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一个姐妹的葬礼

大学时经常聚会的姐妹在毕业三年后,再次在校园门口的咖啡馆相聚时,竟是因为其中一个人的葬礼。

 

(一)志强

志强每次聚会都是第一个到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走进咖啡馆的时候,吧台里还站着那对小夫妻,男人一成不变的带着厚厚的眼镜,微笑着说了句欢迎“观”临,女人还是一缕缕似乎从没洗过的头发低着头冲咖啡,进来的志强看到最多的就是这个女人的背。

他告诉男人一会儿点单,径直上了二楼,直奔角落的沙发。石头是不大喜欢志强这一点的,每次第一个到却从来不点单,只是自始至终没说出来过,志强也不曾注意过。下午三点多,咖啡馆里没什么人。另外一桌坐着两个扎马尾的女孩,声音低低地说着话。志强坐下来把沙发旁边的窗帘往前拉了拉,从黑色的手包里拿出了小瓶的补水喷雾在脸上喷了喷,拿出小镜子照完又用植村秀的砍刀眉笔把眉尾扫了扫。这眉笔还是上上个月生日的时候,明明送他的。

大二的时候志强才真正的觉醒,意识到自己是gay。那时候他喜欢对铺的班长,是个声音浑厚的东北男生。出身湖北农村的志强,自己一个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来到H市,一个背包、一个行李箱、一大包用蛇皮袋装着的铺盖卷。学校的被褥是要求统一的,志强在跟宿管处的师傅说了很久以后,依旧得到了必须从学校宿管处购买行李,总共是540元。当时志强站在宿管处的门口,差点哭出来,好在班长及时解围,带他去导员那里写了申请才可以省了这一大笔钱。从那时志强便暗生情愫,不过日后要是知道两个人终归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大约志强也不会在明明的怂恿下去告白。

大二下半学期志强在学校的贴吧里看到了同性恋交友的帖子,那一瞬间感觉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心里紧张害怕的就在心里告诉自己:原来我是同性恋。当时他用自己那个OPPO的直板手机加了贴吧里明明的QQ号,明明是个极其主动的人,两个人聊了一周后,终于约在了学校操场旁边的小花园见面。志强见到明明的时候就觉得明明身上有自己没有的自信和张扬,穿着蓝色的高帮鞋子,紧身的牛仔裤,衬衣扎在白色的腰带里,一头酒红色的头发一卷一卷的,右耳朵还戴着黑色的圆耳钉。两个人坐在小花园的长凳上,明明就把手偷偷伸过来了,志强慌乱的一边躲着一边说:“我不喜欢这样。”看着志强扭捏的样子,明明就知道这也是个姐妹,虽然是个雏儿,估计以后也是培养不成1的。

 

那时候的志强倒不知道这么多,只知道自己喜欢男人,是同性恋。但是不知道自己是明明口中的1还是0,后来在明明的启蒙教育下才知道自己是一个0。不过跟明明相反,志强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他不想自己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付出去。想到这里,志强嘴角嘲讽似的笑了牵动了一下,毕竟“青炉合卺酒,披红骑白马”不过是年少的虚妄念想罢了。大学时的志强除了对对铺东北男生的暗恋意外,没有谈过恋爱。在明明的鼓动下,大二暑假开始前鼓着勇气发了短信给对铺的东北男生,然后整个宿舍的人就都知道了。这个时候,在外边租房子的明明就站在他宿舍里对着五个直男破口大骂,拉着志强卷铺盖去自己租住的房子了。大三刚开学,志强开始准备考研,偶尔跟着明明几个姐妹一起吃饭逛街外,便再也没有接触其他人,他想考去北京,他想逃离回家做一个语文老师的宿命,想要留在大城市。读研的时候,生活拮据,好在每年都拿奖学金,自己就兼职在一个传媒公司做内容运营赚些外快。在这三年里,独自完成了很多第一次,当然包括第一次做爱。

 

他在软件上跟那个男人聊了大半年,从谈吐、爱好、脾性都极合拍,他们约在学校附近的星巴克见面。那男人戴着银色金属边的眼镜,文质彬彬。志强相信是自己的春天来了,吃过两次饭以后就在学校附近的速8把第一次完美地交代出去了。然后志强就彻彻底底的见识了什么是拔屌无情,什么是被小三,当那男人的对象打来电话破口大骂的时候,志强一句话也没说。本身志强也不是能言善辩的人,加上沉浸在被骗的悲痛里,呆呆地拿着手机听对方骂了半个多小时,自此便觉得自己愈发难恋爱了。

 

今年他研究生毕业,签了一个党媒的工作,还算稳定。每个周末的夜里他都会去衣香鬓影的工体,一夜情也好、3p也好,曾经自己想都没想的事情最后也都经历了一遍,所有积攒起来的欲望最后在年岁里发酵膨胀,看多了莺莺燕燕,志强没那么想恋爱了,想又怎样?一来自己越发不懂怎么维持一段亲密关系,二来不管怎样到最后依旧是孑然一身,大家都很忙,没时间等一个人成长,也没时间去了解一个人的内里,看对眼了勾搭上了春风一夜各取所需,小半年下来,志强也算是一个风月高手了。不过因为有着小司和明明的前车之鉴,志强依旧是小心翼翼的。

 

他想起小司的葬礼不胜唏嘘,从自己得知消息开始,那个在小司朋友圈频频出镜的男人再也没有出现。他纳闷极了,只是HIV而已,也就半年时间怎么就到了人说没就没的地步,明明不是好好的,或许是自己不够关心小司。一开始一起约着逛街玩耍看电影的时候,志强对小司还是很有好感的,刚开始偶尔两个人还会约了去食堂吃饭,只是小司跟石头关系太近。志强是不大喜欢石头的,这不喜欢除了日常对自己有意无意的挖苦讽刺以外,还有石头身上的虚荣傲慢。石头毕业以后来北京找工作,想约志强吃顿饭,这顿饭一直约到了现在也没有约上。志强不大愿意见石头,有当初的积怨已深的原因,也有后来石头每天秀着的衣食用度里透露的十八线野基跻身帝都名媛圈的浮夸习气,志强说不出来是嫉妒有几分,但是反感却是真真切切的。

 

虽说志强觉得此番回来并无多大意义,不过缅怀一下自己当初青涩的大学时光,也想见见当初对自己照顾颇多的明明,“也不知道明明身体情况到底怎样……”,志强斜靠着沙发自言自语。

 

(二)明明

明明在赶去H市的高铁上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的声音满满的全是宠溺。挂了电话,明明对着车窗外掠过的郁郁葱葱若有所思。明明纠结这段关系要不要开始,在知道自己中奖的这两个多月里唯一痛苦的就是关于恋爱这个问题了。如果从一开始就告诉对方,那么被敬而远之的可能性几乎为百分之百。如果在慢慢接触以后再告诉对方,那在感情里是不是就是欺骗?想想小司最后的日子也是蛮心寒的。

 

两个月前回H市办事,顺道约小司出来吃饭。明明大学时候还参加健美操比赛小司已经是走路的时候一步三喘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是PCP肺炎了,那时候小司说自己是肺气肿,不知道是故意瞒着还是自己没有做检查。上个月再联系的时候才知道小司已经住进医院了,医生给的结果是HIV合并感染PCP肺炎,加上严重程度的厌食已经是皮包骨头了。得知这个结果以后,小司那个在朋友圈高频率出境的男朋友就消失了,并且几个人全被拉黑了。病因和取向的曝光让小司愚昧的家人选择了放弃,半死不活的小司被弄回家不到半个月就一命呜呼了。

 

接到石头打来的葬礼通知的时候,明明犹豫着。在得小司生病的时候明明就自己去做了检查,结果两道红红的杠触目惊心。想想要看着跟自己一样的小司被烧成灰,看着小司面皮上挂着悲痛内心里暗笑的亲友,对自己着实是折磨。所以,最后明明改签了回H市的票,说公司临时有事儿赶不上了。虽说不参加葬礼,回不回H市对自己来说都无所谓,但是前些日子石头介绍客户的人情总要当面谢一下,石头虽然嘴毒人却仗义,明明最感念的也就是石头了。

 

在认识志强以前,明明跟石头形影不离。新生军训的时候,两个班分了同一个教官,个子差不多的两个人又被排队排到了一起。那天军训休息,明明去厕所的时候刚好看见小便池边并排站着的石头和教官,石头两只眼斜得就差咕噜噜滚尿槽里了,明明芙蓉点水般飘过满是尿渍的水泥地,两人就这么一左一右的把教官夹在了当中,又是一对儿能斜到教官腹股沟儿的眼珠子。教官拉着那话儿抖搂的时候,连忙躲闪的两对儿眼珠子碰到了一起,夹着尿骚味儿的对视一笑更是骚得教官大跨步奔出了厕所。自此,两姐妹算是凭着教官的黑粗长义结金兰。

 

明明自诩浪出一朵花,在石头面前却是静如吃了药麦的鸡。大二的时候两人大晚上去公园钓汉子,明明眼睁睁看着石头被健硕的大哥带进了小树林,自己却只能来来回回躲穿着白背心的大爷们。去了几次,因为有了软件,两人就不再光顾了,石头也脱了野籍登堂入室了。那人24岁左右,细皮嫩肉,约莫着有一米七八左右,开着一辆日产,据说家里是开咖啡厅的,石头也就过上了贵妇生活,一套悦诗风吟、两件ALT已经是让明明眼冒妒火。但是一顿火锅这妒火就平息得差不多了,如果不够无非再加一顿烤肉。

 

高铁中途停靠,上来几个女学生有说有笑,明明抬眼看了一眼,一个个穿着淘宝模特风的衣服,眉目间尽是明媚自信。明明心想,大概自己大学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

 

放在小桌板上的手机嗡嗡的响起来,是志强打来的电话。

 

“还得多大会儿?”

“一站了,十来分钟吧。”

“你喝什么?要不我给你点上?”

“到了再说吧。”
“行,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挂了电话明明心里暗暗有些不爽,从认识到现在也有六年了,有时候想不明白志强真迟钝还是假糊涂。虽说很多时候自己不怎么计较,但是没有回馈的次数多了,难免心里不舒服。最初跟志强面基自己也是有所图,不过后来倒是觉得虽然是个姐妹,好在性子沉稳,不像石头耳朵离嘴巴只有半毫米,所以很多时候志强作为树洞确实是最合适不过了。

 

列车播音员声音甜美地提醒着,明明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起身带着背包去了卫生间。他把包挂在衣帽钩上,从侧袋取出了一支药膏。明明把他深蓝色的休闲西装裤褪到膝盖,深灰色的内裤被褪到了大腿根,他转身背对着卫生间里小小的镜子,右脚跟用力的踮着,屁股算是全部出现在了镜子里。他的左手绕过肚子从侧面掰着屁股,脖子梗着找到那些肉瘤被打掉后红红的印子,右手把药膏涂抹上去,然后用食指轻轻匀开。当他拉回内裤和裤子的时候,在衬衣的下摆摸到了黏黏的药膏。列车似乎要进站了,一个趔趄,明明脑袋撞在了书包上,鼻尖一酸,一层薄薄的泪雾泛了上来。厕所外有行李箱滚动的声音,明明脱掉衬衣,从包里拿出了T恤换上,拉开门,车门已经打开,走道上排着下车的人,明明斜身插进队伍,粘稠的暑热糊了一脸。

 

(三)石头

一双黏糊糊的胖手拍在石头脸上,做了一半的梦戛然而止。睁眼的时候头顶的灯晃得人眼晕,起身看到旁边镜子里自己的刘海乱得像一坨海草。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两点三十二了。

“完事儿了?”,石头转身问朋友。

“嗯呢~我跟你说宝贝儿,这一周你洗脸别搓眉毛啊,过两三天会结痂,结痂的时候会痒,你可别手欠剋它,知道了不?”朋友说着话转身,递过来两包番茄酱一样的东西。“喏~修复膏,你想涂就涂,不想涂也没事儿,可别听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不涂会怎么怎么样,你快收拾收拾,我后面还有客人呢。”

“叨逼叨……”石头嘟囔着下了白色的小床,朋友弯腰就把铺着的无纺布团吧团吧塞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怎么这么粗呢?”石头看着镜子里的眉毛纹朋友。

“刚做完都这样,好了以后会往中间收的,这已经很自然了,你快别盯着看了。”朋友叉着腰,翻着白眼。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对,回头有问题我可来撕了你。”

“别,你做好翘着兰花指操到我披头散发的准备。”看着朋友卡尺的圆寸,石头伸手弹了对方一个脑嘣儿。

“别浪了你,姐妹的屌你也不放过。”石头心里想着赶车,也没听斗嘴的姐妹在后面骂骂咧咧了什么,拿了包闪身出了屋子。

 

在电梯里,石头模模糊糊地想起自己刚才做的梦。梦见自己在大学的老乡聚会上喝酒,不认识冻豆腐的自己输了两瓶啤酒,喝了一瓶的时候小司在旁边弱弱的说,“我也不认识冻豆腐”。被朋友叫醒的时候,刚好是大家在哄堂大笑。突然间想想小司就这么没了,心里有点儿不舒服,不过回神想想后来小司朋友圈晒着自己的前男友,心里默默啐了一口,真希望前男友也中个奖一命呜呼,“一楼到了”的提示音吓得石头一怔,回神走出电梯,石头看了看手机,已经三点了。

 

石头站在公寓的大厅,看着外边儿翻滚着的云,怕是要下雨。还在犹豫要不要买票回H市,这时健身房的教练打来电话。

“哈喽呀~小弟,晚上的课别忘了呀~”

“哎呀哥,我忘了跟你说了,公司让我去上海出差,一会儿我都走了。”

“行吧~那下周再约,我看你还有两次课,你续的时候跟我说哈~”

“行嘞,哥对我这么照顾,我能找别人?冲你这张脸我也找不了别人呀。”

“哟~嘴甜,行吧,我等你回来哈小弟。”教练言语暧昧着挂了电话,石头嘴角往右斜了斜,把手机装进裤兜里。回头看见大厅玻璃上自己的眉毛,石头摘下包上挂着的帽子戴在头上走出大厅,他想好了,不回去了。

 

自己在北京这几年约过志强几次,刚开始志强还会找理由说不能赴约,后来索性就没有接过电话,也没有回过微信。本来从认识到现在两个人处得也不是那么融洽。

 

第一次见志强的时候,是在学校附近吃火锅。本来自己好意问明明这是什么时候新认识的姐妹,志强说自己不是姐妹,不让这么叫。当时自己并没有对志强防备,就是觉得这个拘谨又恼羞成怒的男孩儿挺可爱,每次出去玩儿的时候都喜欢调侃两句,刚开始志强还反应强烈,后来习惯了就默不作声,自己觉得无趣就不怎么招惹他了。毕业以后两个人都没见过,倒是在工体的酒吧远远看见过一次,却是跟当初不像是一个人。那天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酒吧里人正多的时候,石头坐在沙发上 隔着两个茶几看见一个人眉眼有点儿眼熟,卷卷的头发往后梳着,鬓角有两缕慵懒的荡着,那人回头的时候,自己才认出来竟然是志强。大约是已经喝多了,本来就白的脸粉红粉红的,眉毛应该是画过的,脸一红,眉毛就更黑了。推杯换盏里,怎么还是当初被自己一两句话逗到面红耳赤的人。那天下半夜的时候,志强身边也不知道换了几波朋友,只记得搀扶着一起走的那个人自己好像睡过。

想到这里,石头嘴角又往右斜了斜。手机在裤兜儿里振动,石头打开微信,几个朋友又在呼朋引伴的晚上要去酒吧了。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照出石头又黑又宽的眉毛,石头想晚上还是回家吧。刚走到地铁站的时候,明明打来电话。

“亲爱的,你出发没呀,我都到了。”

“哎呀,我这还没出公司呢,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去见你们一面呢。”石头用手挡了挡听筒,地铁站有点吵。

“你看看你都几年了,也没见一面,你是外边混野了,不想我了呗。”石头下到第二段电梯,远远的有地铁站里的广播。

“我这不走不开嘛,赶明儿,赶明儿我去找你。”手机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亲爱的,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老板出差了,这会儿又打电话给我呢。”

“行行行,你先忙……”没等明明说完,石头就挂了明明的电话。接起来另外一个。

“哎哟~我说小石头呀,又跟哪个情郎打电话呢?”室友酸酸地说。

“你快别浪了,找爸爸什么事儿?”石头突然意识到今天是周五,可能……

“那啥,我家宝宝来了,你看晚上……”两个人在东四环合租了一个房间,有时候约汉子都是轮换着往家带。

“知道了,小心你那大屁眼子。”室友虚情假意的感恩戴德着挂了电话,石头嘴角再次往右斜了斜。

石头从地铁站又出来,下来时候的电梯上站满了人,雷声夹杂嘈杂的人声里,看着有人滴着水的发梢,石头突然想念起大学时候的自己,还有那几个许久不见的姐妹。

赞(2)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一个姐妹的葬礼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