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基友讲述:我的二次与HIV“擦肩而过”

基友讲述:我的二次与HIV“擦肩而过”

基友讲述:我的二次与HIV“擦肩而过”

打算写这段文字时,心中五味具杂……躺在床上放空,重复听着黄品源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想着这些年走过的路,遇见过的人,只能“呵呵……”其实是自己一直被“欲望”支配着,而这种“欲望”我知道不好,但身在世俗的人谁又能控制?算算本人G龄有13年了,目前还没有感染HIV、梅毒……但我确与二次与HIV擦肩而过,也许我是幸运吧!今天写这些文字想提醒各位基友都长点心吧!

第一次

就叫他熊大叔吧!我与熊大叔第一次见面,是在阜成门“鲁迅博物馆”,我们可不是去参观“鲁迅博物馆”呵呵,相信有的基友懂得!在休息区熊大叔抱着一个人,我躺在他们旁边,当时熊大叔可能对我不感兴趣,我们也没说话,但彼此都有了照面。2008年“鲁迅博物馆”搬到了东四十条,又一次在东四十条见到了熊大叔,熊大叔躺在休息的沙发上看电视,我躺在熊大叔后一排的沙发上。好多G过去跟熊大叔搭讪,熊大叔都没理他们。后来熊大叔发现我躺在他后面,主动过来和我说话,也许是虚荣心,还有我大叔感兴趣,之后我们就…… 随后我们离开的那里,彼此留了电话。后来熊大叔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我都没搭理他,就这样断了联系。

直到2年之后,我们在路上偶遇,随后就一直用短信“保持联系”,每次熊大叔的短信一来,我便会去他的住处,就这样我们联系1年多吧!有一天我在上班时,熊大叔给我发来短信说:“在老家医院做胃镜时,医院说血有点问题”,短信的最后附有三个字“对不起”!看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当时就蒙圈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立刻想起我妈,父母还逼着我结婚,这以后可咋结婚,咋和家里说……

我努力回忆这1年多我与熊大叔见面时啪啪戴没戴套,我记得是每次都戴了,只是口的时候没有戴,但是口也有风险啊!而且我有吞*的时候!我开始百度,各种查询。后来又去移动网站上查询我的通话记录,查到我与熊大叔最后一次联系有2个多月了,我立刻和主管请假说有点急事要出去一下,平时我和主管关系不好,但主管看到我着急的样子立刻同意了。我便跑到地坛公园旁边的北京市疾控检测HIV,和医生说明情况后,抽血的护士阿姨给我做了一个血液快检,然后让我等15分钟,这15分钟是真的真的是我人生最漫长的15分钟!我在抽血室外焦急的等着这15分钟快点过去,每次护士阿姨有点动作,我都会立刻盯着她,护士阿姨咳嗽一声都给我紧张够呛!突然她给二楼的医生打电话,我想我完蛋了!过一会,二楼的一位医生下来和护士阿姨一起看我的血液结果,我看到他俩一起进去看结果时,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时医生出来跟我说:“没事,你的快检结果没事!”当时我激动的哭出来,又问医生真的吗?真的没事吗?医生又肯定的说快检没事,但要等实验室的检测结果,一周后出来到时通知你。又让我过1个月后再复查一下。

从疾控中心出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安定门地铁站的。我是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2个多月要是感染应该可以检测出来了,害怕的是还要等一个月复查,这一个多月咋过来啊!回到公司后,我嘴里就出现溃疡了,溃疡面积有手指盖那么大,这个溃疡1个多月才好!差不多等了3、4天,我收到疾控发来的短信,说的HIV检测结果都正常是阴性的,这让我紧张焦虑的心平复了一些,一个月后我又跑到北京市疾控复查,最后结果也没事,当时我就想真是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后来熊大叔从老家回来,我带着他去疾控检测,最后的结果证实熊大叔确实感染了HIV,疾控又给他免费检测了CD4,CD4结果出来后又让熊大叔去另外一个疾控中心申请免费药物,然后又去地坛医院领药。熊大叔就这样一步步的吃上了艾滋病抗病毒药物。这期间我一直安抚着熊大叔,熊大叔这时才和我说他结婚了有老婆和2个孩子……还好熊大叔的老婆没有被感染,当时脑子里飘出二个字“同妻”?但我觉得熊大叔应该是个双,应该是婚后入圈的!熊大叔说也不清楚他啥时候感染的。现在熊大叔已经吃药2年多了,状态还挺好的,医生跟他说他体内已经检测不到艾滋病病毒了,CD4也恢复到正常了,但需要每天按时按点吃药!

第二次

经历过熊大叔这事之后,我本分了不少,不敢接触圈里的人。直到2012年吧,圈子里开始流行手机交友软件,那时候主要是jackd。我也安装了,这让我淡出凡尘的心再一次骚动起来!打开一搜附近原来这么多同性恋,上传了照片,等着“被猎”,同时自己也在上面寻找“猎物”。

第二次与HIV擦肩而过的人是个双鱼座,这里就叫他大双鱼吧!我是在jackd上认识大双鱼的,大双鱼距离我0.78km远,(身高体重年龄在此就不说了)简直是我的天菜!想必也是很多同志的天菜,我俩就这样在上面交换了照片,对彼此还满意,便留了微信。平时就有意无意的聊着,期间他也主动约我见面,当时也不知道什么事了,反正没见成。我俩第一次啪啪是在2013年10月份,全程都采取安全措施,只是口*的时候没有安全措施,大双鱼还主动要G交不戴,我没同意,还好我当时意志坚定!!!我第二次与大双鱼见面是在2013年12月份了,啪啪都采取了安全措施!随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

后来,有一天大双鱼发了一个朋友圈,说自己发烧了一个多月也不好,求安慰!我立刻警觉了起来,之前也查过不少资料,有些事还是懂点的!在圈子里gay最忌讳在朋友面前说发烧、腹泻、体重急速下降……这都是艾滋的征兆啊!算了算我与大双鱼最后一次见面有半年了,这半年我也没认识别人,我再一次杀向疾控中心测试HIV!流程还是和上次一样,向医生交代这几个月“做案”几次、抽血、等待快检结果。又看到之前给我抽血的护士阿姨,一看到她我就紧张,不过还是希望她能“保佑”我没事!最后在护士长阿姨的“保佑”下拿到的结果阴性!这让我再次一次“获得重生”!

知道自己没事之后,心想不能这么把大双鱼扔下,毕竟相识过。我微信他,问他做没做过艾滋测试,他说从来没查过,他说去医院医生给开了药也不好使,我便劝他来疾控中心检测HIV,在我的劝说下大双鱼同意了。和大双鱼约好我在疾控门口等他,这是我时隔半年多第一次见到大双鱼,完全跟我之前认识的他判若二人!!!高高壮壮的他瘦的已经脱像,脸色桑白,走路很吃力,还不停的咳嗽!进了疾控中心之后,疾控的大夫见此状立刻明白咋回事,给他戴上一个口罩(后来才知道大夫为什么这么做,大双鱼可能有结核,戴上口罩为了防止传染给别人),又给他开了2个单子一个查艾滋,一个查cd4。

如我所料,大双鱼的快检真的是阳性,疾控的大夫让他过几天来拿结果,又他赶紧去佑安医院或地坛医院。我又陪着大双鱼去了佑安医院,佑安的大夫看他到情况让他赶紧住院,但当时什么都没准备,大双鱼就没住院,大夫给开了点药让先服用着,说等疾控的确诊和cd4结果出来赶紧过来住院治疗!我又陪着大双鱼取了一次结果,大双鱼的cd4就剩下几十个了,拿到结果后的当天大双鱼和家里说了……之后我时不时的陪他在微信聊天,后来感觉他有点回避我,我也就不主动和他说话了,渐渐的我们就把彼此留在了通讯录里。

最近我从通讯录里看到大双鱼的头像,点进他的朋友圈,发现他最后一次更新朋友圈是在2014年9月,我立刻给他发个微信,系统提示没有把我删除,但过了好久他也没回应,隔了几天我又一次给他发微信,还是没有回应……我希望是他看到之后不想回应,而不是他的账号再也不会登陆了……

说实话,这些年我也认识了不少圈内的人,熊大叔和大双鱼的感染状况我是知道的,而那些啪啪过我又不知道HIV状况的又有多少呢?我相信有的基友会有和我相同的经历!我想就算我真的感染了,我也不会怨他俩,毕竟是我的选择。仔细想想认识熊大叔和大双鱼时他们可能已经感染了,但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状况,还好我当时都守住了最后的底线!!!每次看到新闻里说男男人群的艾滋感染率不断上升,心里会想我也算是过来人了……

发现圈子里大多数人都是欲望的奴隶,无时无刻被欲望支配着!每到一个新地方首先定位各种手机交友软件blued、jackd、zank……看看附近有没有帅哥,把自己留在此地,等着被人say HI ~ 同时,很多人也知道圈子里艾滋泛滥,但为何“奋不顾身”的往里冲?我们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想起一句话:“情欲令人迷本性,沉沦于生死大海”。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基友讲述:我的二次与HIV“擦肩而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