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那些风花雪月》幼时的青梅竹马,从相看两相厌到亲密无间。

第一章

沈晋恨透了秦央。

在幼儿园里一呼百应的“孩子王”沈晋几乎受到所有小朋友的拥戴,除了秦央。老师的乖宝宝秦央从不为沈晋的进口奶糖所动,年纪小小就学会铁面无私的秦央面对恶意分子沈晋的笑脸总是不理不睬,循规蹈矩的好孩子秦央会大胆地跑去老师跟前告状:“沈晋今天又欺负小朋友!”

人小鬼大的孩子在老师面前装得低眉顺眼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样,老师心软了,一个转身,小媳妇立刻回过头朝告密者狠狠地瞪一眼:“等著瞧!”

这边的秦央坦然地对上他的眼,毫不客气地回送一个正义凛然的眼神。

豆丁一点大的孩子,才比教室里收玩具的矮柜高出了多少,倒先学会了拉帮结派排除异己,结梁子寻仇家。难怪都说,这一代孩子早熟。

所以,当老师宣布,这一次六一儿童节我们贝贝班将要演出的节目是儿童剧《睡美人》时,长得很讨家长老师喜欢的沈晋头一次非常谦虚大方地把王子这个重要角色让给了同样长得可爱漂亮的秦央。

此时,改革开放的春风才刚刚吹起,对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而言,进口奶糖的香甜滋味实在是一种极致的诱惑。於是,凭借每人可以得到几颗进口奶糖的允诺,孩子们在“老大”沈晋的带领下一致推举了莎莎,本班长得最丑,衣服总是脏脏的女孩,当上了本次儿童剧的女主角,美丽的睡美人公主。

哄闹声四起,在秦央愤恨得快要哭出来的目光中,小阴谋家沈晋觉得口中的奶糖真是一路甜进了心底,脸上笑得比花还张扬。

然而,现在,穿著蕾丝花边的裙子躺在舞台上的却正是沈晋。

一心想要扮演一次公主的莎莎在儿童节的前一天晚上发烧了,不能来了。

当莎莎妈妈急匆匆地跑来幼儿园通知老师这个不幸的消息时,盛大的庆祝六一儿童节的演出已经开始了。孩子都在後台抱做一团紧张得两腿发抖。同样紧张的年轻老师一时六神无主,班里的女孩子扮巫婆的扮巫婆,演仙女的演仙女,剩下的都借给隔壁宝宝班跳韵律操去了。刚好瞥见缩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等著看秦央王子吻丑公主的沈晋,於是急病乱投医,几个老师一商量便围了过来:“哎,就让晋晋上吧!”

“只能让晋晋来了,那就晋晋吧。”

“来,晋晋,快跟老师去换衣服!再下一个节目就是我们班了……”

就在沈晋眨巴著眼睛呆愣的片刻间,蜜粉、口红扑面而来。小家夥哪里挣脱得过几个年轻女老师的包围?转眼,抹上口红,套上裙子,戴上假发……手足无措的假公主被一把推到了台前。裙摆太长,险险被绊倒,沈晋惶惶然抬起头,舞台下是一双又一双好奇又陌生的眼睛。身後是同班同学放肆的大笑声。

苦心经营三年的“老大”形象被一套蕾丝花边裙毁於一旦。

这些笑声原本应该是给秦央的!沈晋恨恨地想。

而那边的秦央身著一身王子装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漂亮而讨喜,博得掌声喝彩无数,羡煞了台下一众年轻妈妈。

自食其果的沈晋看得越发不是滋味,娇柔的公主快演成又一个怨毒的巫婆。

牵线木偶似地在台上来来去去了大半天,终於捱到最後一幕,王子披荆斩棘进入皇宫吻醒沈睡的公主。说是吻,其实也不过是装个样子,秦央象征性地弯弯腰,低低头,沈晋再慢慢坐起来,演出结束,集体鞠躬退场谢幕,大功告成。

眼看著沈晋乖乖躺倒在台上,秦央缓缓地走上前,几个一起排戏的老师在幕布後捏紧了剧本想著不要再出什麽纰漏就好。偏偏,舞台上那两个备受老师喜爱的小东西一点面子都不给。

就见王子徐徐弯下腰,边上那个念旁白的小女孩感情饱满地念著台词:“啊,多麽美丽的公主!”

轻柔的音乐声起……

然後,熟睡的公主坐起身,拳头精确地击中王子的下巴……

“哢嚓”一声响,台下做生意一夜暴富的沈晋爸爸快速地按下新买的照相机的快门。镜头里,王子和公主小仓鼠一样滚做了一团……

沈晋和秦央,就这样打打闹闹地结束了他们的幼儿园生涯。

秦央一直以为只要升上小学就可以不再遇到那个讨厌又惹是生非的沈晋,可惜,天不从人愿,在新学校的新教室的门口,这一对小冤家再次相逢。

互相白了对方一眼之後就扭过脸不再搭理,却听得身旁的两个妈妈交谈得热络。秦沈两家住得很近,秦家姆妈和沈家姆妈年轻时就交好,此番见两个孩子分在一个班里更是喜不自禁。

“哦哟,巧是巧得来,秦秦和我们晋晋又是同学啊!”沈晋妈妈是个极漂亮的女子,丹凤眼,瓜子脸,一头如瀑的黑亮长发。

秦央此刻当然不懂这些,只是单纯觉得这个阿姨很美,再偷偷扫了沈晋两眼。沈晋比较像他妈妈。秦央暗暗在心里得出了结论。

“是的呀,两个小家夥满有缘的哦,干脆做同桌好了。”秦央妈妈趁机提议。

“好的呀,好的呀,这样麽最好不过了……秦秦很乖的,以後要多帮帮我们晋晋的哦。”

秦央得意地冲沈晋瞟了一眼。

“哦哟,瞧你说的,你们晋晋也不错的,一副聪明相。哪里像我们秦秦,木木的,也不知道以後功课能不能跟上……”

沈晋也骄傲地丢给秦央一个白眼。

硬拗著老师将沈晋和秦央搭成了同桌,两个妈妈又各自蹲下身殷殷交代起自家小孩:

“晋晋,以後要好好跟著秦秦,不许再欺负小朋友了,好好跟著人家秦秦学,知道了没有?”

沈晋噘著嘴不说话,小脸皱得一脸心不甘情不愿。

“侬迭只小赤佬……(你这个小鬼)”沈家姆妈有些气急又不能发作,只能尴尬地对著秦家母子一笑。

秦家姆妈也关照著秦央:“秦秦,以後和晋晋好好相处,不懂的就问问人家晋晋。上下学也一起走,不然爸爸妈妈不放心的。在学校里乖一点,好好听老师话,上课认真听,明白麽?”

“明白了!”秦央乖巧地回答。

顿时又引来沈晋妈妈一通夸赞:“你们家秦秦就是懂事呀,多听话啊……”

沈晋看秦央越发不顺眼,转身就跑进教室里往课桌上一趴,一个人占去了大半地方。

沈晋每天都会来等秦央一起去上学。这是两家家长特地交代的,不听话是要被打屁股的。

这时,S市东区的开发还在起步阶段,各家都住著自家祖辈留下的私房。两层的小楼,门前有一大片空地供人们在夏日里消暑乘凉闲话家常。

每次,沈晋都是坐在秦央家门边的小木凳上,看著秦央爸爸把放在热水里捂热的牛奶递给秦央。那是一种中间略胖的玻璃瓶子,清晰地透出里面奶白的颜色。瓶口很宽,裹著黄黄的牛皮纸,再用一截白棉线扎紧。

秦央小心地解开瓶口的棉线,揭开牛皮纸,瓶口上还盖著一层纸质的材料,朝著瓶内的那一面上沾著一层厚厚的奶油。秦央总是习惯先伸出舌头把那层奶油舔了,才“咕咚咕咚”一口气把瓶内的牛奶喝光。放下瓶时,嘴唇上还带著白白的奶渍。

秦央喝完了牛奶才背上书包和沈晋一起出门上学。

秦家姆妈和秦家爸爸还要在後面叮嘱几句:“路上当心,小心汽车!”

秦央回头“哦”了一声,沈晋小声地抱怨一句:“真慢!“

两个人就谁也不说话,肩并肩走出一段路,估摸著家长们看不见了,立刻快速地分开一段距离,连“哼”一声都懒,恨不得从来就不认识对方。

路上背著书包匆匆赶路的孩子渐渐多了起来。一路走著,两人就慢慢进了自己的夥伴群里。从幼儿园起就学会组团结派的沈晋进入小学後自然很快就靠著进口糖果和小卖部里的小零食聚集起了一群“好朋友”。乖巧听话的秦央被老师指派做了班长,身边当然也少不了几个关系好的同学。

上学路上聊的无非是昨天晚上看的电视连续剧,那个年代物质和精神双重匮乏,一部电视剧能引得万人空巷,让孩子们津津乐道许久。

沈晋这边说:“昨晚的《封神榜》你们看了没有?姜子牙出山了!”

秦央那边说:“昨天晚上《封神榜》里姜子牙出山了,他是元始天尊的徒弟。”

偶尔,秦央转过眼,沈晋偏过头,视线隔著人群快速地相碰一下又错开,各自在心里暗暗地啐一口。

课桌上是画著“三八线”的,谁的东西也不许超过界限,超过了,东西就是对方的。沈晋挑著眉梢没收过秦央的橡皮和能变幻图案的尺子,秦央扯开嘴角把沈晋的两支新铅笔放进自己的铅笔盒里。

如今看来幼稚的行为,在当时大家都是这样的一本正经又执行得分毫不差。

有一次,沈晋的手肘就摆到了线上,秦央手指著桌上的线大声说:“喂,你过线了!”

沈晋抬抬眼皮,笑得极度无赖:“是麽?”

另一手拿过尺子往线上一摆:“看好了,我没过。”

秦央也拿起尺子来量,他的手肘正压在线上,确实没过。在沈晋的冷笑声里,秦央悻悻地把尺子扔回桌上。

“啪──”地一声,尺子倒是被他扔过了线。

沈晋喜笑颜开,一手继续压在线上,另一只手得意洋洋地把尺子拖过来,还当著秦央的面慢慢地拖,有意叫他难受。

秦央气得哑口无言。偏沈晋还不知足:“哟,大班长生气了,去告诉老师啊,找老师告状啊……”

秦央两眼冒火,一咬牙,把自己的手肘也摆到了线上,用力抵著沈晋的。沈晋见他用力,也咬著牙拼了全力。

两个小家夥胳膊抵著胳膊,耗了一整节课,连老师说什麽都没听。一下课,双双被老师叫进办公室里一通教训。

两人表面认错态度良好,心里早把错赖到别人身上。

秦央在心里嘀咕:都是沈晋起的头!

沈晋暗暗地想:这个秦央,当班长的人还斤斤计较!

相互怒目而视,走出办公室时还不忘在门边用力挤一下对方。

秦央觉得,自己是永远不会和沈晋做好朋友的。

第二章 同影、腐剧、耽美文免费看,关注微信公众号:男郎社

秦央班级的班主任是个十分严厉的老太太,一头花白的头发,夏天穿一身浅底碎花的连衣裙,肉色的短袜,黑色的低跟皮鞋。她教的是数学,上课时要求所有学生必须把手背到身後,抬头挺胸,注意力集中,不许乱说话,不许走神,更不许回答不了问题。回答问题时,必须声音宏亮,答案正确。否则,必定要挨她好一顿训斥。

老太太年纪虽大,精神却非常之好,思路清晰,条理明确,教训起学生来可谓声色俱厉滔滔不绝字字如刀,一个上课说悄悄话的小错可以拔高、拔高、不断拔高到人生观价值观身心健康思想道德的高度,直斥得你面红耳赤心惊胆颤,仿佛再这样继续上课和同桌交头接耳,一生前途就真会如她所言般黯淡无光一生休矣。

几个学习成绩落後,回家作业错误百出的学生更是常被她找来家长,两代人在办公室里站得笔挺一起低头垂耳听她责备,办公室里进进出出无数教师和学生,可谓颜面扫地,面子里子都丢得干干净净。家长们对这位老师也是又惧又怕。秦央爸爸就只得天天按著计算器把秦央的功课验算了一遍又一遍才敢放进秦央的书包里,认真得好像又读了一回小学。

沈晋就比较惨,作业做得不差,就是书面不整洁,小孩子才刚把铅笔捏得顺溜些,其他当然就顾不得了。东一块黑印,西一片橡皮屑的,被老太太当堂点名批评了好几回。沈晋当面赔著小心,坐下时脸上就气呼呼的,瞪著秦央那本雪白的作业本上的红色的“100+优”的评语和秦央的窃笑气得直磨牙,回头再看看自己那本满是黑黑的手指印子的作业本,一肚子气都只能憋进肚子里。

在他的课上,教室里总是静悄悄的,只听闻一把略带尖利的嘹亮女声在教室上空回荡。底下的学生们一个个在心里暗暗祈祷著千万不要轮到自己来回答问题。顽劣如沈晋是如此,乖巧如秦央也是如此。

区里的教研室每年都会到各学校抽取几位老师上公开课。秦央二年级时,就抽到了秦央班级的这位在区内声誉不错的老师。

老太太为人很认真,一大把年纪了,平时批作业时还戴著老花眼镜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看,连一个橡皮没擦干净的小数点都不肯放过。这一次,自然是郑重其事,提早两个星期就开始大张旗鼓地准备。备课备得细之又细,慎之又慎,一点都不敢对不起这个自己已拿到多年的特级教师职称。

1 2 3 4 5 6 7 8 9
赞(2)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那些风花雪月》幼时的青梅竹马,从相看两相厌到亲密无间。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