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警察同志小说:我的小警察情人

  这座小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一个农村集场而已,但也很热闹,甚至热闹得有些过头。傍晚,公路两边的广告灯箱全都亮了,一架赛过另一架,你叫对对情,我就叫双双飞,你叫欢乐谷,我就叫有情天,五光十色,直晃得人眼花缭乱,更不用说那一家家OK厅门口穿着暴露,嗲声嗲气地向过往的男人抛媚眼小姐们了,这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比起国外的红灯区来丝毫不差。我第一次和警察直接打交道就是在这里的一家OK厅。以往我都是站得远远地向这些黑猫们致敬,然后耗子一样赶紧逃开,真如自已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好在自已基本上还算一个守法的公民,从未因行为不端和警察打过交道,虽然说他们都是人民的公仆,可现在这种世道,对于公仆们老百姓还是少来往为妙,因为这些仆人不是我们花钱请的,人家也就没有义务为我们服务。那知,今天却让我遇上了,真是,越不想要东西越是找上你。怪谁?谁让你要陪客人来这种地方!

  我对警察的愤恨是从小学开始的,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母亲除给我应给的母爱之外剩下的就是打骂了。大抵是因为那时我太调皮,所以她常常要被老师请到学校去陪我挨批评。母亲最善长和最常骂我的一句话就是:跟你死老子一个德性,天生不是个好东西。我生来就不知道我的死老子是什么鬼德性,以至于几十年来让老妈每次说起都恨得直咬牙,我也从来没发现我妈的德性有多好,这大概就是尽管她死了男人这么多年还是无人问津的原因。我们母子俩在这条巷算是歪人,一个横,天不怕地不怕;一个三八零碎,人人见识后人人怕。上五年级时我这个坏东西坏得更凶了,那时我家那条小巷内还住着一个警察,那人是个标准的正人君子,所以路见不平就要来踩。每次我挨打他都会在一旁给我上政治课,空洞的道理中夹着难以入耳的市井俗语,大意先都是说我和其他人不一样,是一个背上长硬壳,四条腿的爬行动物下的卵,接着宣布我是他见过的最烂的家伙,全身就没有一块好肉,长大后一定会吃公家饭(蹲监)。他说话时那种大义凛然的样子就像立刻要对我进行专政一样。有一次我和初中的学生一起打群架,结果被他捉了回来,居然将我铐在了我家门口。我妈见了,又痛打了我一顿,关上门却把他骂得个四季花什么颜色都有,打那起,我就恨死了警察,比恨小时候咬我P股的狗还多。

  我大脑还是一片混乱时,叭的一下,头上拍惊堂木似的一声炸响,吓得我全身一抖,得了疟疾一样摇起来。

  摇个球!

  那个年纪大约四十多岁,一口烟熏牙,口气中人欲呕的警察毫不客气地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我下意识地避开那张嘴,这一下过于明显,他觉得有些脸面上过不去,于是就过来踢了我两下,好在技术不错,正踢在我那因风湿发作而麻木膝盖上,痛倒不是很痛,不过他的力倒不小,我只得双脚一软,跪了下去。那警察喘口气,嘴中的葱蒜味道四散开来,让人作呕,旁边的那个小警察做出了和我一样的动作,我心里乐了。

  老警察面色酒红,如落汤的虾子,厉声喝道:跪什么?给老子起来!我们人民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旧社会的地主老爷,让人看见了还说我们野蛮执法!

  见我不起来,于是他又亲切地过来提我的头发,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剥削阶级的走狗,多少都是有点无产阶级感情的。我只得护着头又站了起来,那些不自然地给竖起来的头发使我看起来更像一只刺猬。小警察拿了一张椅子过来,在我肩上使劲摁了一下,我不得不坐了下来。

  老警察说:把身份证拿出来!只不过声音比常人大了许多。

  我摇动着头,全身跟着哆嗦起来,极像吃了的瘾君子。

  老警察刚说了一声搜,那小警察立刻走了过来,双手在我身上乱摸,好比在黑暗中探索真理一样,总没有个明确的方向,该探索和不该探索的地方都求索了一下,并不厚此薄彼,显得极为公平。只一会儿,我身上的东西除了掏出来见不得人的,全给掏了出来,但的确没有身份证。老警察拿起一样东西说:这是什么?

  导游证。

  刘晓志,你小子导游啊,导到这儿来了!

  他说完,两眼扫了一下两个客人,他们立刻低下了头,只有手上的铐子叮当作响。全让这两小子害的,硬逼我带他们这儿来,这下全完了,不仅得罚钱,连证都得取了!最后好在OK厅老板有些关系和面子,两个客人只罚了一千元,罚我一千五。我哪有那么多钱?于是老警察将我的导游证扣下,让我第二天去赎。送客人上车后,我垂头丧气地在公路上走,努力地做了四天,才一千把块,这下还不够交罚款。想想也冤,自已并没有玩小姐,只想从老板那儿得点好处,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越想越气,一口气出不来,真想一头碰死在飞驰而过的车上。这时真有一辆车过来,一下子停在我身边。一个人从车上漂亮潇洒地探出头来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一看,是那个小警察,又气又恨,转身就走。小警察说:你想不想要回你的证,刘晓志?然后挥动着手上的东西。我心一动,就走了过去。

  他说:上车!

  于是我就上了车,顺从得像一个奴隶。车上没有人,我坐下来,小警察就飞快地将车开了起来。我问他话他不回答,也不还我东西,只有车里正放着梅艳芳那首低吟浅唱的《亲密爱人》,让人觉得与环境极不相称。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在一黑暗的机耕道上停了下来。小警察下了车,身子靠在车头抽烟,我站在旁边,不作声,等他发话。过了两分钟,他从口袋里摸出导游证递给我。我忙不停地说谢谢。他笑了两声,脸上露出两个酒窝,深深浅浅,若有若无,我怔了一下,就听见他说:我吹的烟圈好不好看?明显的重庆腔让我感到有些亲切。

  很好看。这话倒不是客套。

  那你打算怎么感激我?

  我心里一紧,说:你要多少?

  他将手在我面前一晃,如同领导们对百姓许愿时一样,生怕对方会看清其中的不诚。

  这个数。

  我看不清,只得将头凑过去。他突然一把抱着我的脖子,两片带有烟草余香的唇一下印在我的嘴上,将它们死死封住,我急得乱动起来,心吓得咚咚直跳,不知如何是好。小警察将车门扭开,用力一推,我便倒在后座上,他再用力挤了进来,关上了车门,我叫不出来,只有闪烁的警灯在空旷的山谷中转动。他压在我身上足足有二十来分钟,然后起身坐在我旁边,喘着气说:我以前在景区看到你时就想这样了,我知道你也想,因为你老是盯着那些帅哥不转眼!我还帅吧?

  我从不知道自已曾经是否爱盯着帅哥们看,至少我并不艳羡他们,因为别人看我的时候远超过我看别人,这第一是因为我是个导游,常走在队伍的前面,好似牧羊人。第二,有些不谦逊,我多少还算一个帅哥。我喘着气看了他一眼,这时才看清楚,是很帅,虽然他只是亲了我一阵,这足以够我回去吐两天的了,我心中的忧愤如同女人被夺去了贞操,这太恶心了,我居然被一个男人强吻。突然,一种报复的心态涌上心来。我强颜欢笑地说:你很帅,我很喜欢!

  他听了,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一下扑了过去,将他压在下面,在他脸上乱亲起来,他显然激动超过了限度,全身抖动起来,我更加狂野,粗暴地扯开了他的警服,咬他的胸和。他一边扭动一边低哼。我用力扯下他的皮带,脱下他的裤子。还没脱内裤他就硬得不行了。我黑暗中握住他的下面上下其手,没两下他就大叫起来,射了我一身。我将他翻了过来,用脚将他的裤子蹬了下来,拉开自已的裤链,掏出早已硬得不得了的老二,对准后面用力往死里搓。只听得他大叫一声,全身都几乎蹭了起来,我用尽气力扣着他的脖子,不让他有大的动弹。他嘴里叫着求我轻一点,说他是第一次。我还是第一次呢!想起受过的气,我哪里会放过他!一边在他背上乱咬,一边狠狠地抽动,他不停地变换着P股的位置来适应,一边模糊地叫着。没多久,我便大叫着一泄如注,说不出的爽快。以前在网上看的稀奇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看来上网多少还是有些实用价值的。

  从他身上下来,我真有说不出烦乱。低着头抽烟。而他,则近似虚脱,出气多,进气少,看来我是达到了目的。不过,我不是Gay呀!想到这里,我不禁放声痛哭起来。他显然是不知所措,两只手绞在一起,吞吞吐吐地问:你哭什么?是不是也很痛?

  我大声说:不痛。

  可我刚才差点痛死了。

  你活该!变态!

  我愿意!

  听到这句话我又哭了起来,自已的报复也没有效果,简直令人伤心。这时他从驾驶坐旁拿过一个瓶子来打开边喝边说好爽,我一把抢过来,猛喝一口,原来是红酒。我不常喝酒,因为对它过敏。但今天,我只想早点死了算了,所以一把夺过狂喝起来。没多久,就倒在了座位上。

  早上的阳光照在我脸上时,我刚醒来,透过窗口流进的空气是那么亲切和清新。睁开眼睛,看着洁白的床单和被子,我意识到这不是我的家。一抬手,发现一个人睡在我身边。我吓了一跳,看到他睡得正香。一条内裤放在旁边。我心里一紧,推了一下那个人,好好的,没事。这才零星地回忆起昨晚的事来,撩开被子,看见他背上的淤青,心里一阵难受,我不是个暴力的人,但为何会这样!我将身子缩进被子,从后面用手摸着他背上的点点伤痕,心里充满了内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赞(8)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警察同志小说:我的小警察情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