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作为同性恋,你最痛心的瞬间是什么?

那天早上是我先醒的。
看他靠在我身边睡得挺踏实,就又躺了会。
之后算着他要出门的时间差不多了,我拍了拍他的背叫他起床。
他揉了揉眼睛,攀上我肩膀,扭头蹭我的下巴。
我看他有点乖,就给他蹭了一会。
他伸过手来想要抱一下,被我一把拉了起来。
兔崽子,滚起来。
他没敢吱声,一个鲤鱼打挺套上短裤,翻身下床进了卫生间。
洗漱的水流声停下的时候我听见他叫我。
川儿,你过来下。
我说你脸也不会洗是咋的。
他举着刮胡刀,一脸就要你来刮的看着我。
我说你找个地儿坐下吧,傻狍子,老子给你刮。
这货一个小跳坐洗漱台上,开始闭着眼睛摇头尾巴晃,宛如地主家傻儿子今天要进城。
我说今儿个我最后再给你刮一次,以后你还是用回电的吧,别再给自己划花了。
他看了看我,说还有大把人等着帮我刮呢。
哦,那你好好享受去吧。
等我洗漱完毕的时候,他还穿着短裤在床上打滚,我问他是不是傻,他说他不想和爸妈出门,想睡觉。
我说机票挺贵的,不去先退了呗。
他拿起手机开始鼓捣,我把他手机没收了,踹他下床穿衣服。
等我穿好衣服,看他还光着个膀子在床边转圈。
他突然走过来抱住我,不说话也不动弹。
我说你以后好好享福吧。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
我把他从我身上扯下来,发现他眼圈有点红。
我说我先走吧,一会你爸妈来接你看到我还赖着你又该吃醋了。
可他紧紧攥着我的胳膊不撒手。
我说咱俩到今天,就算是到头了。我答应了你爸妈,你答应了我,咱别闹了。
他说我后悔了,你别走了成吗?
我问他,你觉得能成吗?
他看着我,最终没再说话。
关上他房门的一瞬间我好像听见他哭了,又好像只是我希望听见。
我等了他一分钟,60个数不多不少,门没再被打开。
他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光明磊落的世界里,而我也只好祝他有个锦绣前程   2,异性恋结婚,有的家长为男方准备车房,女方准备嫁妆。
同性恋结婚,只要父母一声同意。 

3,

作者:拾三
来源:知乎

初中知道自己的性取向。
由于生活在小县城,被发小出卖(小时候有写日记的习惯,当时日记本带锁,也被从中间抽出来一部分)。
就这样流言四溢,同学,老师,街坊,连校门口杂货店的老板娘都知道我是一个异类。朋友迅速逃离。
每天一个人上下学,没人愿意跟我说话。课间不敢上厕所,会被同学辱骂成偷窥狂,故意偷看他们。只能强忍着。实在忍不住,课堂上举手申请出去上厕所,这样招来的就是班里同学故意的打呕声和谩骂,虽然老师也很无奈。
下课后会有其他班里的同学来教室门口参观我,我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而他们就是来动物园参观的游客,指指点点,为了避忌我每次都会抱着手臂趴在桌子上。掩耳盗铃,以为他们都看不到我。
最严重的就是放学后会被不认识的男女生吐口水或者从身后一个踹踢,各种言语谩骂那是常有的事。后来放学我就等半个小时后人走的差不多了再偷偷从后门溜走。
记得有一次早读班主任突然把我喊出教室门外,上来就让我喊家长。我爸到了学校,班主任就告诉我爸我是变态,让我爸带我去精神病院,说影响学校校风,影响其他同学正常上课,后来校长还让我爸给我办转学。
在家里我爸征求我的意见,我有点太过倔强,死磕!坚持不转学。可初二下学期期末考的头天晚自习,我被同学围殴,脑震荡,鼻梁骨折,右手肩关节脱臼,满脸的血。回到家我爸妈吓坏了立马送我去医院,问我怎么了我啥也没说。
在住院和家修养了三个月后回学校报道,依旧是旁人的冷言碎语。第四个月选择了自杀,把家里的灭害灵喷在杯子里满满一瓶喝了,后来被我爸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洗胃。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依旧没告诉我爸妈原由,依旧没转学。就这样坚持把初中读完了。
高一,原来初中部的同学都升到了高中部,也来了很多新同学,因为是初中升高中,我的事迹自然是别人谈论的八卦。
我依旧形单影只。
偶有被人指指点点和放学后被人拉到角落扇耳光发泄他们的情绪。
因为地方小,同学的父母和我爸妈有些也是朋友,后来我性向的事情传到了我爸妈耳里,他们回家质问我,我没否认,我爸妈突然觉得当年班主任说我是变态,校长让我转学,终于得到了很好的解释,立马觉得很丢脸,他们也没法接受同学父母投来的异样眼光。
这样,我妈长达两年没有跟我说过话,我爸一年。回家吃饭,我爸妈不会摆放我的碗筷,当我是空气。有时候我妈会忍不住骂我变态,对我翻白眼,我爸骂我人渣孽种,咬牙切齿巴不得把我吃了。
学校的压力,家里的压力,那几年真的生不如死。
高考结束,上省城念大学的前一晚,我爸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你去了那里,别染病回家,死也死在外面,别给我们丢脸。
这么多年过去了,跟家人的气氛也算缓和,可童年的阴影一直在心里压着。如题主所问,什么是最痛心的,估计是我的学生时代吧。那几年挥之不去的黑暗。

 

4,

小时候,每次放学回家会路过一家门口,他们家养了条大狗,每次都冲我叫,我就很怕。爷爷每次都在那家人前面等我,然后牵着我回家,把我挡在身后。爷爷牵着我,把我挡在身后的画面是一直定格在我脑袋里的画面。

爷爷快80岁了,年纪越来越大,脾气也没变小。但爷爷每次见到我都笑得很开心,家里也只有我说我爷爷,爷爷不发火。我爸啊,我大伯,我两个堂哥要是说了什么不开心的,我爷爷也是当场就翻脸。比如,让他少喝点酒啊,少抽点烟啊之类的。他就说自己也不知道能活几天了,快活一天是一天。每次我爸想让我爷爷少喝点酒都会让我去说,我说,爷爷会听。

家里两个堂哥都结婚了,就剩我了。那天全家一起吃饭,我还是让我爷爷少喝点。爷爷笑着嗯了,说,我要少喝点,多活几年,看着我孙子结婚。

听着这话我特别难过,真的,我一辈子可能都不会结婚。

  

5,

今年过年,离家前的最后一晚,与爸妈共进晚餐。
席间,我妈突然问我:“儿子,你不会是同性恋吧。”
一个瞬间我就吓到了,但我依然镇定的夹了口菜:“怎么会,你别瞎猜。”
我妈盯我看了下,笑了:“我就说嘛,我就是随口一问,咱儿子这么优秀怎么能搞同性恋,我和你爸就是觉得你一个人在外打拼挺辛苦,怕你孤单,所以希望你能早成家立业,有人互相照应……”
后面絮絮叨叨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的笑容,举起酒杯跟我爸碰了下,仰头喝掉了杯中酒,顺便送回即将夺眶的眼泪。

最痛心的不是生而为基,却是最亲近人的不理解。
我曾经最想念的家,最想回去的地方,正离我渐行渐远,却愈加让我惶恐。

 

6,

人们只能看见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看不见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

摘自柴静的《看见》

 

7,

作者:田可乐
来源:知乎

几个月前想写一篇关于性少数群体的论文,于是几经周折,联系到了一个gay,约在咖啡馆见面。

“怎么称呼您呢?”我问。

“叫我芒果吧。”个子高高的大男孩,面容普通,微胖,留一点胡须,灰色棉服,旧旧的牛仔裤,穿一双新百伦。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随口问。

“可能太久没吃芒果了吧,大冬天的,还挺想吃。”

“我也喜欢吃芒果。”我笑。

他跟着我笑起来,很温和的样子。

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

“大概是什么时候察觉到自己的不一样呢?”因为是在公共场所,我问得比较隐晦。

“就……初二吧……”他的眼睛瞄向左上方,这是在认真思考的标志,“初二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同班同学。”

“男生?”

“男生。”

“什么样子的男生呢?”

他有点害羞,啜了一口咖啡,慢吞吞地说,

“他是我们班最高的男生,当时就有175左右了,比我高出了一个头。身材挺好,很匀称,笑起来傻乎乎的,嗯,就是成绩差了点儿。”

“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我也不清楚,就记得有一次,他打完球回教室坐在我旁边,我闻到他身上那股子汗味儿,就特别想抱抱他。”

“你喜欢他大概多久?”

“三年多那样子。”他垂下眼帘,“一直到我们高二。”

“这么长时间,应该是确实很喜欢他吧。”我有些触动。

“那时候很傻的,喜欢他又不敢跟他讲,只能约着他一起去打球跑步之类的,他在网吧打游戏我出去给他买饭,偷偷把自己碗里的肉拨给他好多,还帮他写作业,因为他不喜欢做语文题。”

“他一直没发现?”

“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他应该早就猜到了。”他顿了一下,“可能一直在装傻吧。”

“所以他是直的?”

“对啊,笔直。”男孩脸上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为什么后来不喜欢他了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有一点难过。

“他有女朋友了啊,我们班的,就很普通的一个小姑娘。”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你什么心情?”

“那天看到他俩牵手走在学校外面的街道上,我还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拍了拍他的肩膀,打趣说什么时候勾搭的啊,怎么也不告诉老子一声。”

“特别难过吧?”

 

“嗯,”他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说,“那天我硬是假装若无其事地捱到了宿舍熄灯,才一个人蒙在被子哭。”

“室友发现了吗?”

“我说我鼻子堵了。”男孩的眼眶有点泛红。

我忍不住起身,走过去抱了抱他。高大的男孩子,身体温暖宽厚得像一只熊。

“你知道吗?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县城,父母都特别保守,希望我大学毕业了就回家找份稳定的工作,然后结婚生子。”他的声音开始哽咽。

“我这辈子最难过的事情,就是不能跟喜欢的人正大光明地表白,他妈的,哪怕他就是拒绝我也好啊。”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他妈的……这三年……我什么都没有……”

他落了泪。

一段同性之间的感情里,最令人痛心的瞬间莫过于,你一个人咬着牙流着泪硬撑着走完了你们的全程,跌跌撞撞,遍体鳞伤,而他却对此一无所知吧。

祝你幸福,芒果。

  

8,

作者:sunnyferrero
来源:知乎

收到他在微信上的信息,说“明天回来,想和你谈谈”。

他一走就是一个月,期间很少回信息。问他家里情况怎么样,他也没说。其实我也有不好的预感,可是没有办法,只能硬撑着,以为他只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太忙,不方便跟我说。

那天下着大雨,天阴沉的厉害。

他下午才到,进门时身上还有些被雨淋湿的痕迹。我拿了一条干毛巾给他。

我们坐了下来,彼此没有说话。彼此的沉默似乎预示着结束。

“最近都还好吧?”他开口问道。

“嗯,都还好。”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些,可是嗓子却不由自主地发干。“今天……今天早上,我去买了个新的下水器,就是脸盆那里,以前不是一直漏水吗,有些漏水,然后老是,老是把地都打湿了……今天去买了个新的,自己换上了……”我结结巴巴,慌慌张张地说着。我想,如果我一直说着话,他就没机会说其他事情了。这样我们就可以还是像原来一样,不是吗?

“你听我说。”他把手里的杯子放下来,手指不停地揉搓着手把。“我要回老家了。我爸住院很久,也不见好转。妈一个人照顾不来。”

“哦。”我回答道,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见了。“那什么时候回来?”

“不准备回来了。”他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我要在老家陪他们。他们……给我介绍了一门亲事,我答应了。”

我听着,像是在听他说别人的故事。这是在做梦吗?我长大了嘴巴看着他。

“对不起。”他小声说。“我实在,实在撑不下去了。爸妈都在我面前哭了很多次,希望我别给家里抹黑,要把我家的香火延续下去。我妈都在我面前跪下了,让我无论如何都要答应这门亲事……我没法拒绝他们,真的,他们甚至都说到了死,说要死给我看……”

他开始抽泣起来,话也说得断断续续。

“我知道了,你别说了。”我打断了他。“你要去过你自己的生活了,成全了父母,是个孝子。”

他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我看着他的眼睛说,“就无所谓对吗?”

“不是的……”他摇着头,努力地说着“我知道对你很愧疚,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你仔细想想,我们这样的生活,能持续一辈子?这样偷偷摸摸,暗无天日的日子,每天都在躲,躲这个躲那个,像做贼一样。每天都在撒谎,骗家人,骗同事,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活得心惊胆战。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好累,好想结束这一切。”

我看着他,觉得讽刺得好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心里一阵阵地发酸。

“这不是人活的样子,”他抬起头,看着我,我看到了他眼角流下的泪水,“我能怎么办?父母老了,要人照顾,我忙前忙后地,连个搭手的人都没有。亲戚朋友们都在看着我的笑话,说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让父母省心。看到我爸那么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我就看到了几十年后我的样子。谁来照顾我?你吗?你字都签不了。我想要个家庭,有个孩子,像个正常的人那样生活。”

终于,我忍不住了,眼泪开始唰唰地往下流。没想到这就是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人说的话,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就像一把刀那样扎在心里。

都结束了,我对自己说。

“明白了,别说了。你走吧。”我忍着,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也忍着心里的苦楚。既然分别已成定局,给彼此一些尊严,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他开始收拾他的东西。我坐在餐桌边,低着头,回想着过往的一切。

我开始明白,从今天开始,我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要学会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工作,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开心,一个人难过。

他收拾完了,从我身边走过。停下来,把房间钥匙放在了桌上。开门,关门。

他真的走了,有那么一刻,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如果这是梦该多好。

我像个木偶一样站起来,想走到阳台上去看他。可是身子却有千斤般重,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地拖着自己走到阳台上。我靠着窗台,抓着栏杆,手还在不停地抖。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他撑着伞,走了出去。他走到了马路对面的车边,打开车门,把东西放了进去,然后停了下来。

我看着那把蓝色的伞,祈祷着他可以抬头再看看。可是他没有,他就那么停顿了几秒钟,然后钻进了车里。

我开始拼命地流泪,嚎啕大哭。就这么抓着栏杆,慢慢滑着坐到了地上。此刻终于没有什么顾忌了,我知道自己一直硬忍着,然后现在,终于可以痛快地哭了。

他曾经把我做的难吃的饭菜都吃光,他曾经在夜里把我踢翻的被子盖在我身上,他曾经给我按摩过旅途奔波过的双脚,他曾经帮我接过出差到凌晨两点归家的行囊。

啊,我以为自己都忘记了,原来写到这里心还是会疼啊。

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会走不出来,以为自己再也没有面对生活的勇气。我就像一只受伤的猫,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轻轻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慢慢地,伤口也就愈合了,所谓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前段时间得知他生了个女儿,很为他高兴。然后那天,在自己的主页上,更改了自己的状态。

爱过,不恨。我很好,你也保重。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作为同性恋,你最痛心的瞬间是什么?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