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一个色情直播平台的背后

我在读书,想做这个挣点零花钱。

——GBLIVE主播小磊(化名)

 

在对GBLIVE主播的暗访调研中,我们发现,其中有一部分主播年龄小于十八岁,为未成年人。显然,平台对于主播个人信息的审核实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未成年人色情,即使一再被国家禁止,但似乎总在内容生产者及传播平台运营方占有心中的一席之地。

 

小磊(化名)告诉我,他上GBLIVE起初是因为好玩,更多则是想认识人、交朋友,而后却被人指导说可以挣钱。“哥哥,我也想走心啊,可是很多人都就是看着玩。“家住四川某贫困区县的小磊今年还在读中专,也曾有过成为游戏主播的梦想,在他的心目中,主播这个职业“来钱快”、“可以兼职”。在简单地交谈后,小磊驾轻就熟地将笔者拉到他所创建的微信群中,并且用非常熟练的话语表示:只要出钱,就可以看到他自拍的各种色情内容(而显然,有一些内容似乎是自拍无法做到的)。而那个群,已经有了100多个人。

但是很快的,小磊表示自己决意退出了主播的行列。“主播多了,看的人不满意,甚至还会骂你,收入也少了,做下去累。”显然,单纯的“小鲜肉”已经不能满足看客的胃口,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主播们不得不以大尺度层层加码,不但各种违禁药品的使用,多人一起直播的场面也屡见不鲜。

 

即使在性交易合法化的欧美发达国家,未成年人的色情内容依然是严查的对象。而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制作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淫秽、暴力、凶杀、恐怖、赌博等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网络信息等的,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在这个互联网软色情浸淫的今日,事实上GBLIVE平台本身在实际操作中,没有任何保护未成年人的意识——即便是未成年的同志群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明确规定了三个相关罪行:

 

第三百六十三条 【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罪】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三百六十四条 【传播淫秽物品罪;组织播放淫秽音像制品罪】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制作、复制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组织播放的,依照第二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六十五条 【组织淫秽表演罪】组织进行淫秽表演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显然,从司法的角度来看,GBLIVE平台是三罪皆触,并确实涉及未成年人,应从重处罚。然而,其“作案手法”无非有一个老套的环节:将服务器假架设境外,总让这些以“色情”产业牟利的人认为可以规避一些风险。然而,即使近几年我国“网络扫黄”的力度一再加大,那些在QQ群、微信群、贴吧、独立开发的小型直播平台暗处滋长的网络色情服务,却始终屡禁不止。而在这些暗处,色情服务的对象与提供者的双向群体中,未成年人似乎并没有受到特别的重视与保护。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知乎网友曾利用爬虫技术曝出某些黄网利用看片APP日收入两百万,年收入七亿。这样的暴利在国内却早已成为一条巨大的黑色产业链:上游-APP制作,中游-渠道推广方,下游:支付接口商。另一方面,近年来,未成年人辍学成为网络主播的事迹屡见不鲜。当孩子们读书、学习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赚钱,那么这样的现象只会愈演愈烈。而那些对于互联网资源了解的网友们,其实会看到更多的内容生产者都在利用未成年人大做文章,仅仅是赤裸的违法“恋童”内容,就有着极大的市场,而如同“00后早孕妈妈私奔”这类擦边球性暗示内容,其下沉市场所带来的流量非常巨大。而最后回馈到这些“孩子们”本身的利益,终究还是被层层剥削的。

 

当我们似乎在居安思危,喊着旧时代鲁迅所提出的“救救孩子”的口号之时,新时代的00后们,一出生就被揽入了互联网的怀抱,我们无法感同身受地缩小自己,再去以他们的视角体会到形成他们这个个体的时代浪潮。那些习惯于连吃饭的时候都注视着智能机的孩子们,对LGBT人群有怎样的认识?对性是怎样理解的?他们大多数人的三观会是怎样的?他们又拥有怎样的“新时代的道德观”?他们又究竟需要怎样的“健康的引导”呢?

 

基友,何时才会开始考虑性行为与性欲望的管理?

——CY

 

中国的性教育问题一直存在巨大的问题,无论是对于性行为的认知,还是对LGBT群体的认识,性教育理应承担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在中国,性教育的缺席是显而易见的。当《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本土化,仍有较多网友和家长表示该教材尺度大到“目瞪口呆”,认为内容太“赤裸裸”,“就是黄色漫画”,不认同这样的内容出现在小学生课本里,甚至一些学校开始收回该课本。

 

仅仅只是GBLIVE首页上的主播封面脸,就可以激起很多其用户的欲望。鲁迅先生曾说过有些中国人:“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且不说在今天,传统文化观念到底对今日社会人的性理解有多少影响,传统文化的卫道士到底还存在多少,仅仅是在现代社会价值观的多重裂变下,男同志对于性这件事的表达成为了一件“既压抑又放荡的事”。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什么是性?什么是性道德?什么是需要表现,而什么是值得羞耻的?

 

性教育的注入,对于帮助一些同志打破“[社会环境、传统文化压力]→[自我认同问题]→[社交障碍]→[性压抑]→[做出不可描述之事]”的恶性循环,将会具有重大的意义。事实上,今天的同志,有很多都没有接受过基本的性教育。大部分人会通过互联网进行自学,可我们也知道网络信息质量的参差不齐,第一次接触的性观念和性行为又会对学习者本身具有重大的影响。尽管我国同志群体的性教育有所缺失,但他们依然会热衷于“性和爱是否可以分离”、“约炮、BDSM行为是否符合今天的性道德”、“是否赞成开放式性关系”等议题。

在风潮WindTide团队对于1251名男同性恋者的一项随机抽样调查显示:接受过HIV和其他性病防治教育的男同志只占有30.9%,而84.6%的男同志认为我国的性病防治教育存在不足。当男同志群体一再和HIV“被关联”,又有多少人真的静下心去思索其背后的成因呢?而我们又什么时候可以从“性教育”这个根本问题上,去下点功夫呢?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就性行为的形式本身而言,男男性行为确实比男女更容易感染。

 

性欲、性需求,性行为,本身就可以是美好而纯粹的。而由于认知的偏差,由于自我管理与社会管理的缺失,性需求的满足方式在同志群体与异性恋群体中产生了一些可能的差异。有一个对于国内同志群体来说,需要求证的问题等待着回答:统计学意义上,国内的Gay是否比直男更容易约炮?

当性行为和性欲管理的概念清晰后,在社会管理方面,欧美的一些发达国家所选择的决策是性交易的合法化,而在国内现阶段显然是不适用的。除了约炮,同志又有怎样的满足性需求的途径?GBLIVE这类同志色情直播平台突出了重围。而当性教育始终处于缺乏的状态,在传统文化、社会舆论的冲击下,同志群体中的大多数人,很难做好性欲与性行为的自我管理。与此同时,GBLIVE平台的流量,在无视国内法律法规的情况下,依然庞大。

 

在今天,一个GBLIVE倒下了,但在利益的驱使下,在性教育的缺席下,在中国同志的生存现状下,在司法之光难以照到的暗处,多少个GBLIVE一般的平台,依旧转动着……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一个色情直播平台的背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