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无处可寻》我们像生活在阴暗海底的人鱼,全都是见不得光的。

1

“快点……要不行了……”金发少年仰躺著,脸上乱七八糟地粘满了被汗水浸湿的半长发,有点困难地催促著正趴在他上方的高大男子。
“知道,你放松些。”算得上英俊的男子浅笑著继续动作。
“你他妈的别只顾自己舒服!快给我出来!”
“快好了,马上。”
我喘息著揪住床单,怨恨地望著男人,这头只知道FUCK的猪!
手机铃声响起。
“是我的。”我挣扎著,要推开他。
“等下再接。”他力道毫不放松。
腰被握紧了按住,无法动弹。
“你他妈的…………啊─────────”身体震动著,猛地一抖,而後无力地瘫软下来。
男人微笑著翻身躺倒在身边,手指轻轻拨弄我湿漉漉的金发:“现在去接啊。”
“下次再这样小心我打得你不能人道。”恼怒地甩掉那只手,我探出半个身子架在床沿,艰难地够到扔在地上的长裤,从口袋里摸出还在顽强地响个不停的手机:“喂?”

“是林竟吗?”挺悦耳的音色从那一端传过来。
“什麽事?”完全陌生的声音,我皱起眉头。
“你从前天开始就没来上课,老师让我问问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是,摔断腿了,正打石膏呢。”从前天?老子开始旷课恐怕都是前年的事情了,居然到现在才有人意识到我不见了啊?
那边的声音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真的?”
“靠,这还有假,谁没事咒自己。”
“那,我替你去请假,你在家好好休息。要同学们去探望你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怕吵。”
“是这样啊……那,再见了。”
“靠。”挂了手机,我不耐烦的,“哪里来的白痴啊,管起我的事来了。”

“你同学?”身边的男子姿态优雅地点了根烟,。
“你问我我问谁。”我翻身从丢在床头的衬衫里摸出烟来,“LEE,打火机给我。”
被称为LEE的男子笑著把自己的烟放到我嘴里:“高中生是不该抽烟的吧?”
“不该你还给我?假惺惺。”我切了一声,“你什麽时候把我当成高中生看过?”
LEE呵呵地笑:“你床上的表现是不像个高中生。”
“狗屎,”我低低骂了一声,“喂,离我远点,别贴我背上,怪恶心的。”
“你好象除了做爱的时候,都不喜欢人家碰你。”
“又不是女人,谁要黏糊糊的。”
“小竟,今晚去哪里?”LEE不动声色地把手环上我纤细的腰。
我敏锐地躲开:“别乱摸,我怕痒。NARCISSIM吧,带我去开开眼界,以前去老说未满十八就给赶出来了。”
“喂,别为难我好不好,那是色情场所吧,你要我一个知名律师知法犯法?”

我嗤笑了一声:“你和我这未成年人上床的时候怎麽不怕犯法啦?”

GAY吧中最有名气的NARCISSIM光明正大地坐落在T城最繁华的地段,比起一般的色情经营场所来得更肆无忌惮更气派非凡。它这麽嚣张显然是有过硬的後台撑著,老板和警察局局长熟得跟兄弟没什麽两样,想打电话揭发这里有色情交易的人看清楚了,店里就有个警察坐镇呢。
在LEE的陪同下我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时间尚早,店里人还不算太多,我们轻易找了个角度最佳的位子坐下。
“哇~”我的眼睛开始不安分地滴溜溜打转,“我还说怎麽整T城都没两个能看的,原来帅哥全跑这里来了,这里的男人都是GAY吗?。”
“基本上都是,也有些是好奇花点钱来见见世面的。”LEE熟练地叫来WAITER点了两杯COCKTAIL,“这个应该蛮适合你喝。”
“我不像你假斯文,”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怕我酒後乱性给你烂摊子收啊。”
LEE的胳膊又放到我腰上:“宝贝,我是怕你醉了被人骗走,打你一进门就一群人盯你看,我可不敢保证能护得住你。”
我环顾四周,是有不少人或明或暗地往这边瞧,但也不全是看我的。
“喂,别装了,你是这边的常客吧?”
“呵呵,偶尔来放松放松,我是成年人嘛。”LEE伸直了长腿,手不动声色地滑到我腰部以下。
“少来。”我拍掉他的手,“我看到有人盯你老半天了,你的旧相好吧?”
LEE抬头朝正向他微笑的美少年抛了个飞吻:“是这里挺红的一个MB,和他玩过两次。”
“老色鬼。”我打量著少年那张精致的娃娃脸,恨恨地,“人家那岁数刚够做你儿子。”
“他比你大。”LEE不以为意地微笑,“我也不过才30出头,你别老拿我当老头看。”
“老鬼。”
“今晚回去要不要见识一下我年轻的一面?在床上证明给你看?”LEE凑到我耳边吹了口气,低笑道。
“滚。”我一把推开他,“今晚还要去我那里啊?”
“你不欢迎?”
“你他妈没地方住?少喝两杯就够四星级的凑和一个晚上了,干嘛去我那小地方挤。”
“就是总统套房没你在身边也心痒难熬睡不著啊。”
“恶心。我警告你啊,今晚要做的话前戏给我做足点,敢直接进来我废了你!”
“呵呵,是,女王陛下。”

LEE是我老爸那群朋友里我唯一愿意多看两眼的男人,没有他们那些成功人士注册商标似的啤酒肚地中海,身材称得上魔鬼长相也算帅气,六块肌肉不用摆POSE都是历历在目,走在路上看他的女生也不比看我的少,而且品位还算高上,生活也算有情趣,那方面的工夫也算高杆(从我那麽多的“还算”里可以看出其实我对他不是那麽满意的),这些都构成我现在和他坐在一起 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LEE常年累月的在美国,偶尔回来办点正事顺便度假,挑明了大家只是玩玩互相满足,绝没有任何後遗症,我也乐得有个经验丰富又多金的人带著我长点见识。
我不喜欢LEE是因为他这人阴得很,是不是做律师的人都有这毛病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能在刚和我办完事以後就在我爸面前一脸客气又疏远的笑容冲我说:“小竟,最近好吗?叔叔可想你了。”叔叔,我呸!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怎麽就不让我喊叔叔了。
不过他挺照顾我的,我是典型那种三不管地带,爹不管妈不管学校不管,也就他愿意管管我,虽然无非也就是不让我和高危险人群接触不让磕药不让卖春不让偷不让抢(其实也废话,我没堕落到那地步呢),给我的零用钱比我那出手阔绰的老爸还大方,也就他知道我还有胃病。
就冲著几点,我那户口簿上登记著的爸妈就比不上他了,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儿子喜欢男人,不知道儿子在学校里出现的次数可以和哈雷彗星相媲美,不知道17岁的儿子正和所谓的生意上好友打得火热。
所以我尽管不喜欢这个叫LEE的男人,但若半夜胃痛得要去见耶稣我第一个拨的号码肯定是他的。

介绍完这个正冲我暧昧地笑的钻石单身汉(我建议所有有点眼力的女人都千万别看上他,他可是个资历深远的纯GAY,要是BI,女同胞们倒还有点希望。),好象该简单介绍一下自己了,学生档案上写的我是叫林竟,今年17,南高高三学生,政治面貌是清白还是团员或者还停留在少先队员那阶段我自己也不清楚,乐意知道的就去咱们校长那翻翻去吧。文化课成绩肯定是差(具体怎麽样我真不知道),操行是及格(只是因为他们不敢让我不及格),就一个体育成绩很是醒目,是嘛,头脑简单的必定四肢发达,我们老师看我眼神最不带鄙夷的就是一年一度的校运动会和篮球赛上,那时我的表现那叫一个帅,女生看了都得尖叫,我也乐意在那些场合表现,说我臭美爱现也成,我就觉得冲刺或者投篮的时候才能发挥出点作为祖国花朵的价值来。
南高有我这麽一号著名人物绝对是他们耻辱,今年的升学率肯定是要被林竟这个害群之马拖得没法百分百了。南高是T城升学率最高的一所高中,私立的,学费也和名气成正比地高得吓人,当然我林竟有一个只知道用钱砸人的爸爸,自然不用担心那点小钱。学校里偶尔也有些冲著升学率拼命挤进来的中产阶级,其他学生大多颇有背景,我家这样的基础在里边也不算特别稀奇。

坐了没多久,LEE有熟人过来打招呼,看起来挺体面也挺庸俗一中年大叔。边和LEE客套著边拿眼睛往我身上扫,一对精光四射的眼睛刀子一样恨不得能割开我衣服在皮肤上烙个印。我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拿侧面对著他,没错我承认今晚是穿得挑逗了些,颜色鲜的皮裤裹得是紧了点,形状有点明显,背心的拉练也拉得下面了点,里边还什麽也没穿,但问题是我这要给青春活力的帅哥看的不是给老头子眼睛吃冰激淋的。
“LEE,我到那边去。”我站了起来。
“怎麽,陪我坐著不好吗?”LEE占有地抓住我的手。
“我烦了,想走走。”谁愿意被那老头视奸。
“那别走远了,被人吃豆腐要大声叫我啊。”
“你当我几岁啊。”我甩了他的手往吧台走。 同影、腐剧、耽美文免费看,关注微信公众号:男郎社

“给我来杯最贵的。”我这话听起来像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对於酒我并没有什麽概念,反正有钱人就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何况还有LEE付帐,挑贵的喝自然不会有错。
吧台里站著的那男孩子看也不看我一眼,低头专注地调酒,而後把个杯子推到我面前。
我不高兴了。虽然不敢肯定GAY吧里的酒保就一定对男人有兴趣,但我林竟何等魅力何等美色,这吧里的人十个有九个眼睛都粘在我身上,他就算是异性恋好歹也投给我一个嫉妒的眼神让我虚荣一把吧?
“喂,小哥,这什麽酒这麽难喝啊。”我找茬。
他还是不看我,只顾忙自己的:“你要最贵的这就是。”
我撑著下巴看他,突然发现这家夥长得相当不错,额头和下巴的弧度都完美地流畅,鼻梁很高,唇线优美,厚度也适中,眼睛是我喜欢的狭长凌厉的类型。眼光肆无忌惮地往下走,恩,脖子细长,喉结突出──一口咬上去的感觉应该不错~~肩膀的宽度刚刚好,敞开的衣领里能看得到细致的锁骨,尽管灯光昏暗还是能看得出那衬衫底下的皮肤出奇光洁。
唔~~我心不在焉地啜著酒色迷迷地瞧著人家,那眼神估计比刚才那老头看我的还委琐。面前这男人的感觉很难用阳刚或者阴柔这样的词来一语总结,准确说是属於刚柔并济的那一型,有些地方精致得像女人,但散发著的气息是绝对的MAN IN MEN。
我研究得入了迷,好象还不知不觉咽了咽口水。
“喂~~”我朝他招呼,他不理我。
“你不喜欢男人啊?”随口说的,这种关於他对我冷冰冰态度的解释比较不伤自尊。
“对,我不是GAY。”他回答纯粹是公事化的。估计像我这麽跟他搭讪的人多了去,导致他见怪不怪。
“可这里是GAY吧耶~~”
“我只是打工。”
“哦,打工?你卖的什麽啊,前面还是後面?”我故意惹毛他,真要打架LEE自然不会坐视不管,我等著开溜就对了。
他果然不满地转过头来和我对视。BINGO~我在心里暗吹了一声口哨,帅哥你终於肯盯著我看啦?虽然眼神不善~~但我不介意啊,呵呵,我一点也不贪心的说~~
他的表情从愤怒迅速变成惊讶。
“林竟?!”
我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酒全喷了出来。他刚才叫什麽?我怎麽觉得好象是我的名字?!
瞪了他5秒锺,我确信我认识的人里没有这麽一号人物。
开玩笑,有这麽帅的看过一眼都不会忘掉啊。
“你认识我?”我林竟虽然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但有这麽芳名远播吗我自己怎麽都不知道。
他英挺的双眉慢慢皱了起来:“你不是骨折了正在家里打石膏吗?”

~~~~~~~~~~~~~~~~~~~~~~~~~~~~~~~~~~~~~~~~~~~~~~~~~

汗,小蓝的学校在警戒中- -好久米上来,郁闷在宿舍里憋了酱一段大家凑和吧~~
大人们喜欢的话偶就继续填的说~~

2、

嘎?我的表情一定呆滞得可笑,所以他又补了一句:“亏我还替你请了假,原来你根本没事!”
我总算想起来了,该死的,刚才听声音只觉得耳熟没多想,居然是白天打电话给我的那个家夥。
“你也是南高的?哪个班?叫什麽名字?”我惊诧於那群书虫里居然有这等养眼货色还能逃得过我的法眼。
他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林竟,我三年都是你的同桌啊。”
我哑然。
努力在脑子里细细搜索,我身边坐著的是这等尤物吗?怎麽印象里只有南高那禁欲式的立领制服和黑框大眼镜。
不过也难怪,以我在学校里出现的频率,还有那一沾位子就倒头大睡的习惯,没看清过同桌的脸也是情理之中。
“厄~~你的名字~”这时候我还念念不忘搭讪。
“卓文扬。”他的脸色不大好看,“你居然不知道?!”
“嘿,嘿。”我大尴尬,“知道,知道,只是确认一下。”
这麽蹩脚的谎言让他眉头拧得更厉害:“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吧?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啊。”
“你还不是一样。”
“我成年了,而且只是调酒。你来做什麽。”他往四周看了看,“难道……”
“一点没错,我是GAY,只喜欢男人,”我大大方方,“尤其是你这样的。”
也许是光线不足造成的错觉,我好象看到他脸红了。
“我可是一点也不喜欢男人。”他急忙忙地擦著手里的玻璃杯。
“不要紧张嘛,我是专门做受的,就算看上你也不会把你怎麽样啊。”我笑眯眯地玩著手里的杯子,“再给我来一杯吧,宝贝。”
“这酒性烈,你别再喝了,都醉了。”
我估计我是真有点醉意,反正是壮著胆子就半个身子趴到吧台上往他那里凑:“不给喝也行,你让我亲一下~~”
“林竟,别胡闹了。”他尴尬地往後躲,那表情真可爱。
我就借酒撒疯地笑嘻嘻厚著脸皮硬是靠过去,真的被我蹭到他的脸。那皮肤的触感,我一辈子也忘不掉,出奇的细滑,简直是水一样的肌肤。
“小竟,在干嘛呢。”有人从後面搂住我的腰把丑态毕露的我从吧台上扯下来,是LEE。“该回去了。”
“不要~我要和他说话~”我在LEE的怀里继续傻笑。唉,我早知道自己酒量差没想到酒品更差。
卓文扬沈默地低头擦拭他的那些杯子,动作有些僵硬。
“一喝酒就找男人搭讪,你这毛病不改改我以後怎麽办啊。”LEE捏了捏我的鼻子,然後朝文扬笑笑:“不好意思,小竟就是这样。”
嘎?我有这种嗜好?怎麽我都不知道。
只是一杯酒而已,我头脑发热但还没傻,不高兴地抬头对著高出我一个头的LEE控诉:“我才没有……”
话没说完,就被LEE用嘴唇堵住了。
周围一片口哨声,我恼怒地要咬人,LEE很识趣地放开我,得体微笑:“乖,醉了咱们就回去吧。”
我悻悻推开他,转身就往外走。LEE突然在人前表现出来超乎寻常的亲热和占有让我觉得他在做戏。就算要对那群一脸羡慕的老头子炫耀你钓到的年轻漂亮男孩子,也得先征求我同意吧,你以为我BUBBY啊。
“林竟。”
走了两步却听到卓文扬 在叫我。
“什麽?”我不悦回头。
“如果没有什麽事情,就回来上课吧,再这麽下去你毕不了业的。”
“多事。”我耸耸肩。 同影、腐剧、耽美文免费看,关注微信公众号:男郎社

醒来的时候发现闹锺的指针停在9上,我翻了个身拉开床边上有点脏兮兮的窗帘让阳光透进来。好久都没这麽早醒了啊~~在床上大张四肢伸了个自以为很优美的懒腰,突然觉得无聊。今天干什麽呢?本来是计划好让LEE开著他那很拉风跑车带我出去兜兜的,可是~~~

十分锺以後我衣冠楚楚地出现在客厅,叼了片面包手握著瓶冰箱里找来的果汁,一脚踩在正委屈地缩在嫌短的沙发上睡觉的男人肚皮上:“LEE,我上学去啦~~”
“啊?”那个昨晚死皮赖脸不走然後被我赶到客厅过夜的男人茫然地睁开眼睛,看著耳朵里塞著耳机敞开著制服前襟满面笑容的我,目光呆滞了两秒锺,然後露出惊喜的眼神:“小竟,你穿制服看起来更有感觉啊~~~”
“你,去,死~!”我挣扎著拨开他的手从他身上爬起来,“别扯我衣服!我要去上课了!”
“上课?”听到这个词LEE的表情就好象听到本拉登炸到中国来似的,一派恐慌。
“是啊。”我拍拍背上那个没装课本的书包,以显示我要去的地方真的是学校不是游戏厅。
“啊─────”在LEE张大的嘴巴合上之前我已经兴冲冲地甩上门出去了。

到学校的时候还没放学真是太好了。我大摇大摆地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教室, 瞄准那个唯一的空位就一屁股坐下去。厄,你们不要说我很嚣张,我其实也是有点心虚───没走错教室吧?
放下书包我朝没回过神来的老师阳光灿烂地笑了一个,合作地把耳塞拉下来放回书包里去。换成别的老师我肯定没这麽乖,台上那个欧阳希闻就例外了。是南高新进的英文教师,孤陋寡闻如我都知道他。他的名气倒不是缘自於他那据说算是南高教员中的一朵奇葩的俊美程度,而是为他那张和我们班的千智一模一样的脸。
他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平静地转过身继续在黑板上写下大段大段我完全不懂的英文。
唔,要是南高的老师都有他那麽上道就好了。
“喂。”欣赏完台上的锋芒毕露的帅哥我的精神集中到身边这位丝毫不显山露水的真人身上,“这麽丑的眼镜很杀风景啊。”
我有些窘迫的同桌扶了扶他脸上那个上次并未出现过的黑框眼镜,小声说:“好好听课,别闹了。”
我自得其乐地享受著那侥幸逃脱大眼镜荼毒的下半张脸的美色,露出大色狼般垂涎的表情。
他没理我,自顾自低头写笔记,漂亮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别带这麽土的东西啦~”我伸手就把他的眼镜拿了下来,换来他倒吸一口凉气。我眼角余光扫到欧阳正往这边瞧预备著要点我的名了,非常配合地,下课铃声响了。
宝贵的课间10分锺里气氛活跃了许多,他舒了口气向我伸出手:“还给我。”
“不给!”我嬉皮笑脸。
“我近视,不带眼镜看不清黑板。”他苦恼地揉揉眉间,迷茫的表情非常诱人。
“撒谎,昨晚你就没带。”我把眼镜勾在小指头上气定神闲地转啊转。
“昨晚戴的是隐形。”他老老实实地回答著,要去抓住我的手。
在他的手指碰到我手腕的瞬间,我触电般地抖了一下。下一刻我们四双眼睛瞪大了看那可怜的眼镜悲鸣著飞出去,撞上黑板,跌下来,一只脚从上面踏过,“啪嚓”。

“嘿嘿。”我傻笑著偷偷站起来,“坏了啊?刚好,以後你就天天戴隐形嘛,多帅~~”
还没跨出一步就被狠狠地拉回位子上,然後牢牢按住。
我龇牙咧嘴,看不出那麽秀美白皙的一只手力道居然奇大。
他的脸危险地凑过来。
啊,不用吧,为了那麽个破眼镜和我动粗?
他那长得挺迷人的长眼睛毒蛇盯著青蛙般地盯著我……

~~~~~~~~~~~~

OHAHA- -大人们喜欢就说句话投个票吧- -、、、、、、

3、
“我现在看不清了。”他那长得挺迷人的长眼睛毒蛇盯著青蛙般地盯著我,“下节课的笔记你来做,听到没?!”

结果我拿那份笔记和他换了两串烤鱿鱼。我相信我是没有吃亏的,因为他的脸色告诉我那鱿鱼的质量远远高於我林大少爷做的笔记,据他後来说就我写的那些狗屁不通的东西顶多只能值两根串鱿鱼的竹签。
其实不能怪我,我发誓我是真的很努力在记了,当旁边有人恶狠狠地监督著的时候我向来都表现得非常积极而且勤恳。那个欧阳希闻啊,人长得是很清楚,字就模糊得多了,即使我这样2.0的视力,在抄写黑板上那些洋文的时候也带上很强的猜测性。
当然还有一点我不大愿意向卓文扬承认的就是,26个字母无论怎麽排列组合在我看来都没有太大区别,所以抄写过程中不小心把字母顺序弄错或者多字漏字,也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惜卓大帅哥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一路上把眼睛瞪得跟灯泡似地照耀著我。
本来我和卓文扬的瓜葛应该就到那为止的,事情发生转机是由於我为了表示自己爱干净讲卫生而做的动作──我把被烤鱿鱼上的酱汁沾得黏糊糊的手放在衣服上擦了擦,还擦得很认真,一直擦到手掌干干净净为止。

卓文扬真是太狠了,当著大街上那麽多人的面就揪我的耳朵,揪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还不放手。
开玩笑,我妈都没胆这麽对我。
太过分了。
虽然我是用他的衣服擦的手。

他瞪著身上那著名的南高制服上面的斑斑油渍,眼神像要吃人似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有严重洁癖,理所当然觉得委屈。当著更多人的面我就扑上去扒他衣服,他拼命抵抗我 拼命凑上去解开他的纽扣要脱,两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扒与反扒的拉锯站,引来观众无数。最後是我胜利,成功地扯下他的上衣。
我说:“呐,卓文扬,对不住你了,这衣服我替你拿去干洗吧?”
瞧我多麽大人大量啊。
(谁想歪了是自己思想不纯洁,不关我的事~~>0<~~) “小竟,真不跟我去?” 名字叫LEE的苍蝇已经嗡嗡飞了很久了。 我“啪”地一记把它打死。“不去,我讨厌洋鬼子。” “去吧,ERIC想见见你。” 哈哈,终於说实话了。那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不想见ERIC。” “小竟,不要为难我,回头你要什麽我都给你买,啊?” 说真的我是很享受LEE难得这样的低姿态,但比较起来呆会儿要忍耐那个叫ERIC的中美混血儿这个事实让我更不舒服。 今晚是LEE他们那群生意场上的“朋友”要开个假惺惺的PARTY,邀请的基本上都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堆正宗或者冒牌的洋鬼子。我虽然喜欢凑热闹,但不喜欢被人灌醉了往床上拖。PARTY在ERIC的别墅里举行,那个钱多得要拿出来晒的男人从第一眼看到我眼神就不对,要不是我聪明伶俐逃得快很可能早被LEE当成贡品献上去了。 “我头痛发烧,别吵我。”我躺到床上拿被子盖住头。 “小竟…………” 我一动不动装死人,直到听到ERIC无奈地叹著气关上门出去了,才把被子一掀,闷闷地坐起来。 这帮臭男人!? 我不挑剔不代表我没原则。真那麽饿渴花点钱去牛郎店叫一个啊,肯出四位数什麽样的货色没有,还保管服务周到连善後事宜都不用做。 心情极度恶劣地想摸根烟抽,记得那天从LEE那里顺了包不错的藏在书包里了,翻了半天没找著,干脆拎起来底朝下地一阵乱抖,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书)全落在床上,我在保险套,揉成一团的零钱还有其他垃圾里没找到那包记忆中拆过的烟,倒是看到张附近干洗店的单子。 干洗? 突然想起来替卓文扬处理的那件制服到现在都还没还给他。这麽久了那家夥居然也没打个电话问我要。 百无聊赖地瞪了会儿天花板,决定出去散散心顺便找个帅哥解解闷。 “伯母好。”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出现在卓家大门口,朝著前来开门的中年美妇露出最乖巧最迷人的笑容,“我来找文扬~” “文扬在洗澡,你稍微等一下。” 坐在客厅沙发上心不在焉地听卓妈妈过度热情的东拉西扯的我,耳朵只捕捉到这麽一句话。哦?洗澡啊~~ 那男人没穿衣服哦~~ 脑子里开始自动把平日里卓文扬的形象去掉衣服再加以三维立体处理,从各个角度突显以及特写。 “小扬,你同学找你。” 正用大毛巾擦著头发走过客厅的男人停住脚步,疑惑地往我这边投来近视眼特有的朦胧目光。 我心中口哨狂吹,不得了,想不到这家夥居然有这麽性感的一面~~ 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就是指我现在这样,脑子里残存的那些形容美人美男子的诗词都轮流著用过一遍还不足以形容站在那里的男人美貌十分之一。质感很好的头发滴著水珠半粘在脸上,白皙的皮肤被腾腾热气熏得面如桃花,一眼望去面白唇红明眸皓齿。最狠的是,即使这样看过去也还是男人味道十足,一点也不娘娘腔。看那睡衣还敞开著,我简直要忍不住伸手过去摸一摸里面的实质内容了。 “你怎麽在这里?” 哦哇哇,连声音都这麽磁性~~ 我的表情大概都和口水呆子差不多了,所以他望著我的眼神也很古怪。 “我来找你替我补习功课~~。” 他露出见到鬼的表情:“现在都十点了…………” “哦,其实,我是来还你衣服的。” 他无言地接过我手里的袋子,说声谢谢,就一声不吭转身进了房间。 脸皮厚如我当然是亦步亦趋地跟进去了。 “太晚了我该睡觉了。”他的眼神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无奈加哀求。 嘿嘿,我以大灰狼的姿态朝小白兔走去。 “我有英文题目要问你。”我这麽说是因为知道卓文扬的英文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 他苦恼地耙了耙头发,还是站起来走到书桌前,拉出把椅子示意我坐下:“什麽题目快问吧。” “就是那个……那个……”我傻笑著想起来自己半本书也没带过来,问个P啊。 “上次欧阳老师发的模拟卷吗?” 哦?那是什麽东西? 当然我立即笑得灿烂:“是啊是啊。” 他从蓝色的大试卷夹里抽出一份干净整洁得难以想象的卷子放到我面前:“哪道题?” “厄………………”我看著那卷子吃惊了,“你全对?” “是啊。”他平静点头,“这套卷子很容易,大部分人都在80以上。” 亏我还一直以为拿满分是小学里才可能发生的事情。 同影、腐剧、耽美文免费看,关注微信公众号:男郎社 “你哪些题目不会?” “都不会。”我虽然瞧都没正眼瞧过那卷子,但我知道这是大实话。 他以要晕厥般的表情从笔筒里抽出铅笔:“来,先看第一道选择,这题的语法其实和第六道差不多,能解出来的话两道就都能得分。你看…………” 我再次发誓我是在很认真听他说话的。 但内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那超级SEXY的声音做背景音乐,我的思想开始奔驰想象开始飞翔,眼光从他完美的恻脸移到脖子再移到若隐若现的胸口再转移到腰部以下而後再原路返回,一路过去是标准的地毯式搜索,绝不放过半寸肌肤,以透过现象看清楚本质为宗旨以揭露事物的真实面目为目的………… 等我痴呆呆地望著他高挺的鼻子沈思据说鼻子形状与男人那个地方有很大关联不知道他的那里该是什麽样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一声暴喝:“林竟!!” “有!”我反应倒快。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有!”刚回过神来我其实只能机械地发出这个单音节,估计他要是问我:“你有病啊?!”我也会大声回答:“有!” “我刚刚解释过,那你再来重复一遍,为什麽这道题不选B?” 哦,这麽恶毒的审问手法一定是向欧阳希闻学来的。 “因为B不对啊。”我理直气壮地。 他愤怒地瞪向我,我也在努力回应他的眼神。 半晌,他无力地低下头:“算了,看你也没什麽精神,今晚先到这里,剩下的明天到学校再说吧。” 啊?这是下逐客令的意思? 我装模作样提起书包:“文扬,现在几点了?应该还能赶得上公车吧?” 能赶得上才有鬼,我刚才来坐的就是最後一班。 他愣了一下,拧起眉毛:“是太晚了…………我陪你到路口去叫计程车吧。” “不行!”我惊慌地後退一步,“从你这里到我家打的要好几十块钱呢,太贵了,我……我还是走回去吧。” 他那漂亮的眉毛打了个结。 正在这千斤一发之际,传来敲门声,然後是卓妈妈在我听来犹如天籁的声音:“小扬,这麽晚了让你同学一个人回去不安全,要不让他打个电话回家,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啊?” 我心中狂呼万岁,脸上却是真挚的歉意和不安:“这样…………太麻烦你了,不好吧……” 他又叹口气,认命似地耙了下头发:“去洗个澡,我给你拿睡衣。

1 2 3 4 5 6 7 8
赞(3)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无处可寻》我们像生活在阴暗海底的人鱼,全都是见不得光的。

评论 8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