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专访国际摄影师沈玮:不用试着融入男同志的性感框架,要展现属于自己的气场

摄影,几乎成为现代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生活习惯。由于科技的普及,人手都能有一支像素1000万以上的相机手机。而微信、微博,乃至脸书与Instagram 的流行,也让人们更常以视觉来表现自己。

在主流男同志文化中,颜值、肌肉等自拍元素是用来推销自己的利器。然而该怎么呈现出不一样的自己,把自我特色展现出来,关系到摄影究竟是怎样的一门学问。也许我们可以从国际知名摄影师-沈玮身上习得更多。

沈玮出生并生长于上海,取得纽约知名的视觉艺术学院硕士,现居住于纽约。他的作品在各大知名摄影刊物与美术馆展出,也受到MoMA现代美术馆典藏。沈玮的作品中有许多的自拍照,他认为自拍是自我回顾与探索的过程。同时也有许多人物的裸身图像,探究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与性等命题。今年,沈玮从4/29到6/10在湖南长沙市还举办了《沈玮:盛开》个展。

记者第一眼看到沈玮是在餐厅,我们与他共进午餐。沈玮当时全身黑色,上身T恤,下身则是宽版的休闲裤,显现出利落的艺术家形象。午餐时沈玮的声音轻柔,带着微微的上海口音,跟我们谈纽约的变化,谈艺术界的生态,谈自己的经历,而后谈他自己的作品。

国际摄影师沈玮

Q:能够描述一下你的摄影过程吗? 

我会先架好相机,然后与模特儿到定点开始互动。譬如聊天,聊了两小时,这两小时可能没有任何纪录,但它是非常重要的过程。当我认为有个时刻很适合摄影,我才会开始拍照。但是那时候一定要是我与模特儿处在非常自然的状态,最起码不会对相机的存在感到恐惧。这个过程可能长达几小时。

我经常说作为一个肖像摄影师,你就是一个带着相机的心理学家。可能拍照是一剎那,但是过程是非常深度的心理交流,譬如眼神或者身体接触,都会影响彼此的心理状态。

有一次我在纽约的一个小城市当驻地艺术家。有一次我遇见一个非洲的留学生,我非常想跟他有一种关系或联系。很难去描述这个感觉,可能是对他身份、身体或者更多可能性的好奇。我就邀请他来我的宿舍,我说“你就来,我们看能有什么创作”。那个照片的过程是很自然的过程。虽然说有摄影这个环节,但是一旦相机架好,对好我们要的空间,我们之间的互动就非常自然。因为就只有我们两个,跟一个相机,立刻就营造出来非常个人化、私密的感觉。我不用特别设计,这些照片都是很自然产生的。

沈玮与非洲留学生的摄影作品

Self-portrait (Syracuse), 2010

(图/Shen Wei-《I Miss You Already》)

Q:你有偏好什么拍摄对象吗? 

当然我有自己的偏爱,但基本上我是一个处于开放状态的人,不会刻意去寻找某种类型的人,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我之所以会想要拍摄,是因为我在旅程中对某些人或地点产生好奇,它们都偶然地反映我十年以上的摄影作品。所以在选择拍摄对象上还是看感觉,透过互动,找到化学变化,它不一定要透过对话。

摄影就是很倚靠这种偶然性。我常常说我的作品是“feeling project”,我的每一个系列的起源都不是因为一个事件或主题,我不太为了一个概念去设计一个作品,而是一个本能,反映一个感受。我照片的意义或目的,通常很难直接地用语言去表达,这对我来说才会是真正由心里出发的创作。

Self-portrait (Bamei), 2011

(图/Shen Wei-《I Miss You Already》)

我从来没有定义过我的作品属于同志还是异性恋,因为我从来没有定义过我自己。我觉得对艺术家而言,去创作或观赏自己的作品最好的方式,是用最开放的方式。如果你一旦定义了,你就把自己放进一个盒子。我觉得定义是一个误导,如果你定义了,你就在误导你的群众。同志与异性恋的定义,也是从观众去认定。

我对年老的人有很大的兴趣,作品中有很多老人。因为他们跟我还是有距离,60岁到70岁、甚至80、90岁,我特别不熟悉他们的状态,所以我对他们很感兴趣。当代的年轻人都差不多,反而更难拍摄。而每个老年人有非常独特的气质。

Self-portrait (Touch), 2010

(图/Shen Wei-《I Miss You Already》)

有一次我走到一个老人的花园,因为那时那地区很少有亚洲人,所以那个老人就过来问我为什么到他的花园。一开始我还有点畏惧他,但接触后我就没那么恐惧。他接着就邀请我进他家里,我就觉得我一定要拍他的照片。而一旦我跟他进入一个私密的空间,之间的化学反应就有变化。那张照片拍了一下午,很多时间都在交谈,彼此都在了解。这个过程是我没想到的,一旦牴触感消失了,进入私密空间,那个照片才能呈现它的样子。

邀请沈玮进房子的老人Arthur。

(图/Shen Wei-《Almost Naked》)

Q:你有许多自拍作品,也创作了自拍摄影集《I Miss you Already》,请问它和其他自拍作品有什么差异? 

拍《I miss you already》时我已经自拍十年了,所以它在理念上与视觉上非常有系统。但是04年我拍过黑白的自拍系列,拍了一年时间,那时非常年轻,不太了解自己想做什么艺术。《I miss you already》后的作品也会有自拍,但它们是为了连结作品。譬如《Between Blossom》这个系列,拍了些花、树木、年龄,表现我对空间、植物、灵魂的理解,但是在作品间我用自拍串起来。这个作品是我在一个低沉的状况下思考自己,视觉上光线都是很暗,包括自拍,就代表了我在那个时期的状态。所以回顾自身作品,我就可以很明显地知道当时的我在什么状态。

《Between Blossoms》的作品:Gallon Water, 2015

(图/Shen Wei-《Between Blossoms》)

我觉得对着镜子看自己,跟拍张照后再看,是非常不一样的。因为你拉开距离,错开时间、空间,看到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在肉体层面来说,里面的是另一个人,看到自己在一个环境里。我经常觉得看自己的照片,好像在看另外一个人。在09年我还是处于摸索自己身体的状态,看的都是非常直观的东西,等摸索得差不多,就开始看一些精神上的东西,或者穿插跟别人之间的关系。

Camera, 2004

(图/Shen Wei-《Self-portraits 2004》)

Q:你会如何形容《I Miss You Already》的身体? 

那时候还年轻,有个健康、具柔韧度与线条的身体,很健美,和现在的身体很不一样。但是这个差异不是美学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去接受它也好,表露它也好。

年轻时最不能接受身体上的变化,自己胖了,看到皱纹啊等等。但一旦接受了,也会发现它的美感,你就可以继续前进了。我觉得接受并没有很难,作为艺术家,你必须要对各种可能性都很开放,一旦它发生了,你就面对它。

我有张照片是站在那,泳裤脱到膝盖,从下面拍上去。那张照片我每次看,就会觉得哇我当初的身体是这样的。那张照片身体弧度与光影都很明显。我没有很羡慕当时的身材,只是当时的年轻,包括从肢体语言与身体表达出来的人生经历。这张照片我觉得自己处于一个非常开放、放松、叛逆的状态,但是现在我就无法自拍出那种感觉。

Q:如何拍出性感的自己? 

我拍照时没有太过考虑性感这个层面。我认为当你太过考虑性感时,你就在营造一种不是你自己的气场。我觉得最自然的状态最能表达一个人的气场,我在拍照的时候一定要经过彼此交流达到舒服的状态。性感是个主观的东西,每个人对性感的批评都不同。越想要扮演一个角色,越无法把自己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如果你想把自己拍成GQ上的模特儿,但你不是那样的人,你拍不出那样的氛围。硬是要把自己放到模式里面,我觉得不会成功。

Self-portrait (Fall), 2011

(图/Shen Wei-《I Miss You Already》)

我觉得看自己的照片是最难的事情,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最会批评自己,同时也最不能接受自认为不好看的一面。但是如果你不去考虑这问题,你就不会有很大的压力,要去追求“好看”。如果一个人太追求“好看”,那就是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如果你一旦接受自己的长相与气场,自然而然就会可以找到能够欣赏自己的人。不要刻意去融入大众,就像我也听到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我的自拍作品,这对艺术家来说是必然的。

我觉得框架是很可怕的事情。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性感的,但你不要把你的性感的那面,塞到那个框架中。在男同志圈有个陈规的形象(stereotype),不过它不是一个唯一的形象,不用特地融入。虽然很难,但是没有别的方法。你不是Calvin Klein 的模特儿,你就不会变成那个样子。这是个客观的事情,所以就接受它。

Q:你觉得透过艺术能够促进同志平等吗? 

当然可以。美国的摄影师Nan Goldin,她在八零年代生活,当时的人们的性向很错综复杂,没有明确的定义,同时八零年代也是美国陷入爱滋恐慌的时期。我接触她作品时刚开始学习摄影,也刚到纽约,所以是透过她的作品了解这些历史。如果艺术家没有曝光相关的事物,如果Nan Goldin 不去曝光这些性的东西,那社会就没有机会去了解这个层面的东西。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都会潜意识或有意识地去促进平等。它是用最直接视觉的感觉,潜移默化地带动人跟人之间的理解。

赞(1)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专访国际摄影师沈玮:不用试着融入男同志的性感框架,要展现属于自己的气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