直都是为了自己在哭,哭这个社会,哭他的人生,我想,妈妈还是爱着爸爸吧。仅管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想,爸爸也曾爱过妈吧。不然他不会害怕妈受到这么多的伤害而自自己一人承担,我早已原谅了爸,因为我真的爱着他。妈妈原谅了吗?我不知道。但是想证明要如何证明呢?我不再去想。或许,妈妈也未曾恨过爸爸。
历经了这许多事,我想我成长了。对待那样的群体我愿意为他们付出更多,更去关心他们。我是真的爱你,才能够拥有这份力量,想证明,你值得被原谅。

赞(3)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撞见爸和郭叔在床上,我彻底震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