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Gay之圣殿 —— 二丁目的躁动&寂寞

有幸去过一次日本,繁华的东京夜晚是各式各样闪烁的霓虹和躁动的Gay吧,尤其是在新宿二丁目,这里是坐落于亚洲最大的红灯区—东京歌舞伎町。在这里集中了约3000家的牛郎店、情人旅馆、同志酒吧、风俗店,一到入夜,霓虹闪烁,人群熙攘到都嫌拥挤。

新宿二丁目是Gay吧和俱乐部集中之地,相关店铺有300多间,和大阪市北区堂山町齐名,是日本乃至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同志街”,展示着另一种“酒文化”的特色。

Gay之圣殿 二丁目的躁动&寂寞

二丁目是新宿第二街区的意思,并不是一条街,而是一个街区,现在的新宿2丁目是昭和48年就是1973年时定下的区划,以前还包括现在的3丁目东端的一部分。


上世纪60年代,这里初现同性恋的群落,到70年代初,第一本同性爱杂志《玫瑰族》创刊,为它冠上了“同志街”的头衔。

这里就像是一个Gay吧的自助服务区,但是不像欧美那么嘈杂混乱,这里的Gay吧基本空间都不大,几乎每家都有一个明确的主题风格,相同的是氛围都是亲昵而私密的。

每间酒吧都有一个“妈妈桑”,是老板也兼职服务人员,同时会为酒吧挑选主题,很多特殊性癖好的顾客就很容易根据不同的主题选择风格的酒吧。

人气主题一般是丰满追求者(chubby chasers)、捆缚 SM 爱好者(BDSM enthusiasts), 以及暴露狂(exhibitionists);其它酒吧的主题则围绕某种共同的兴趣爱好,比如 J-pop 或体育运动什么的。

一般来说,酒吧都不会很大,普遍都能容纳10人左右,但还有一些酒吧的空间太过狭小,但是这种酒吧的风格化一般会更加明显,这里的客人一般会有相似的发型、体型,或者是每个人都戴着 SM 胶皮面罩,小口喝酒的同时期待着什么。

这里的“妈妈桑”和小酒馆成为了当地独一无二的传奇,然而小弟菌很好奇,他们风格化如此张扬,长度不超过三米的小酒吧是如何生存如此之久的。

Yoshino的 DOCK酒吧,清酒和猎艳

Yoshino在这间酒吧当了13年的老板,在这之前他是IT工程师,拥有两台GTR跑车,但后来遭遇了事业打击,他失去了一切,甚至想过自杀,是前任DOCK老板给了他一份工作,改变了他的生活,也救了他一命。

Dock 开张于1999年,Yoshino 是这个微型酒吧的 “三代妈妈桑”。他认为这片区域有太多以供应烧酒(日本蒸馏伏特加)为主的 gay 吧,但供应上好清酒(米酒)的却不多。他的目标是让酒吧充满“肉感的裸男和新宿二丁目最上等的清酒”。

ARATA的 BUMPY酒吧,熊像无敌

ARATA的父母算是高知,在京都附近的艺术圈小有名气,然而ARATA觉得跟什么画家、音乐家、作家、各类学者一起坐着喝酒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所以他希望借由这间酒吧扩大“同志家人”的范畴,超越血缘的纽带。

当ARATA还是个20岁毛头小子的时候,去过大阪参加异装表演(drag shows),也是各种趴的常客,但39岁那年ARATA患上了横断性脊髓炎,再也折腾不动的ARATA决定开一间小酒吧,就是现在的BUMPY。


BUMPY相当之小,甚至只有六个座位。所以你一定会好奇这么小的空间为什么还要定一个“熊”主题。ARATA身形高大,性格温和,独特的个人魅力吸引着各种熊的加入,而非自定。

Fujio的 Cream酒吧,绝对的平等

一直梦想去到大城市生活的Fujio终于在17岁那年来到了东京,8年前,三十多了的Fujio完成了人生的又一个梦想——Cream

Fujio相信绝对的平等:不管客人是怎样的穿搭进店,还是如何的身份低微或显贵,永远开一句话 “你需要什么?”

Fujio的酒吧显得于新宿二丁目的所有酒吧都格格不入,明亮、显眼、张扬、干净是这里的装修关键词, “每个人在这里都是平等的,不论他们白天的工作是什么。”Fujio说,“无论律师、警察、平面设计师还是音乐家,他们都得付15刀一杯买饮料。”

Gai的 Gai’s Bar,人人皆宜

Gai白天是演员,晚上是酒吧“妈妈桑”,Gai认为即使开放程度如日本,对于公开出柜的同性恋也是有敌意的,因此他支持同性婚姻运动,同时他也经常质疑,为什么同性恋已经可以结婚,却仍然不敢出柜。

这里的绝大多数Gay吧是限制性别的,女性不许入内,但是在这里男人、女人、跨性别者,以及年轻的或年长的顾客都可以坐下喝酒。在一些特殊的日子,Gai 和他的员工还会易装来活跃气氛。

Gai和他的爱人已经一起走过了22个春秋,虽然他已经公开出柜,但他仍然尊重他的爱人选择隐藏自己的身份

Hideki的 DONPAN酒吧,民间艺术

Hideki从日本北部的乡村秋田来到东京已经11年了,他说这间DONPAN是自己 “真正的使命”


Hideki希望这里能传达出一种“家的感觉”,他希望人们从门外嘈杂繁忙的东京街道进来,可以喘口气、放松心情。

最近 Hideki 的父母和姐姐也来造访了 Donpan,随后他们告诉这个年轻的酒吧老板,虽然先前他们难以接受他的同性恋生活方式,但他们支持他的决定。Hideki 说:“老爹一直在从家乡寄来民间手工艺品,想把酒吧装饰得更像我的家乡。”

总之,有机会就去一次吧

作为现在普遍认为的“Gay之殿堂”

希望你能收货到你想要的快乐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Gay之圣殿 —— 二丁目的躁动&寂寞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