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盗墓笔记同人)情深处念相思

=================
《情深处念相思》作者:AU_南梁

文案:
千年时光,抹去的是记忆,却抹不去,我爱你的本能
==================

  ☆、楔子

  楔子
  四千年前,妖魔横行,终生苦不堪言。上神天清以己神力辅天地正气斩妖杀魔。将万千妖魔以九大阵法封于炼狱深渊。
  然,终是力竭。神识飘散前,他将九大法宝封于阵眼,并命元素九族守护九个发阵,以保大陆平安。
  这九大家族便是后人所称的“老九门”。
  元历4570年。
  是夜,一道惊雷照亮了整个默释草原。
  大雨倾盆却依旧掩盖不住浓重的血腥之气。
  雷电突闪,一道红色的身影快速穿梭于一栋栋毫无生气的建筑之中。
  忽然,由左侧窗内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红衣人立时翻身而入。在床与衣柜的间隙内发现了一个3、4岁的孩童。
  那孩子不哭不闹,父母的尸身掩在他的身前,若不是孩子腹中饥饿发出声音,怕是无人会发现这里还有一名生者。
  看着孩子乌溜溜的眼睛,红衣人顿了顿,眸光微闪。少顷,刀光闪过,利刃归鞘,红衣人便转身跃出了窗棂,徒留一地艳丽的红和满室的冰冷。
  “宁,任务完成,撤退。”黑色的身影拦在红衣人的身前,淡淡的说到。
  “嗯。”被叫做宁的红衣女子点头应道转身与黑影一同向前方掠去。
  与此同时,位于擎岳大陆东方逝凰岛的张家古楼中也难得出现了一场小骚动。
  千百年来从未有人出入过的墨麟阵中竟走出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那少年赤裸着身子,墨色的长发无风自舞,纯净的黑眸中空无一物,单单是望着西方,一动不动。
  少年的左肩上有一只踏火焚风的黑麒麟,那麒麟威风凛凛栩栩如生。
  火光与人声由远及近,当家主启山看到这名少年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而,还未等他说些什么,少年已经双眼紧闭昏了过去……
  十年后。
  “听说,吴家已有人入世了?”一个苍老的身影扶手立于黑暗中,花白的头发召示着此人已近迟暮的年纪。
  “是,这次吴家入世的是主族的长房长孙,吴邪。”身影妖娆的女子半跪在地上恭敬的回道。
  “吴邪?天真无邪么?……呵,200年了,吴老狗你也终究是老了啊……哈哈哈!好!阿宁,你就去会会这个‘无邪’吧!”
  “是!属下告退!”
  烛火轻摇间,地上已没有了那抹艳色的身影。

  ☆、第一章

  浓浓的雾气缭绕在山林间,让人看不清山题的全貌。
  在山林的深处隐约可见一扇巨大的山门屹立其中。再靠近些,便可看到那温润的玉制大门上瘦金体的“吳”字浮于门上。
  这世间“医者”本就少见,而千百年来世代修习医术的家族,只有这隐在巫渺山中的吴氏一族而已。
  吴家的山门每隔百年便会完全开启一次,而每次开启便有一位吴家优秀的后人入了这尘世济世救人。
  无论是两百年前入世的狗五爷,还是一百年前出山的吴家二爷,吴二白。甚至是偷偷遛出山门的吴三省,其名声在整个擎岳大陆上都是受人敬仰,震慑四方的。
  如今,百年又过,吴家的山门将再次打开。今次,又会是个怎样的人来背负这身为医者的责任呢……
  黎明时分,夜幕还未完全褪去。巨大的山门无声的打开,撩动朦胧的雾气在山涧间欢快的翻滚。
  一个纤瘦挺拔的身影自门后缓步走出。
  他看着在身后缓缓合上的玉门,灵动的眸子中隐隐闪着不舍。但是,片刻之后他还是决然的转身离开了。
  辰时,吴家,靖瑾苑。
  冬去春来,满园的翠竹正慢慢的抽出新枝。吴邪的小药圃也开始泛出点点新绿。
  一名身着浅灰色长衫的男人缓步走入园中,在那座被藤蔓枝条缠满的小竹楼前停下,抬起手敲了敲门。
  笃笃笃——
  “大侄子,起床了没?一会儿咱们一起见过老爷子就要下山了啊。”屋内静了片刻却是无人应答。
  “大侄子,我进来了啊。”吴三省说着一把推开了竹门。
  晨间的阳光透过窗棂撒进屋内,室内宽广的空间摆满了各种珍惜药材,水精灵正在尽职尽责的浇水。碧绿的植物叶子在晨光中晶莹剔透。然而,室内那张雕花大床上却没有了那抹月白的纤瘦身影。
  吴三省微微一愣,却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般,快步走到床边,伸出手指敲了敲青铜圆台架上汉白玉雕云纹的花盆:“王萌!给老子起来!你主子去哪了?!”
  那小小的花盆中只有一株稚嫩的幼芽在静静地沉睡。
  幼芽听到男人的声音微微的动了动。半晌,一个全身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的人参娃娃从泥土中钻了出来。
  人参娃娃抖落了身上粘着的泥土,用胖胖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冒火星的吴家三爷怯怯的应道:“三爷……主子他……他丑时三刻就走了……这会儿……这会儿应该到听云镇了吧……他……他还要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说着,人参娃娃从身下的泥土中拽出一个金色的光球递到了吴三爷眼前,小手一挥,一个雪白的信封便飘落在了他的手中。
  吴三省看着信纸上清秀熟悉的瘦金体,不由的青筋暴起。
  “臭小子!还学会留书出走了!!等被我找到,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将手中的信纸团成一团气愤的拂袖而去。
  人参娃娃看着吴三省离去,眯了眯眼睛,打了个哈欠,回身又钻回泥土中睡觉去了。
  而此时,连续赶了两个时辰路的吴邪已经出现在了听云镇的城门前。
  看着身边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吴邪弯起嘴角,盛日的阳光映在他的眼中,闪着温暖的光芒。
  擎岳大陆,小爷来了!

  ☆、第二章

  第二章
  傍晚,在听云镇逛了一天的吴邪回到客栈里,将在小镇上买的大小物件,一件一件的放进自己胸前的空间法器里。
  用过晚饭后,吴邪爬到客栈的房顶。此时太阳早已下山,清冷的月光照在大地上。
  吴邪将银灵芝从墨玉坠中取出来,放在身边月光最充足的地方,好让它充分的吸收月光。
  “小灵芝,你可要快快长大啊。如果你也化灵的话,我就把王盟盟嫁给你!哈哈!”吴邪葱白纤细的手指轻触银灵芝银白厚实的肉叶,小小的灵芝草在他手中轻轻摇晃,好不自在。
  忽的一阵凉风吹过,吴邪单薄的身子抖了抖。他抬起头看着渐渐被云朵遮住的月亮,郁闷的叹了口气。
  看来是要下雨了。吴邪心道。他收起灵芝草准备回房间睡觉,却在转过身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一个半人高的黑影立在他的身后,腥红的眼睛闪着嗜血的光芒,森森的白牙中涎水慢慢滴落。
  吴邪一惊随即很快便冷静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人半蹲在那里。
  他回头看了看被云朵遮住的圆月,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可是还未等他有所动作,那黑影便一个跳跃窜到了他的身前,尖利的爪子一扫,便抓住了他的手臂,毫不迟疑的张嘴就咬了下去!
  吴邪虽被制住,也不慌张。他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拢,绿光微闪点到那人眉心,刚一靠近,那人便嘶吼一声推开了他。
  此时吴邪还站在屋顶上,这一推之间,他便脚下一滑,从房檐上摔了出去。
  七八米的高度,这么毫无防备的摔下去,可不是简单留点血就可以的了。
  吴邪想在半空中调整一下姿势,以便在落地时有些缓冲,只可惜身体不受控制,只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极速的向下落去。吴邪闭上眼睛等待疼痛袭来,眼角余光却看到左侧一个身影飞快的跃过来。
  那黑影左手揽住他的腰身,右手揽住他的膝弯,一个回身便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下落的身体被接住,暖暖的体温传来,是令人安心的感觉。
  吴邪睁开紧闭的双眼,便对上了一双淡如止水,灿若星辰的黑眸,那眸子恍如一个漩涡,让他不自觉的沉沦。
  吴邪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来人,忘记了这人还抱着他。而对方好像也没有要将他放下来的意思,那双深沉的黑眸就那么望着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的一声嘶吼划破天际,吴邪转眼便看见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已经与那红眼怀物缠斗在一起。豪放的大嗓门,中气十足的道:“我说小哥,你们俩别在那儿含情脉脉的对视了行不?胖爷我这儿快顶不住了哎!”
  闻言,吴邪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一抹绯红,不敢再抬头,可看这人也没有要放他下来的意思,只好轻声说到:“那个……这位小哥,能否放我下去?”
  那人似是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一般,轻轻的将他放在了地上。
  “多谢相救。”吴邪抬起头看着那高出他许多的男人说到。
  这时,遮住月亮的云朵慢慢的飘散,清冷的月光将黑暗的世界照亮,他也得以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人。
  那人黑色的长发用同色的发带全部束在脑后,几缕较短的发丝散落在颊边,随风舞动。剑眉星目,高鼻薄唇,当真是灼灼其华,英俊无边。欣长的身材看起来虽然瘦弱,但刚从他怀中落地的吴邪知道,那衣料下绝不是一副羸弱的身板,那结实的臂膀就像一头年轻的猎豹一般,极富力量。
  男人身着一件靛蓝色的长衫,右下方的衣角上用同色的丝线绣了一只昂首挺胸的麒麟,秀工细致。黑色的衣带束着精干的腰,一枚温润的羊脂玉玦悬于其上。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长靴。背上背着一个细长的布包,那应该,是一把兵器。
  不知为何,看着那个布包,吴邪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不用打开他就知道那是一把通体乌黑的长刀,刀锋锐利,刀柄上刻着精致的花纹,头部还镶有一颗湛蓝的宝石。
  吴邪望着那个布包怔怔的出神。
  在吴邪打量对方的时候,那人也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吴邪一头栗色的及腰长发仅用一只玉簪将一半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剩下的一半长发散在身后,有两缕发丝乖顺的垂在胸前。柳眉弯弯,杏眼圆睁,睫毛纤长,精致小巧的鼻,樱红的唇,削尖的下巴,竟是比女子还要好看几分。
  月白的衣衫罩着单薄的身子,他是真的很瘦,抱起来轻飘飘的,那人如是想。
  忽的他的眼角扫过吴邪胸前的玉坠,便定住了视线,那是一个墨玉雕麒麟的坠子,玉上的麒麟踏火焚风,昂首挺胸,栩栩如生,竟是这般眼熟。
  坠子用同色的丝线穿着,这丝线看起来也不是普通的丝线,很细却又很柔韧,在月光下隐隐闪着光,好似是兽筋一类的材质。玉坠下方还有两颗暗红色的琥珀连在上面。
  这玉坠在月白衣衫的映衬下微微泛着稳重的光芒。
  那人看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涌上心头。好似是能感受到他的心情一般,那玉坠竟微微闪过一抹蓝色的光芒……

  ☆、第三章

  “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了啊!要卿卿我我的等会儿也不迟啊!胖爷我真顶不住了哎!”突然的一声喊叫唤回了两人的注意。
  吴邪转身看去,那个胖子此时显得颇是狼狈。一身棕色的对襟短衫已经破烂不堪,在那怪物的攻击之下苦苦支撑着。
  吴邪右手一转,一把玉骨的鎏金折扇已然握在手中。气息流转间,翠绿的灵力凝聚在折扇之上,他足尖轻点,转瞬之间便已加入了战局。
  有了吴邪的加入,那胖子的处境明显好了许多。
  那怪物似是十分惧怕吴邪的灵力,不敢与之正面抗衡,只好左闪右躲,趁着二人交汇的空隙逃了出去。
  然而,还未等它逃离便被一道霸道的蓝色灵力阻了回来。只能蹲在三人的包围圈里叱叱的喘气。
  “小哥,您老可算是来了。再晚一步,胖爷我这一身神膘就要变肉丝儿了!”胖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又侧头看了眼吴邪又问道:“我说你小子是打哪儿来的?怎的一出现就勾走了小哥的注意,让胖爷我差点儿死在自个儿媳妇儿手上!看你的灵力,莫不是个修习医术的?不过,这么纯净的医者灵力倒还真是头次见到。”
  这胖子说话口无遮拦,吴邪默默地红了红脸,瞟了一眼对面的人,见那人的视线停在自己身上,便有些慌乱的转过了头。
  “咱们还是先制住它吧,鬼魅入体,看这情况已有三个月了吧?还好,若是再晚上些时日怕真是无力回天了。”吴邪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会治?!”胖子惊道。
  “这病并没有多复杂,只要驱除鬼魅,再辅以阳性的药物调养,不过半月便可痊愈。”吴邪点头应道。
  “看来今天还真让咱们遇到救星了!”那胖子听吴邪这么说顿时喜上眉梢。
  “只是这鬼魅多是活动于极阴之地,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吴邪有些疑惑。
  “这个问题等会儿再想也不迟。先下先抓住云彩吧。”胖子听吴邪说这病可医,便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
  “也对,这东西生于极阴之地惧怕生气。它不敢靠近我的灵力,我的速度又及不上它,只有劳烦二位把它赶到这边来,我会制住它。”吴邪说道。
  “好咧!请好儿吧您!”胖子拍着胸脯,又转过头对那小哥说道:“小哥你可别再看着人发呆了啊,若想毫发无伤的抓住云彩,胖爷我一个人可不行啊!”
  那小哥并未回话,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飞身便向云彩攻了过去。
  胖子看他动手也不再多话,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也缠斗上去。
  不是他不相信小哥的身手,反而是太相信了,才要掺和一脚。天知道,这小哥可从来不晓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手下留情的!
  这边吴邪看到二人动手也没闲着,翠绿的灵力在他葱白的指间凝聚,随着右手食指的划动,在他胸前慢慢形成一个六角形的法阵。当最后一画落下的时候,那二人也将怪物逼至他面前。
  吴邪双眼蓦的睁圆,右手一推,便将那个法阵打在正向他扑过来的怪物胸前。
  那怪物甫被击中,便停了前进的动作。吴邪并拢双指,带着点点绿光动作迅速地点上它的几处大穴。那怪物眼中腥红渐渐褪去,双眼一闭便倒在了地上。
  绿色的法阵在他胸前微微发着光,在绿光的照耀下,怪物可怖的外貌也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变化。獠牙与利爪慢慢褪去,青紫的皮肤恢复白皙,那竟是一个秀气娇小的女孩子。
  “这位少侠与我们一同回去吧。”胖子弯腰抱起地上的女孩,向吴邪说道。
  “那是自然,这位姑娘的病还未痊愈,身为医者,我又怎能一走了之。不过,倒是不必叫我少侠。我叫吴邪,口天吴,牙耳邪。”吴邪笑着说道。
  “你姓吴?还是医者……莫不是那巫渺山中的吴氏一族?”胖子睁大眼睛。
  “正是。”吴邪点头。
  “原来如此,不过,天真无邪,还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哈哈!我姓王,小天真你叫我胖子就成。那边那个闷不吭声的小哥叫张起灵。”胖子乐呵呵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吴邪瞬间阴沉的脸色。
  “什么天真!你才天真!!你全家都天真!!!”吴邪气的跳脚。
  胖子乐呵的看着他炸毛,就连张起灵淡然的眼眸中也泛起了点点温柔的笑意。
  看到张起灵眼中的笑意,吴邪顿时红了一张小脸。
  胖子看着吴邪红彤彤的脸颊,又看了看张起灵眼中的温柔,转了转眼睛笑的了然。

  ☆、第四章

  晌午的日头正盛,吴邪坐在一颗巨大的柳树上乘凉。
  他仰着头,闭着眼睛,勾着嘴角,听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荡在半空中的两条腿交叠着,微微晃动,鼻腔里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曲目。
  这里,是听云镇贵员外家的后花园,吴邪在这听云镇也停留了半月有余了。那云彩小姐体内的鬼魅在当日就已经被他驱除,经过这半个多月的调养,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吴邪想着,该要同他们告别了吧,毕竟他这次出来是要云游天下的。
  可多日的相处就要面临分离,总是有几分不舍的。
  那油嘴**不着调的胖子,温婉的富家小姐云彩,乐善好施的贵员外,善良的小镇居民都让他舍不得。
  还有……那个总是闷不吭声,像个闷油瓶的张小哥。
  想到闷油瓶,吴邪微弯的嘴角渐渐拉平。
  那日惊鸿一瞥的熟悉感,在这半月的相处中日益深刻。
  他的样貌,气味,声音,高兴时唇线勾起的弧度,甚至吃饭时些微挑食的毛病都让吴邪感到无比的熟悉。
  第一次同桌而食时,吴邪下意识的将自己面前的虾仁夹到张起灵的碗中,等回过神来对上他晶亮的黑眸,再看众人各异的神色,吴邪默默地放下碗筷转身离去。
  听着身后忽起的笑声,吴邪粉红的耳朵瞬间变成了艳红色,不由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明明才是第一次见面不是么?
  吴邪可以肯定,他这十七年从未离开过巫渺山。
  思绪至此,吴邪睁开双眼,他的眼神迷惘,那褐眸中好似有一团浓雾,叫人看不清楚。
  轻微的脚步声在树下响起,吴邪低下头,看到一个清秀的小丫头站在树下向他福了福身,恭敬的道:“吴公子,老爷请公子去前厅。”
  吴邪点了点头,从树干上轻盈落下,掸掸衣服上的薄尘,笑到:“烦请姑娘带路了。”
  小丫头微微点头,转过身在前方带路。吴邪缓步跟在她的身后。
  然而,走着走着他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头。
  这里并不是去前厅的路。
  吴邪停了脚步,看着面前那个娇小的身影,绿光微闪间折扇已拿在手中。
  前方的身影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也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看到她停下来,吴邪不由的绷紧了身体警惕着。
  “呵呵~不愧是吴家少主,这么快就识破了。”银铃般的笑声从前方传来。
  一阵白光闪过,面前身着素衣的单薄少女已然变了样子,她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吴邪。
  面前的女子面容娇媚,体态妖娆,黑亮的长发挽成一个流云髻,银簪斜插,艳红的珊瑚珠流苏落在鬓边,随着身形微微摇晃。
  女子着一身红色的纱裙,鲜艳似血。交叠的衣领间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胸前大片白皙的肌肤,黑色的衣带束着纤细柔软的腰肢。
  女子大胆的衣着让吴邪微微低下了头,那女子看着吴邪泛红的耳朵微弯唇角,轻笑了一声。
  听到女子的笑声吴邪微囧了脸,随即想到现在的处境又忽的抬起头来。
  可眼前,却没有了那名女子的身影。
  吴邪愣了一下,随即便感到身后靠近的气息,他快速的转过身,左脚蹬地向后跃出几步,可那女子却贴身而上。吴邪慌乱间抬起头,便对上了一双闪着金光的诡异妖瞳。
  狐媚!这竟是只千年狐妖!
  吴邪想要转开视线却已经来不及了。对上吴邪的双眼那妖瞳中瞬间金光大盛,使得吴邪原本清亮的褐眸渐渐的失去了神采,他停下动作,手中的鎏金折扇也“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第五章

  阿宁看着面前双眼无神,呈现呆滞状态的人,微勾唇角。抬手抚上他白皙的脸颊,指尖顺着吴邪光洁的额角在他的脸侧慢慢滑下,摸着他削尖的下巴,拇指在柔嫩的唇瓣上轻轻划过。
  她将身体完全的靠在吴邪的怀里,红唇贴着他的耳侧轻轻吐息,亲密的好似情人间的耳鬓厮磨。
  “抱着我……”温热的气息吹入耳中魅惑的女声低低的响起,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吴邪慢慢的抬起双手,将阿宁揽在怀里。
  “呵~”阿宁轻笑一声,将唇移到吴邪的唇边,恍惚间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吴邪……怎样……才可以……打开绿光阵……”阿宁将语气放的轻缓,慢慢的给他反应的时间。
  听到这个问题,吴邪原本无神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清明,揽着阿宁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阿宁感觉到他的变化,微微变了脸色。随即她将双手搂上他的脖颈,慢慢的将红唇向他靠了过去。
  就在四片唇瓣将要相贴之时,“咔嚓”一声类似瓷器碎裂的声音传来,周围雕梁画栋的景色就像被打碎的铜镜一般四散开来,露出了那泛着橘色的天空,茂盛的柳树和那站在花园门前一胖一瘦的两道身影。
  一道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激的阿宁手中一抖便将吴邪推了出去,自己也跳开数丈远。
  一把通体乌黑的长刀正插在她刚才所站的位置上。
  被阿宁推开,吴邪便没了支撑,眼看就要摔倒,一道蓝色的身影忽的闪过,吴邪便被张起灵稳稳的接在怀里。
  张起灵看着怀中人木然的表情和无神的双眸皱紧了眉头。
  下午回到员外府他就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如今大陆不再安宁如前,他也就并未过多在意。
  可到了晚饭时间也不见吴邪,被派去请他的小丫头说吴公子不在房间,也不在后园,门童也说今日未见吴公子出门。张起灵心中便隐隐的不安起来。
  同胖子两人顺着那一丝妖气寻到后园,果真看到妖物的结界笼罩着整个后园。
  站在园门处,施力打破结界便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妖娆女子双手揽着吴邪的脖子,柔弱无骨的靠在他的怀里,鲜艳的红唇就快要贴上吴邪的唇。
  张起灵的怒火瞬间爆发,他甩手就将黑金刀飞了过去。接过快要倒地的吴邪,对上他呆滞的褐眸,便恍然明白,他是中了狐媚之术,一时之间怒气更盛。左手蓝光微闪扫过他的双眼,看着他的眼神恢复清亮,心中一松。
  感到那抱着吴邪的蓝衣男人的威压,阿宁这只自认道行不浅的狐妖也不由的软了软腿。
  强压下心中的惊恐,阿宁抚着柔顺的长发,看着已经恢复神智的吴邪妩媚的娇笑道:“天真无邪,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罢,便一个转身消失不见了。
  胖子这时才回过神来,跑到张起灵身边,看着因中了妖术而显得有些虚弱的吴邪,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只是伸手拍了拍吴邪的肩膀,并未多言。
  吴邪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他知道胖子是关心他。
  抬眼看着那环抱着他的男人,吴邪的笑意更深,将手指轻轻放在那人紧皱的眉间略微用力,轻声道:“别担心。”
  张起灵看着他近乎透明的脸色,把他的手指握在手里,抵在唇边,右手将他揽的更紧。
  胖子在旁边尴尬的咳了声:“咳咳!小哥,咱先带天真去休息吧。”
  张起灵施力将吴邪抱起,转身向着他的房间走去。胖子站在原地发愣,这真是跟去也不是,不跟去也不是……
  “嗨!死就死吧!”说着一拍脑门转身跟了上去。

  ☆、第六章

  月黑风高,子时三刻。
  本应是万籁俱寂,万物沉睡之际。
  可此时,位于擎岳大陆西北方寂夜荒漠的安莳绿洲上却是一片火光通天,血腥气随着热浪滚滚而来。
  一名女子站在火焰阵的外围阵圈前,一袭红衣妖娆,正是那日迷惑吴邪的千年狐妖,阿宁。
  阿宁左手拿着一个四方的蓝色晶体迎光站着,却许久未有下一步的动作。
  忽的,一抹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飞掠过来,闪着火光的利刃向着阿宁的后心疾速刺了过去,却在红色纱衣前方不过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呵……”阿宁转过身来,看着那被雪白狐尾卷住的人轻笑。
  看着面前的男人满脸怒容,不断挥舞手中的利刃却不能伤到她分毫,不由的笑意渐深。
  白光闪过,“噹啷”一声,男人手中的利剑忽的落地。他抽搐着身体看着没入胸前的白皙手臂,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流出。
  阿宁娇媚的脸贴近他,伸出舌尖卷走他下颌上的血迹,喉头轻动间,那原本墨黑的眸子瞬间变成灿金的妖瞳。深入男人胸膛的右手稍一用力,便将他的心脏捏碎在指间。
  缓缓抽出染红的右手。将手指举到面前,伸出红舌认真的舔舐着指间的鲜红。金色的妖瞳在墨色的流海后闪着嗜血的光芒。
  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阿宁转头望去,建筑物的转角处跑来十几个人。领头的中年男子看到那被卷在白色狐尾中了无生气的人时,升腾的怒火与哀痛刹时蒸红了他的眼睛。
  “妖女!受死吧!!”男人怒吼一声,挥舞着燃着烈焰的长枪冲了过去,一众人随在他的身后,一时间喊杀震天动地。
  阿宁将右手放下,眼角扫过众人,冷笑一声,白色的狐尾微动,便将男子甩入人群之中,随即身形一闪也冲入人群。
  九条白色的狐尾随着她的动作在人群中穿梭,所过之处惨叫声不绝于耳。
  雪白的皮毛渐渐的被染成了鲜艳的红色。
  一刻钟之后,除了那浑身浴血的女子,目之所及,竟再无站立的身影。
  金色的妖瞳冷冷的扫过周围,确定没有活口后。阿宁将灵力注入手中的晶石中,蓝色的光芒由手中扩散开来,在她的周围形成一个圆形的光罩。
  阿宁将晶石收起,伸手把落在胸前的长发撩到身后,抬步向着光墙走了过去。
  火焰流转的光墙遇到阿宁周身的蓝色光罩发出“哧哧”的声音,并且渐渐的被撕裂出一道容一人通过的开口。红色的身影慢慢在火光中消失。片刻后,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存在了四千多年的火焰阵停止了运转。
  忽的,一道红光在层层浓雾之中窜起,转瞬间便消失在天际。
  火焰阵中心。
  阿宁握着手中蓝色的晶石皱了皱眉头,那水蓝色的晶石之中竟有一朵橘色的火苗在轻轻的跳动着。
  “啧!居然逃了……算了,先去复命吧。”说罢,她将晶石收起,转过身向着绿洲中最高的建筑群走去。
  杀戮还没结束,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时刻,不是么……
  元历4580年,西北黑氏一族消失于擎岳大陆。

  ☆、第七章

  清晨的阳光伴着鸟鸣撒进窗棂。小屋内,吴邪早已收拾妥当。
  今日同众人告别他就要离开听云镇了。
  那日中了妖术之后,吴邪虽虚弱些时日,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休息了几日之后,吴邪便将要离开的消息告知了贵员外一家。众人虽极力挽留,却不敌吴邪早已定下的心意。
  大家知道劝他不住,也就不在多言。可是那个闷油瓶在听到他要走的消息是,却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这几日竟然都没再出现。
  这个闷油瓶子去哪儿了呢?竟是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吗?
  吴邪的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咚咚——
  “天真你起没呐?”胖子的大嗓门隔着门板传进屋内。
  “就来了。”吴邪拍拍脸颊打起精神开了房门。

1 2 3 4 5
赞(6)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盗墓笔记同人)情深处念相思

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