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耽美小说《终极往事》

耽美小说《终极往事》

耽美小说《终极往事》

8.1《十里红莲艳酒》BY天籁纸鸢(花容天下外传)

十里红莲豔酒
本篇为花容天下外传。

十里红莲豔酒一

  阳光,蓝天,白云,桃树。瑶雪池里满是落花。
  小小的身体依偎在我的怀里,睡得正酣畅。我捏了捏她的鼻子,轻轻说道:“小紫,回房睡好不好?”奉紫细长的眼睛睁开,嘴角微微扬起,傻兮兮地点头。
  桃花满园开。我拂去奉紫额上的花瓣,快步往心莲阁赶去。刚到门口,就撞上了匆匆而出的海棠。海棠急道:“林公子,宫主他,他又……”
  我点点头,将奉紫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冲进里间。
  
  宽敞明亮的卧房,香鼎迷雾。
  床上坐著个人,身材修长,黑发披散。颈间一朵红莲,妖异绽放。衬著倾城的眉目,美得让人不敢直视。认识他时间已长,却无哪一次,不在与他见面时觉得惊豔。他抱著一个枕头晃来晃去。笑容天真,同时,有些呆滞。
  我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冰凉,柔滑。他回头看著我,傻傻一笑:“凰儿,我的凰儿。凰儿,凰儿,凰儿。”想要假怒,却如何也板不住脸,只淡淡问道:“为什麽不吃饭?”重莲指了指枕头,面颊贴上去轻轻磨蹭:“我要和凰儿在一起,不吃饭。”
  我叹息:“那我去给你端饭,你和凰儿一起吃,好不好?”重莲眼角一弯,笑容如同水中荡漾开的波纹,清澈秀丽:“嗯。不要让凰儿饿著。”他对著枕头又笑了笑:“凰儿,他马上帮你拿饭来,不要急,不要急哦。”
  
  我回到重火宫那一夜,重莲的眼睛还是黑色,可後来又变回了紫色。现在我害怕紫色。每次看到那种颜色,总会觉得像罂粟,邪恶,诱惑,致命。重莲变成如今这样,全是因为那套武功,那双眼睛。回头再看看坐在那痴笑的人,正好碰上他的目光,他惊慌地闪开,抱住枕头,缩成一团。
  
  我回来後,把重火宫里的人都召集回来,勉强维持重火宫的生命。可是,没有重莲的管辖,重火宫就是一座死城。日子过得很平淡,每日照顾雪芝奉紫,偶尔和莲说说话,他会回上一两句,不离二字,凰儿。
  林宇凰站在他面前,却再也走不进他的世界。
  
  出门,下厨,熬了一碗粥。虽然远不及重莲的手艺,可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有学做饭的一日。我用帕子包住碗,甩甩手:“啊啊,烫死了。”
  身後一大群人在忙著下午饭,朱砂进来逛,见了我立刻开始咆哮:“林宇凰,你到底要我说几次,等它凉些再抬去!笨得像头猪!”我回头淫笑:“哟哟,你也会关心人了。”朱砂道:“我是怕你烫了宫主!”我使了个鬼脸:“你怎麽嫁人喔,又凶又色。”
  趁著朱砂没把大锅扔我脑袋上,挤出人群,冲出去。
  
  笑眯眯地端著碗,奔回心莲阁,重莲还在和那枕头说话。我舀起一勺粥,吹了吹,递到重莲嘴边:“莲,乖,喝粥喽。”重莲茫然地看看我,又看看怀中的枕头:“先给凰儿喝。”
  我无奈,把勺子递到枕头旁,笑道:“凰儿,来喝粥。”使了个假动作,算是喂完凰儿了。再递到重莲嘴边,重莲才张口,一下喝进去。但立刻哼了一声。
  糟糟糟,太烫!我忙把碗放在一旁,伸手在重莲嘴前:“吐出来。”重莲被烫得眼眶发红,还固执地摇头。我急道:“吐出来,听话。”重莲还是摇头,眼泪水都快烫出来。一时失控,我竟吼出声:“叫你吐啊,这粥是才烧出来的!你别像个傻子一样好不好!”
  重莲看著我,不动了。
  我心中咯!一声,啥都忘了,捏住重莲的嘴巴,硬把粥给逼出来,手接住,烫得我几乎号叫。我简直是愚蠢到极点!这麽烫的东西居然拿给他喝!蠢蠢蠢蠢蠢!
  
  把粥拿毛巾包了扔在旁边,重莲还坐在那里傻著不动。我在他身边坐下,轻轻搂住他的肩,他立刻往旁边缩去。我摇了摇他的肩:“我是凰儿。”重莲摇摇头。我握住他的手,他还是一个劲往回抽。我把他的手搭上自己的脸颊,轻声道:“认出来了吗?我是凰儿。你看,你以前最喜欢摸我的脸,对不对?”重莲仍然在抽手,面容无比呆滞。
  看著那张精致的脸,心中的怜惜渐渐变成UU1001词语替换。我勾住他的颈项,慢慢凑过头去,想要吻他。可是在我快碰到他的唇时,他忽然推开我,飞速翻身上床,蜷缩在一角。
  
  我一时也说不出是什麽滋味,只坐在床头,苦笑道:“对不起,我不该碰你。”起身替他盖好被子,吹熄了蜡烛:“你睡一会吧,粥放在那里,你慢慢吃,弄脏了衣服拿去洗就是。”
  
  重莲抱成一小团,依旧不动。
  
  这一年,江湖上出现最大的纷争,无非就是有大盗出现,把富贵人家及名门大派都卷了个遍。虽只劫财,不劫物色,但金额庞大,引起许多豪杰复出,连花遗剑都出现了。至於捉没捉到,天知道。而且,再隔几个月,英雄大会又要开始,很想出去会会以前的朋友。至於重莲,只有暂时放下。他害怕任何会动的东西,害怕与任何人接触。
  现在的他,风韵不再,英姿不再,高贵不再,淡雅不再。重莲二字,曾经是冠世美人,武霸天下的代称。重莲这个人,曾经叱吒江湖,纵横武林。不过,那是曾经。

十里红莲豔酒二

  雪芝已经开始跟她的朱砂海棠姐姐学武功,那麽小的个子,就可以把重火宫的入门鞭法剑法学得炉火纯青。小屁头年纪越长越像他大爹爹,尤其是那双狐狸眼,像到神了。不过雪芝毕竟是小丫头,眼角挑起,却是又大又圆。重莲的双颊瘦得只剩下颌骨,下巴尖得可以削葱,小丫头的双颊却粉嫩嫩,肥嘟嘟,圆溜溜的,衬著两朵桃花,可爱得让人想捏死她。
  和雪芝下山过几次,每个人见了她,第一反应一定是:“哎呀呀,小姑娘好生漂亮,再隔它个十年,得迷倒多少男子啊。”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丫头说有多可恨就有多可恨。不说话时是小仙女,一说话就是老魔女。
  
  例如像这时,我正在收拾东西,雪芝偷偷溜进门。她以为我没发现,哼哼,实际我什麽都知道。眼角的余光扫射到一条毛毛虫,似乎想塞到我衣服里。
  哎,这小孩怎麽得了哇,她还是不是姑娘?
  转身,捏住她的手,指尖朝手背一弹,毛毛虫飞出去。抓水,浇到她手上,捏住那两坨肥肥的肉,拧来拧去。雪芝的脸被我捏变形,还不忘惨叫:“凰儿!怕了吧!”X的,长得这麽像重莲,就性格跟我小时候一个德性!
  我拎著她的领子,把她扔到床上:“死丫头,跟你爹爹学学,温柔点,优雅点,好不好?一个姑娘家凶成这样,小心嫁不出去。”雪芝使命儿摇头,两个冲天炮在空中旋转旋转旋转:“我谁都不嫁,就要嫁爹爹!你把爹爹逼疯了,我讨厌你!臭凰儿!我要爹爹~~~”
  这小屁头真的太讨厌了,凶残狡猾不说,还特恋父。当然,那个父不是我。伸手按住她的脑袋,我晃晃头:“你爹才不是被我逼疯的。他是想我想疯了,哈,哈哈。”笑著笑著,鼻子酸了。混帐烂丫头,这种时候还提这事儿。
  我往床上一坐,手一叉,腰一勾,脸一板:“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陪莲。”雪芝不像小时候那麽好对付了,竟甩出一句:“爱走不走,谁管你!”
  
  这时候,撞进来一个物体。
  没错,是撞的。同影、腐剧、耽美文免费看,关注微信公众号:男郎社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恋二父的奉紫。奉紫走路跌跌撞撞,三步一歪,总算歪到我面前。这丫头长得比较像我,所以看去要乖巧得多。嗯,没错,要乖巧得多。她伸手在我衣角上抓了抓,一双桃花眼抬起来,冲著我眨巴眨巴:“二爹爹,你要出去吗?”
  果然像我的人要可爱些。我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二爹爹很就回来,小紫在这里乖乖的,好不好?”奉紫听话地点点头,抱住我的脖子,软绵绵的一团。雪芝哼了一声,跳下床跑出去。我喊道:“死丫头滚回来!”
  雪芝顿了顿,又哼了一声:“我才不要!”但是已经站在原地不动了。我把奉紫放在右腿,拍拍自己左腿:“你要坐不坐?”雪芝磨磨蹭蹭过来,跳上去坐著。
  我捏了捏雪芝的脸:“瞧你那副吃飞醋的小样儿,跟二爹爹一起出去吧。”雪芝道:“我没有吃醋!”奉紫的眼睛开始充水:“二爹爹不带小紫去吗?”我无视雪芝:“小紫不会武功,出去会危险的,知道吗?”奉紫扁扁嘴,笑得那叫一个勉强:“嗯,好吧。”
  
  雪芝朝奉紫做了个鬼脸:“二爹爹不喜欢你了。”
  奉紫要哭了。
  我抱紧奉紫:“小紫别听她胡说,二爹爹喜欢你不喜欢她。”
  雪芝使力拍我肩膀。
  我冲她瞪眼:“你这没孝心的,打老爹啊,小心天打雷劈!给你老子收衣服去!”於是把雪芝扔到床上,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收衣服。奉紫泪眼汪汪地靠在我的怀里:“二爹爹,小紫最喜欢你。”我那个心,叫一个颤,我可爱的女儿哇。
  雪芝在旁边干呕一声。
  
  奉紫处理妥当,衣服收拾干净,去心莲阁找重莲。重莲在小池边蹲著,抱著双腿往里面看。我在他身边蹲下,小声道:“在看什麽呢?”重莲指了指水中:“虾。”我点点头:“嗯,我看到了。”重莲侧头看著我,头发一倾而落,在风中飘摇:“凰儿喜欢吃虾。”
  我傻眼。
  重莲把头发别在耳後,莲花耳钉透出莹寒光芒。他又看著那些虾,喃喃道:“嗯,凰儿最喜欢吃虾,我要给凰儿剥虾。”心中一懔,我再忍不住:“莲,跟我去江湖上走走,好不好?”
  天,我在问什麽问题!他这样出去,不给人吃得干干净净的才有鬼了!
  还好重莲摇头:“不,我要在这里和凰儿一起。”
  我想了想道:“那,你站起来一下好吗?”重莲疑惑地看我一眼,慢慢站起来,那身段……哎,我好久没有碰他,憋得人心慌。这回出去可能要一段时间,怎麽说也得自私一回。
  
  伸手,点穴。重莲不动了。他不能说话,眉头皱著,似乎不想我动他。我才管不了那麽多。走过去,抱住他。在他唇上舔了一圈,探进去,不顾他的退缩,强行缠上他的舌,卷了无数次。亲了大概两盏茶的时间,没消火,火还燃得更汹涌了。头一热,打横抱起他,刚想往房里冲,身後传来朱砂的咆哮声:“林宇凰,你给我节制一点!宫主现在的体质差,你要不小心让他再有了孩子,我死都不放过你!!”
  虽然孩子是越多越好。但是,但是……看了看重莲,看看他那瓜子小脸……算了,老子忍!
  
  带著雪芝,农村人进城似的父女俩下山了。
  一边走一边觉得奇怪。重莲的武功明明废了,却还是维持著十九岁的模样。我也一样,几年来身高和相貌都没变过。莫非,莫非……莫非咱真的要永驻青春了?
  青春是很好。可这样下去,我岂不是永远没法变成英姿勃发的中年男子了?
  
  下了嵩山,出了迷雾阵,我回头看看若隐若现的重火宫,感叹:“芝儿,我想你爹爹了……”
  雪芝翻了个白眼:“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真没用!”

十里红莲豔酒三

  长期隐没於江湖,想找个朋友都不容易。本来就比较无助,跟雪芝那丫头在一起,我的日子过得更难过。每当她在我身上跳来跳去吵著无聊要见爹爹时,我都会一再感慨,这小孩究竟像谁。
  离开嵩山,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司徒雪天和花遗剑的下落。他们是江湖上的红人,一天不知得有多少人找著。花遗剑虽然仗义,但说一不二,是个爷儿们,以他性格来说不大好接触,估计不会太忙,可行踪不定,天知道在哪。司徒雪天不一样,随遇而安,素喜交友,给人缠上了就品酒对歌,一折腾日子就哗啦啦过去。知道他的人多,可今天听说他在这,估计明儿又得换地。
  
  想来想去都不保险,还是往京师方向走。一路上赶著,春光无限好,包打听不少。大家传得最多的,无非就是英雄大会与大盗的事。
  这次英雄大会比赛萧条,都不剩几个月了报名的还那几个。原因是重莲前几年出现,大家都丢不起这个人,只参观不参赛。为刺激大家参加,几个大门牌终於决定在今次大会玩悬赏,奖品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山雪莲,据说有病可治百病,无病则可长命百岁。显然人人都想活久些,这幌子一捞出来,人群跟马蜂似的嗡嗡冲。
  
  那个江洋大盗的名儿比较好玩,叫血凤凰。会起这名儿我也打听过,这大盗对银子的执念已经强到了一定境界,有人阻挠她拿钱,她一定会杀人。而且杀人的武器非刀非剑,而是一支玉箫,且玉箫上面挂著一支凤凰钗。血凤凰不杀还好,一杀一定会成片成片的杀。
  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某某次她偷银子,大概有几万两,来了五六个人,她放弃财物跑了。但是又一次来了二十来个人,只有几千两,她把人全杀干净了。就因为行事太诡秘,且无规则,故无人摸清她的底细。甚至没人知道他是男是女。
  我说她是女,完全凭直觉。像猫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女人喜欢玩这种有情调的事。
  
  登封离京师并不远,加快脚劲几日就到了。到京师我发现自己真成古董了,看著熙熙攘攘的街市,听著吵吵嚷嚷的叫卖,竟觉得不习惯。最不习惯的是,雪芝的回头率和他老爹一样高。哎,跟没看到过漂亮小孩似的,人人都盯著她脸看。要真来了重莲,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扑过来。
  雪芝早就习以为常,还一边拍著手一边叫道:“凰儿!我要吃糖葫芦!”
  我弹了三个铜板到天上:“臭丫头自己买!”
  雪芝跳起来,一手捉住一个铜板,完了不够,小狗似的嘴巴衔一个。瞧她落地时骄傲的那德行!要有尾巴,她肯定摇起来了。我拧了拧她的脸:“脏啊~~~”
  雪芝一副“我懒得和你扯”的表情,挣脱开我买糖葫芦去了。
  
  结果她刚走到卖糖葫芦的人面前,我身後就奔过个人。人群太拥挤,我高呼:“丫头小心!”雪芝茫然回头,手中三个铜板就给人抓走。我刚把剑抽出来,想将那人刺穿,发现只是个小偷,於是收回去:“来,二爹爹再给你……”
  谁知雪芝什麽不学我,就学会我那一招半式的死要面子。她抓过一根糖葫芦,扔嘴里嚼得只剩核,两腿一蹬,跳到前面一阿公的肩膀上,唰唰几步就把糖葫芦核吐出来,正巧打中那人的手腕。那人惨叫一声,铜币飞出,手上流了血。雪芝跳下去,一脚踢在那人的XX处,怒道:“奶奶的银子你也敢偷,活腻了?”
  我僵硬。这就是天下最优雅的人生出来的女儿……她,她真是重莲亲生的吗?
  我冲过去,见那乞丐已经抱住XX蜷在地上,一把拧了雪芝的耳朵,雪芝嗷嗷叫半天。我拽著她的手往回走:“还好你武功没练到火候,不然他的手就废了!给我滚去付钱!”雪芝道:“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娘儿们一个!”这孩子~~~我真想抽死她丫的!
  
  她把铜板给了小贩,小贩把一整个插糖葫芦的靶子都给了她,然後脚底抹油。我摇头叹气,这丫头怎麽得了。一个小雪芝扛著个大靶子,那叫一个滑稽,可她好像完全不觉得累,跟扛个扫帚似的。街上看她的人更多了,於是就有人开始议论,直到我听到一个人的说话声,终於愣住。
  那声音是从上方传出来的:“小小年纪武功底子就这麽好,孩子的爹娘真厉害。”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可是下一刻,我猛地抬起脑袋,看著坐在对面茶楼上的人,喜得睁大眼:“雪天?!”那儿的公子靠在珠帘後,摇摇雪香扇,浑然一副悠闲样:“酒肉朋友好找,患难之交难逢。宇凰哥最近可好了?”
  前两句听得我特感动,但是那句宇凰哥冒出来,我差点儿落汗。这小子还记我仇呢。
  
  我一激动什麽都忘了,抱著雪芝,足下轻点,飞上茶楼。坐在司徒雪天面前,我笑道:“正想著去找你,得来全不费功夫。”司徒雪天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喽。平时你要记得住我就好了。”我咂了咂嘴:“你就没哪天不小肚鸡肠的。哦,对了,芝儿,叫雪天叔叔。”雪芝道:“啊?叔叔?他看著很像哥哥啊。”正感动自己丫头会说话,结果下一句,她差点把我气呕血:“难道是因为凰儿太老了?”我一拳头打在她脑袋上:“孽障啊~~你抬高别人也别贬低你爹好不好?”
  司徒雪天道:“诶诶,你说是不是我老了?雪芝都长这麽大了。芝儿啊,叔叔可是亲眼见你出生的哦。”果然雪芝眨巴著大眼睛问:“我是怎麽出生的呀?”
  此言一出,我心头咯!一声。
  司徒雪天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芝儿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生的呢。猜猜是谁?”雪芝按著下巴看看我:“反正不会是凰儿。”哼。哼哼。哼哼哼。
  司徒雪天道:“只给你三次机会哦。猜不中我就不说了。”雪芝立刻道:“是冠世美人,武霸天下,现在被凰儿逼疯的重火宫宫主,我的大爹爹重莲!”
  他X的,我想骂人了。这死丫头……
  司徒雪天慢慢抬起头:“她的话……什麽意思?”我别过脑袋看外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十里红莲豔酒四

  瞅著雪芝那小样儿,就知道她恨不得扒我的皮,拆我的骨,吃我的肉。我拍拍她的脑袋,全不顾司徒雪天渐渐失去笑意的目光。最後他严肃道:“莲宫主疯了?”我耸肩,点点头。司徒雪天收住折扇,握得很紧:“他疯的时候你不在?”我依然点头。司徒雪天微恼,一掌拍在桌面上:“林宇凰,你……”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
  我轻轻抿住唇,冲他干笑一下:“他疯了没什麽不好。至少没人能分开我们。”司徒雪天按捺住火气,一个劲儿点头:“他为你做了这麽多,就得到这样的回报?好,好,很好。”我看著窗外,喉咙给东西堵了似的,说话都特困难:“你认为我希望他这样吗?每天看得到碰不到,他一直叫我的名字,却看不到我站在他面前……我能怎麽办?”
  司徒雪天微微一怔,垂下头道:“是我太激动,很抱歉。”我摸了摸雪芝的头,轻声道:“芝儿,你说得没错,爹爹是给凰儿逼疯的。所以凰儿更不能离开他。”
  接下来,大家都沈默了。
  雪芝咽了口唾沫,圆溜溜的脑袋差点埋进茶杯里。我侧头看看雪芝:“怎麽了?这麽不高兴?”雪芝道:“二爹爹,其实芝儿觉得现在这样很好……至少我没看到爹爹哭。”
  “胡扯,你爹什麽时候哭过。”
  “二爹爹不在的时候,爹爹先是抱著小紫不说话,後来一直在园子里种奇怪的竹子。再後来就看著竹子发呆,看著竹子发呆以後就把竹子砍了,砍了以後疯掉,疯掉以後天天都在哭。”
  我又摸了摸雪芝的脑袋,五脏六腑都给刀捣了千次万次。
  
  许久,司徒雪天总算跑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宇凰,你还没给我说你找我做什麽呢。”眼睛有点疼。我使力眨了一下眼睛,坐端正:“有没有……能治好莲的方法?”司徒雪天苦笑:“宇凰,他没有病。”我呆滞片刻,强笑道:“是吗,也无所谓。有需求的时候自己来就是啊,哈哈。”司徒雪天迟疑道:“不管遇到什麽事,你就算是续弦,也要照顾他。知道吗?”
  我翻个白眼:“无聊。”司徒雪天道:“我是说认真的。”我轻轻吐一口气,笑道:“我的莲大美人是天下第一美,也是天下第一好的媳妇儿,他这麽喜欢我,我怎麽舍得找第二个?”司徒雪天略有些动容:“真的?”我笑得特张狂:“你别嫉妒我。”雪芝道:“凰儿!你脸皮太厚啦!”我脸不红心不跳:“哪里哪里。”
  
  司徒雪天道:“血凤凰的事你听说了吗?”我点点头:“听说花大哥都在追杀她。对了,她应该是女的吧?”司徒雪天道:“不知道是男是女。我听别人说,她喜欢戴面纱,而且总穿白衣,系轻纱带。你应该听过,血凤凰只要杀人必定血流成河,她的衣服却无一次被弄脏过。若她是个男子,定是以此来炫耀自己的武功。可以她的行踪来看,她又不希望别人探到自己的底子。杀人杀得这麽血腥,又衣著淡雅的男人基本不存在。所以,她应该是个女子。”
  
  我禁不住抚掌道:“分析得太精辟了。司徒雪天就是司徒雪天。”司徒雪天道:“但是我不大明白这血凤凰为何只劫财,而且她还很喜欢在抢东西前留匕首书提示别人,光明正大冲进去抢。识相的人留下东西跑了,不识相的要不死掉,要不她不守约,保财保命。”
  我微愕道:“既然都有胆子留条,怎的就能不守约了?”司徒雪天道:“我怎麽知道?她经常不守约。这麽懒散,真不知道武功是怎麽练出来的。”我笑笑:“这人颇有意思。”司徒雪天道:“以你的武功自然觉得她有意思。若换了别人,提到这三个字就像做噩梦。你想想,连花大侠都追她追到潮州去了,还是拿她没办法。”
  我想了想道:“那我要去潮州一趟。”司徒雪天道:“你去找谁?”我轻轻笑道:“快到清明节了,我要给轩凤哥上坟,顺便叫上花大哥。”
  司徒雪天也顿了许久:“要不要我跟你一起?”我挑眉:“我就怕请不动你哟。”司徒雪天一副不得了的样子:“给你面子,勉勉强强去了。”
  
  多了司徒雪天,坏处有仨:一,速度要慢许多。这家夥是公子哥儿,做什麽事都讲究,每天早上梳头都要好一会儿,还爱游山玩水,常常忘了我们是在赶路。二,要免费当他的扁担。他走哪都喜欢带著一堆书,不然晚上住客栈他没看的。三,做什麽都要小心。他不会一点武功,保护他比保护雪芝还难。
  然而,好处只有一点,但是为了这点,咱什麽都得忍!就是他是个移动书楼。这家夥什麽都懂,什麽都听过。遇到不认识的药了,找司徒雪天。遇到不认识的武功了,找司徒雪天。遇到不奇怪的古文了,找司徒雪天。遇到不认识的名人了,找司徒雪天。
  
  基本上隔了半个月,我们才抵达潭洲。我直接怀疑等我们到潮州的时候,花遗剑都回长安了。司徒雪天却叫我放心,说血凤凰一定是一路抢著走,花遗剑一定是一路追著走。说到血凤凰的武功,别的不敢打包票,那跑路速度,那轻功,不是凤凰,简直是冲天飞鸡。

十里红莲豔酒五同影、腐剧、耽美文免费看,关注微信公众号:男郎社

  到番禺外,一眼望去的浓绿,中间劈出条道儿,窄窄长长,恰巧能容下两人并肩走,颇有通向世外桃园的味道。道上落满斑驳的光点,在这里走著竹影摇曳,偶尔会带下一条细细嫩嫩的叶片,真叫极望碧翠,满鼻清香。
  潭洲大蔗名儿响叮当,以“一条玉蔗跌落地上而立即碎”而著称。那是特有的色泽翠绿,皮薄肉脆爽口。番禺外的鸭利村,马前村和龙古村种满了这玩意。
  美是极美,只是有时候某些人偏生冒出一两句烹鹤之语,令人头疼。
  “凰儿!给买大蔗!”这丫头现在和我说话,居然简洁到自称都省掉。
  我无奈地掏出铜板,弹飞出去,雪芝跳起来接住,一路蜻蜓点水踏著小路狂奔而去,颇有她大爹爹玉落浮萍的架势。
  司徒雪天道:“我说宇凰,你会不会太宠她了些?”我摇摇头:“束她高阁。她和小紫是我的命。”司徒雪天学著我的样摇摇头,十足骂我是个大妈。
  
  番禺是个藏宝地,城镇不大东西不少,不过里面的特色宝贝一是大蔗雪芝喜欢,二是古物司徒雪天喜欢,三是我都不喜欢。司徒雪天一路就在给我说番禺宝墨园中,砖雕木雕石雕陶塑灰塑瓷塑等等等等岭南民间工艺精品有多麽琳琅满目,多麽恢弘动人,多麽惊骇世俗,我忍了很久才没打呵欠。从小我被说成超级人精,不过只在折腾人和玩小动作上。
  城里最近活动多,展览和水色,都是番禺的特色。司徒雪天摇著折扇朝笑盈盈地去看什麽《清明上河图》、《吐豔和鸣壁》,我带著飞奔回来的雪芝去岸边看水色。
  
  水色弄得十分隆重,省外显贵富绅也请专船到市桥观看。桥上观者百辈,挨三顶四,我把雪芝抱到桥栏上坐下,自己靠那里听里面的人唱大戏,似乎正在演《贵妃啖荔》。几十艘小船并在一起,以船为台,演得好不开心。
  演到一半,雪芝突然冒出一句:“爹爹要是跟我们一起来就好了。”我先是想打她,然後就闷得说不出话。雪芝道:“凰儿,那个女的为什麽要和男的在一起?不是男的才该和男的在一起吗?”
  我差点一头撞在桥柱上:“谁给你说的?男女结为夫妻方是天道。”雪芝道:“可是你跟爹爹不都是男的麽。”我摸摸雪芝的冲天炮:“你爹爹不是男的。”雪芝道:“啊?难道爹爹是女的?”我说:“也不是。他是男女都无法媲美的仙子,没有人能再比他好。”雪芝咬一口大蔗,汁液喷得到处都是:“那倒也是,跟爹爹一比,所有人都成了乌龟。”我正准备赞扬她,她又加一句:“尤其是跟凰儿比,爹爹是凤凰,凰儿就是麻雀。”
  我忍。我拼命忍。要不是看在重莲这麽喜欢她,我,我非把她打成扁的不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耽美小说《终极往事》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