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最后一炮

我们在卧室里的小床上交HE,卧室外他妈妈的拖鞋拍打着地板来来回回,当拖鞋拍打着地面,他的小床震颤得便激烈一些,当拖鞋不拍打地面的时候,我们便死死的抱紧对方,他用力膨胀,我用力收缩。他妈妈来来回回,他进进出出,洗衣机嗡地响起,他额头的汗珠滴在我的脖子上,而后疲软地趴在我身上,耳边的鼻息急促。

洗衣机嗡嗡响着,像是天空有飞机起飞,他开口:“你先去洗还是我先去?”

我沉默着盯着小小窗口那四四方方的天空,有雷声,怕是夜里要下雨,“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

他猛地挺起身子,疲软了的******滑出我的身体。我靠着床头坐起来,一两滴血滴在他的藏蓝色床单上。想想这床单还是第一次来他家里的时候,我看他那多啦A梦的床单着实幼稚,在淘宝七十九块九包邮买的。我心里咒骂着:该死的痔疮,抽了纸巾胡乱擦了一下。

他坐在床头,背靠着着墙,用手抹了鼻尖的汗珠。我们就这么沉默着不说话,我心里一帧帧过着这三个多月来的两个人的事,一切发生得太快。

他起身穿了短裤,像海藻一样的绿色,有些纠缠不清的暗纹。关门的时候,气流带着房间的隔断墙壁有些微微的震动。我点了一支烟,把头挂在床边,一只麻雀落在窗边,好奇地看着屋子里的一切。烟头被我弹在墙壁上,又从墙壁弹到了地板上。我起身穿了和他一样的短裤,从他的简易衣柜里拿了一件短袖套上,回头看了看房间,钱包、手机、充电器、药塞进了背包里出门,他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我出来起身走到我面前,压低了嗓子问我:“现在走?”

“嗯……”

她侧身让出路,满脸的如释重负。在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的时候,我回头对着她微笑,看着她倒吸一口凉气,心里莫名的快感和心疼交织。

夏天就是这个样子,忽而晴空万里忽而倾盆大雨,乌云是从西边过来的,天空一般亮堂堂的,一般乌漆漆的。雨点开始掉落,我站在公交站下面拿手机买票。这是我来这个城市的第46天,来的时候带着一腔孤勇,走的时候只有一个破包,一个上午还在山上被划了一个口子的破包。

 

上午后山寺院供奉的神明生日,他带着我陪他妈妈一起去上香。他妈妈跪着许愿的时候,小声又清晰的念着:希望赐我儿子一段好姻缘……早日成家……我陪着跪在她身旁,功德箱上的玻璃里她的眼一直乜斜着看我,背后抱着双臂的他一脸不耐烦。她求了一根签,那个像江湖骗子的道长说什么婚姻不透、说有什么牵绊,她听得出神问得仔细,那假模假样的道士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婚姻不透这一个中心思想。

下山的时候我们排队坐观光车,头到跟前了他妈妈说要去洗手间,偏偏拉了我陪着去,让他在观光车旁排队,然后和蔼地拉了我的手,一脸的假笑。

“你们是大几认识的?”

“大三的时候。”

“你看着不像属羊的,看着比宝宝小得多。”

“没有吧,他比我大一届,那会儿我们是一个社团。”

“也该有女朋友了吧,你爸妈不着急呀。”

“暂时没打算呢,刚毕业,家里不怎么催。”

“宝宝可是不小了,我跟他爸结婚晚,就这一个孩子,着急抱孙子呢,宝宝也不着急。”

“……”

“你有时间也帮我劝劝他,他倔的很,我跟他爸说什么都不管用,你们都是一般大,说话肯定比我们管用。”

“……”

“前两天我看你妈给你寄的快递上有电话,是你妈电话吧?”

“应该是吧”

“回头我跟你妈打电话,得空儿也来这边儿玩玩,这会儿这边正是旅游的时候,宝宝跟我也能带你爸妈转转看看。”

“我爸妈不怎么爱出门,再说也要在家帮我哥看孩子。”

“你爸妈真有福,不过两个孩子都不在跟前,年纪大了肯定也得有人照看着,你以后不回家工作你爸妈不想你?”

“我妈跟我打电话了,我下午回去。”

他远远的跑过来,鼻尖上是密密的汗珠,不耐烦地催我们快点。

坐上观光车以后,他发微信问我:“我妈跟你说啥了?”

“没什么。”

“没提前两天帮我收拾屋子的事儿吧?”

“没有。”

“哦,没有就行,我想着她会跟你说点儿啥。”

“没。”

 

雨下得紧了,公交站的遮雨棚是没什么用的,风一吹雨都是斜剌剌地往身上打。我买了晚上七点一刻的火车,没有座,买了站票,当初来的时候好像也是站票。挂掉他打来的电话,抬头看他家的窗台,他妈妈半个身子都快探出来了。公交喇叭响了两声,他妈妈消失在了窗帘后面。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最后一炮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