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基基在13岁被父亲同事猥亵,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在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基基心情很复杂,而且修改了很多。起因是基基在逛两个网站的时候,发现了不少和幼童或者没有成年的孩子的视频。

无耻!为什么这种视频还会有人继续下载?为什么这种视频还会大行其道?我想不通。

我想到自己。

我一直不愿意说出这段往事——因为它带给我的是羞耻,是难以忘记的屈辱的记忆,但我今天愿意把这件事情分享出来,希望所有人对幼童或者是未成年人的视频,说,不。

基基从小和母亲一起生活,爸爸在新疆的某BUDUI。基基小时候大舌头嘛,所以说话说不清楚,所以有一次就问妈妈:别人的爸爸妈妈狗(dou)来接,为什么我没有?

妈妈总是笑一笑,也没办法多解释。

我对爸爸的记忆,就停留在每年他的一次探亲假的时候,那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他会给我带好玩的玩具,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会爬行的士兵,我会想象那就是父亲的日常——辛苦的训练,辛苦的生活,辛苦的为我和妈妈能在家乡生活的好一点付出的努力。

在基基九岁的时候,我到了爸爸那里。我疯狂的渴望着父爱,但是我发现,父亲已经完全的把身心投入到了工作,哪怕我和妈妈在屋子里等着他,他也是早出晚归。

但是基基不能否认,那是我过得最快乐的时光。

我觉得我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在十一二岁的年龄,很多男孩子应该并不会对男孩产生兴趣,但是我已经悄悄地觉得,我不一样,我更喜欢成熟的男人,我想象他们就是我的父亲,给我关心,给我帮助。

而他,就是我在自我感觉缺少父爱时候,出现的一个人。

他年龄大概有三十岁吧,基基父亲的下属,具体年龄记不清楚了,在基基十岁左右见到他,他对我关心备至,哪怕是爸爸妈妈也很放心的让他领着我玩闹。

直到十三岁有一天,我在营里上厕所,他在门口等着我。

上完厕所,他给我提了裤子,把我领到了他的宿舍。

我很清楚的记得,他的手因为常年的训练磨出的茧子粗糙的触感,他说:你不要跟叔说(他一直问我爸爸叫叔),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

我点点头。

直到十四岁,我真的不懂什么是gay。他把我带到了没有人的宿舍。

同样,我清楚地记得那种疼痛。

现在,我一直忘不了那一次,我很疼,我也不敢告诉爸爸妈妈,我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了,我很脏。

到后来到北京上学,我有一段放纵的日子,疯狂的约,疯狂的找外国人,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我只知道,自己是个脏脏的臭货。

在我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基基知道,有些人会觉得我矫情,甚至会想到:你爽都爽过了,装什么处男?

我没办法反驳,但我想说的是,对于猥亵未成年,哪怕是那些未成年自己做出了决定的时候,一个真正的人,他都不能越过底线。

赞(5)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基基在13岁被父亲同事猥亵,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