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车祸与爱情》

护士给三号床的病人拔针,拿了根棉签让他压着,都没多看一眼:“好了,没什么事前台办完手续可以走了。”

青年坐在床沿,盯着自己多了个针眼的手背看,神情有些呆滞。

年轻人刚出了个小车祸,身上除了一点皮外伤之外没什么大事,医生问话的时候思维也清晰。最后还是无可无不可地给打了一瓶葡萄糖。

年轻人一点意见也没有,听话地打了吊针,独自一个人在医院的角落里安静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年纪大点的护士们看到,都在感慨这小孩一看小时候肯定是特别好带的。

但是看他现在的表情,护士开始怀疑这人是不是把脑袋也撞了,寻思着要不叫医生来一趟,她多问了一句:“哪里还不舒服?”

年轻人抬头看她,一双过于漂亮的眼睛让护士也愣了愣。这孩子眼睛真是生得的得天独厚,眼睫毛又黑又密,看上去跟上了天然眼线似的。但是她可以确定,这男孩现在没有化妆,此时他的眼睛里还带了点呆滞。

“那个,”年轻人有点不好意思,他从裤袋里拿出个碎了一角的手机,对护士请求说:“能帮我打个电话吗?”

“可,可以的。”护士心里早就萌软化了。年轻人一口温软的南方口音,让一个早就习惯东北大碴子味的人心神荡漾。

“是通知家属吗?”

虽然有点奇怪为什么年轻人不自己打电话,不过在医院里打通知电话也是常事。

“不是家属,是同学。”他说。

护士抬头看他一眼,心想原来是学生。她依言回办公室打了电话过去,对面是一个男生接的。和刚才的相比,这个声音显然更像本地人。

男生声音像是刚睡醒:“……喂?”

“你好,这里是xx人民医院,请问认识苏澈吗?”

“啊?”对面声音变得清醒了不少“认识,等等,进了医院?”

“是的,病人刚打完吊瓶,如果有空的话请来医院接一下人。”

对面又在电话里问了几句他的状况,才挂了电话。

护士回病房告诉刚才的年轻人对方说来接他。年轻人嗯一声道了谢:“谢谢。”他继续坐在病床边,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双手放在腿上,手指头都蜷起来了。

本来今天是应该在宿舍舒服睡觉的时候,温皓接了通电话,顿时一点睡意也没有了。一会没见,他们宿舍一个人就进了医院。

时值严冬,路上寒风刮过脸上,仿佛都带着冰渣子,刮得肉都是生疼的。

S城地理位置偏北方,苏澈是南方人,去年刚来这里上学。他们也做了一年的室友,和宿舍粗糙的那几个大老爷们比起来,苏澈真是一股清流。

本来看他个子小,宿舍的人平时都会愿意让着他些。有时候看到他顶着一头软软的头发,还会忍不住上手摸一把。

没想到这人看着小,但是特别自立自强。他独自一人来异乡上学,生活什么的一概不用别人帮忙,倒是宿舍的其他几个人有时候还会受他的照顾。

而且,他还会反感别人摸他的头发。因为苏澈的态度实在坚决,慢慢的,大家也都不拿他开玩笑了。

正是因为苏澈很少出状况,所以他也一向很少让人操心。

宿舍的另外两个这时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温皓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换了衣服就匆匆往医院赶。

前台护士看到一个穿着棒球外套戴着围巾的高个男生进了医院大门,大冬天的穿那么少,看着都冷。

不过这男的是真的帅,身形颀长,俊朗型的。他礼貌地向前台的护士询问,要找一个叫苏澈的病人。

医院的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走廊里随处可见轮椅和吊瓶。温皓一进门,就看到苏澈一个人在自己的病床上安静地低头摆弄手机。一间病房里安置了三个床位,一个床位是空的,另一个病人有家属陪同,几人正坐在那里聊天。

温皓走进去,叫他:“苏澈。”

苏澈抬头看他的表情竟然有点紧张,他甚至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位置,一边打招呼:“温,温皓。” 他本来想抬起手来打招呼的,又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怎么了?” 温皓有点疑惑,总感觉今天的苏澈对人有些生分。也没多想,已经走到了苏澈跟前,便伸手揽了一下他的肩膀。

只是打招呼的动作,平时他们宿舍的人也这么干。感受到他的身体靠过来,苏澈却蹭蹭地红了耳朵,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

“怎么样?哪里难受吗?” 温皓问他 “护士说你之前都晕过去了。”

“都、都好了。”苏澈感觉自己连声音里都带着怯,顿时更紧张了,又加了一句 “可以走了。”

温皓笑道:“你都结巴了,这还叫没事?”

苏澈的耳朵更红了。

温皓看到他红红的耳朵尖,顿时觉得有趣。苏澈其人,什么时候在他们面前露过怯。他转了个话题:“怎么出的车祸啊?肇事的人呢?”

苏澈于是更加不好意思起来,说:“也没什么事……”

就是他和社团里的人聚会,后来众人说要去唱歌,苏澈就打算一个人先回去,谁知道路上就突然出事了。

还好只是擦碰,因为磕到头,晕了一小会,其他的都没事。司机认错的态度很诚恳,掏了足够的医药费,苏澈就让人先回去了。

“便宜他了。” 温皓摸着下巴评价道。

苏澈嗯了一声,继续低头看自己的脚尖。

等了半天,温皓都没有反应。苏澈忍不住抬头,顿时看到温皓一张放大的俊脸不知道什么时候离自己这么近,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就在几公分之外。

! ! !

他下意识立刻后退,温皓这时开口了:“躲?你还躲?”他也就是那么一说,谁知道苏澈马上就停下动作不敢躲了,半张着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温皓心想,今天的苏澈果然很不对劲,竟然有点含羞带怯的味道?他开导苏澈道:“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同学,你还帮过我的忙呢,真的不用不好意思。”

苏澈耳朵的潮红一直就没退下去。

温皓和他当了一年的室友,平时也就是觉得这个人挺独立的。他从来没发现过,原来他们宿舍的苏澈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温皓觉得新奇,顿时有点想要带回去给老二他们看了。

原来苏澈找人帮忙的时候都是这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跟只小仓鼠似的,还怕人。

那他以后要多找机会多帮苏澈几个忙。

神经大条的温皓完全忽略了苏澈的电话为什么会打到他这里来这一点。

“好了,我们走吧。还有什么手续要办?”温皓站起身问他。

“没有了。”苏澈的声音比平时小,温皓当他是累了。他走在前面,所以也没看到他转身之后,苏澈在偷偷地看他背影。

苏澈怔愣地跟着站了起来,一只手按住砰砰狂跳的心脏。

他终于看到这个人了。
喜欢,真的好喜欢,喜欢得不得了……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喜欢到……自己心脏好像快要爆炸掉了一样。

出了医院大门,两人不约而同地被扑面而来的寒气冻得抖了一下。

太冷了,今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后面只会更冷。温皓解下了自己藏蓝色的围巾递给旁边的苏澈,不等他拒绝,一本正经地说:“你刚出院,不能又着凉了。”

他又谆谆教诲地加上一句:“老人都说了,耳朵红是要刮大风,很冷的。” 苏澈一愣,连忙接了过来。

因为太冷,两人决定先打车在外面吃顿饭,然后再回学校。

医院门口的计程车不好叫。温皓先到前面去拦车。苏澈站在那里,按照温皓刚才简单粗暴的系法,把那条还带着体温的围巾依样画葫芦地围在了自己脖子上。

围巾很干净,只有淡淡的洗衣粉味道。但是苏澈感觉到自己的人都被他的温度包围着,已经顾不上外面冷不冷的了。

他的下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偷偷在围巾靠近嘴巴的位置,轻轻地嘬了一小口。

窃完一个吻,脚下有点飘。苏澈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睛心虚地不敢乱瞟。他就这么亲了,那下次温皓戴围巾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自动地也接收到他一个吻?

他心虚地朝温皓的背影跑去,假装帮忙拦车。

温皓选了离学校近的一家烤肉。

到了这个点他也饿了,没跟苏澈客气,坐在苏澈对面吃得欢快。苏澈解下了那条围巾,放在远一点的地方,怕它熏到烤肉的味道。

温皓吃得很香。直到他一抬头,看到了对面的苏澈这时正在用一种……不知道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

如果温皓会形容的话,就会知道苏澈当时的眼神应该叫做 “宠溺”。仗着温皓吃得专心没有看他,他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苏澈一边自己吃,一边看着对面胃口很好吃得很香的温皓,他太可爱了,苏澈没控制住眼神。

虽然无法形容,然而温皓依然觉得,被一个矮他半头的苏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似乎很有违和感。

像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苏澈被发现后,马上尴尬地咳嗽一声,低下头努力地戳自己碗里的肉。温皓不明所以,只好继续吃着自己的,动作倒是变得斯文了不少。

两人就这样吃完了一顿饭。苏澈身上没钱了,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温皓二话不说的地跑去结了账。

苏澈把围巾捞回自己怀里,因为心情愉快,两只脚在桌下小幅度地晃啊晃。刚吃完饭,身体感觉到了由内而外的暖和 。他心想,温皓的人实在是太好啦。

温皓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了杯东西,递给了苏澈,笑着对他说:“拿着暖手。”

苏澈手里拿着那个暖呼呼的纸杯,从饮口飘散出的白色热气是浓浓的巧克力味。

苏澈的嘴唇动了动。不行了,对温皓的喜欢,简直要满到溢出来了。他突然抬起头,给了温皓展示了一个他能做到的、最大的的笑容。

温皓受宠若惊。在他印象里,苏澈是不会这么敞开了怀地对人笑的。

“……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就买了。”

苏澈心里的小人拼命用力点头。喜欢,可喜欢了,现在的温皓带什么回来给他他都是二话不说地喜欢。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了,两人打车回了学校。进了校门还有一段校道要走,外面的车进不来。两人并肩一起在校道上吹着大冬天夜晚的冷风。

苏澈惦记着温皓会冷,总是想加快步子,走得比平时快了不少。

温皓本来是默默跟在他身边,这时突然来了一句:“苏澈,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 话音里夹着呼呼风声,听起来竟然有点温情的感觉。

苏澈回头看他:“啊?”

温皓几步跟上他,目视前方地道:“真的,你这样比以前好。” 苏澈听完,心里一阵没底。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这样的啊,要怎么做才能是温皓心里那个“好”的意思呢?

苏澈问:“为什么?”

温皓看到他突然认真起来的样子,顿时笑了,说:“以前你总是很自立,一个人什么也能做,从来不麻烦别人。但是感觉……这么说你别生气,好像总和别人隔着点距离。”

苏澈:“是……吗?” 不说他还没觉得,但是在温皓面前怎么能和在其他人面前是一样的呢?

温皓见他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配合,他继续得寸进尺地顺杆子爬,道:“是的,以前连头发都不给摸!”

苏澈心里的小人要挥起荧光棒拿着扩音喇叭大声怒吼了:给啊!!!给啊!!!温皓你快点来摸我啊!!!

不管他心中有多火热,面上还是有一层矜持的。他点点头,认真对温皓说:“那你摸我吧。”

听到这句话,温皓放在口袋里的手顿抓紧了衣料。果然,今天的苏澈简直软和得可爱,是以前完全没有看过的一面。

帮苏澈一个忙就可以刷到这么多好感度,他以前都错过了些什么!

两人之间的空气安静了一小下,苏澈以为温皓没那个意思,是自己意会过度了,心里已经有点低落起来。

温皓马上用力把手掌在口袋里搓热乎了,不等苏澈后悔,把手放到了他的发顶。温温柔柔地,在他的头顶抚摸了几下。

这个高度果然很适合,手感也不错呢。

摸完头,两人之间像是进行了某种神秘又令人愉快的交易似的,瞬间心情都变得非常之好,比任何一种魔法都要神奇。

他们两个回到了宿舍。宿舍只有一个沉迷打游戏的老二,另一个很有可能是跑出去泡妞了。

老二看到他们两个一起进的门。苏澈戴着温皓的围巾,手里拿着热饮,两人并肩走在一块时这微妙的身高差,竟然和校道上那些拉小手的情侣一样,有一种难言的……cp感。

意识到自己奇怪的念头,老二用力甩了几下头,自己肯定是游戏打多了。

而一段校道走出了cp感的两人还全然不知情。

苏澈先进去洗澡了。老二追着问他苏澈今天怎么进医院的事。

老二平时是个宅男。听完后他唏嘘道:“人没事就好。”然后又想到了什么,狐疑地上下打量起温皓来:“那电话又是怎么打到你那里去的?怎么看都是我跟苏澈要好一点吧?”

因为大部分时间宅在宿舍,苏澈没少给他帮忙带饭来着。要说起来,老二才是他们宿舍里和苏澈说话最多的那个人。

如果说苏澈有什么关系比较好的人的话,他们宿舍的老二能算一个吧。

温皓:“不知道,医院打的吧,他之前晕过去了。”老二哦一声,接着打他的游戏。宿舍里又安静了下来。

“喂。”温皓叫了他一声。老二摘耳机,头也不回地问:“什么?”

温皓酷酷地说:“我刚才摸到了苏澈的头。”

老二分心游戏,这时还没多大反应。等到他回过味来,一下回过头,用震惊的眼神望着温皓。

“真的?卧槽!”

老二一看他那欠揍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的话八成是事实了。那可是苏澈,虽然人小小的但是一点也不好欺负的苏澈,摸头对他来说就是个忌讳。

他花了好一会才消化完这件事,顿时由衷对温皓感到了钦佩:“可以啊!怎么做到的,也教教我呗!”

温皓只留给他一个玩手机的背影,幽幽地道:“所以,是我和苏澈的关系比较好。”

被秀了一脸的老二:“……” 得意个屁!

苏澈洗完澡,一身热气地从阳台进来了。对温皓说:“温皓,我好了,你去洗吧。”他的声音像也在热水里泡软了似的,让人一听心里就痒痒。

他的声音让老二精神为之一振,原来苏澈的口音这么软这么好听,他之前怎么都没有发现呢?

温皓进去洗澡后,宿舍里剩下老二和苏澈两个人。老二游戏打到一半,往苏澈的方向看了一眼,想看看苏澈在干嘛。

温皓居然摸到了苏澈的头,老二心里不平衡。

苏澈正在擦头发,刚好偏过头来,老二马上假装回头看电脑,过了没一会,又偷偷转过去看他。一下就撞见苏澈在那里等着他的、不善的眼神。

苏澈眯起眼睛,语气顿时变了个样:“你瞅啥?”

“没没没……”老二吓得缩了回去。

苏澈好可怕。刚才另一个苏澈完全就是幻觉吧。

苏澈目光落在椅背上的那条藏蓝色的围巾上,思索着是不是洗一洗再还给温皓比较礼貌一点。老二专心沉迷游戏,也不敢再偷看苏澈了。

温皓用不了多久也洗完了澡。他出来的时候,苏澈床上的床帘已经拉上,说明人已经上去睡觉了。全黑底色的床帘上面布满星星和月亮的卡通图案。宿舍里只剩下老二打游戏的哒哒键盘声。

经过苏澈的床时,他没想到床帘这时会拉开了一点,苏澈探出头来,叫了他一声:“温皓。”

学校宿舍都是上床下桌,四个人都是睡的上铺。因为身高优势,温皓能毫无压力地露出一头,直接看到苏澈的床上。

温皓停下脚步:“嗯?”他感觉自己面前是一只白色的奶猫和它后面藏身的纸箱,此时小奶猫正努力地伸出了它爪子,想要和自己握手。

苏澈伸出了手。

手指碰到温皓搭在脖子上的毛巾,他抓起毛巾放在温皓湿漉漉的头发上,然后又犹犹豫豫地放在上面揉了揉。

温皓呼吸一窒。

两人此时的高度居然非常适合这个动作。

苏澈收回手,尴尬地道:“头发没擦干会感冒。” 温皓头发短,平时洗完澡都是没擦干就直接出来了。

而温皓此时竟然愣愣的,目光就没从他脸上移开过:“哦、哦……”

苏澈又飞快地缩回了自己的纸箱里。他这时候才回了魂,立刻感觉到了两只耳朵烧得火热。刚才他的小心脏跳得飞快,几乎就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天知道刚才他的手到底有没有抖。苏澈做了一个对他来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壮举。

碰到了……他抓着自己那只勇敢的手。这只手,仿佛在当时受到了新的洗礼和升华,它居然摸到了温皓。

但是黑暗中他的眼神却是闪闪发亮的。

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开始呢。

“老二,你有皮炎平吗?”

中午十二点,老二正在阳台刷牙。天气一冷下来,暖暖的被窝就变得让人欲罢不能。他才从自己床上恋恋不舍地爬了起来。

老二听到苏澈的话,满嘴泡沫地回头问:“皮疹了?”

苏澈抬起自己的手背看了看,眉头微皱。本来白皙一片的手背上,在手指根部的骨头那块是不正常的红色,隐隐有点血丝和开裂。但是没有受伤,只是特别痛和痒。

“哎哟,”老二凑近了一看“这是冻疮啊。”

苏澈看他:“冻疮?”老二回去刷牙,一边口齿不清地说:“这个皮炎平没用,你得买药膏去抹,不过你这程度算轻的。”

苏澈一个南方人很少见到冻疮。冬天里,宿舍水龙头流出来的都是冰水,苏澈平时也和宿舍的人一样地洗脸洗手,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事,就是皮肤娇气了点,宿舍里好像只有他长了冻疮。

苏澈用另一只手搓搓发热发疼的手背,郁闷地进了宿舍。

“哎,苏澈,你得抹药啊。”老二吐出一口泡沫,在他身后提醒道。苏澈摆摆手说:“没事,我泡热水。”老二还没说话,苏澈自己已经哒哒哒地拿水壶去煮热水了。

他摇了摇头,心里觉得真是稀奇,这还没入冬呢就长了冻疮,不过老二是不敢当着苏澈这么说的。

水壶里的热水刚煮到一半。苏澈正低头看手机,手背上又疼又热的,有些难受。温皓回来了,手上拎着带给老二的饭。

苏澈看到他回来:“温皓。”

温皓被他漂亮的眼睛一望,那眼神,顿时就能让人觉出了自己的重要来。他问苏澈:“怎么了?”

苏澈:“我长冻疮了。”

刷完牙回来的老二懵逼脸。苏澈身体里的另一个南方人格又出来了?

温皓也走了过来,诧异道:“怎么长冻疮了,看看。” 苏澈伸出自己的手背,把那片泛红的皮肤给他看。

这个动作放在苏澈身上,仿佛一只猫在向人袒露自己的肚皮。

老二心里其实一堆黑人问号,平时也没见苏澈这么娇气啊?

还有人非常配合地愿意惯着。苏澈的手一伸出去,就被温皓接了过来仔细地看。

牵小手了。苏澈的手指放在温皓的掌心里,贴着对方温热干燥的皮肤,苏澈的耳朵又悄悄地红了起来。

这个动作好像童话里王子牵着公主的手啊……不对,他也不是公主……随便了,反正他们就像是某种非常般配的组合就对了。

苏澈在心里恨不得把这一刻美好的感觉通通记下来才好。

“嗯,是冻疮,抹点药就好了。”温皓抬头问他“痛吗?痒了也别抓。”

苏澈说:“我刚准备泡热水。”

温皓放开手,把手上的饭盒丢给了老二:“别泡了,我去校医室给你买点药膏,抹了就好了。”其实这点冻疮放在他们身上都不算冻疮,过几天就自己好了。不过苏澈不一样,南方人的皮肤是比他们嫩一点的。

苏澈闻言站起来:“我去买。”

“没事,你换衣服也麻烦,我去吧。” 温皓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

苏澈被按着坐回椅子上,顿了顿,认真道谢:“谢谢。” 两个字,一字一顿,说得字正腔圆,非常郑重。

温皓心里憋笑,也学着他的样子,非常礼貌地点了个头:“您太客气了。”

苏澈愣了一下,像模像样地回了一句:“您人真好。”

温皓的笑意一直到了眼底,苏澈被他的笑容晃了眼。怎么会有人笑得这么迷人呢。温皓此时已经走到了门口,关门之前对苏澈说了一句:“您真可爱。”

可爱……

心里的小人已经叫嚣着要冲下操场跑圈,苏澈感觉自己耳朵变红的速度肯定又破了记录。

可爱!他说我可爱!

要不是自己还在宿舍,苏澈觉得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

1 2 3 4 5 6 7 8
赞(2)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车祸与爱情》

评论 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