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守了25年的处男身,今晚我要亲自献给小狼哥哥

我叫小熊,是俱乐部新进的会员,对这个俱乐部充满了好奇,尤其是俱乐部里每位会员的故事,小海那一段就让我好几天都茶不离手,醉茶有没有人知道呢?这次俱乐部芭提雅的活动,我已经报名参加了,希望你们也能来。

 

今年我25岁了,当我得知俱乐部公开向所有的会员征集自身故事时候,那一刻,我的一颗心就怦怦直跳。说起来特别的好笑,甚至多数前辈应该都不会相信,我的情感故事接近一张白纸,我从未有过一段两相依的感情。所以,我迫切的想要把自己渴望感情的炽热之心盘托出来,看看有没有可能,有人能读懂我的灵魂,有人能够喜欢这个灵魂,然后在某种氛围下,我们相遇,我们相知,我们相爱,我们相和。所以我主动投稿了。摸头杀经历的多了,同班各宿舍的直男大哥们也都莫名的对我有了情谊,好像就是那天我刚理完发,隔壁一大哥顺手摸了我头之后改变的。众人都陡然之间对我生起了爱怜之心。我是知道真相的,那哥们摸了我头之后看了下满手的头发碎屑,多半是觉得再摸下去我就得秃了,才开始和我攀好,想来也是心里过意不去吧,尤其那复杂自责的眼神。而小冷哥却很特殊,不大说话,一副酷冷,老气横秋里的严肃生生贴在一张尚余稚气的脸庞之上,我与他像是有一层隔阂一般。

性取向的问题,我很早熟,并没有需要哪位大师过来给我打通经脉才能开窍,所以我一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但是,我又莫名略显自卑,一边憧憬着大学里来一段轰轰烈烈的如胶如漆的腻歪,一边又丧气不行,怀疑自己能否有人看上。至于我和小冷哥关系是怎么打开的,还得说说我的一个爱好,我喜欢随身携带数码相机,见到有兴趣的事物就是一顿拍。不为了私窥的目的,就是想以后有点年月了,拿出来还能有个回想。所以有天拍了他,被发现,然后便要求着要瞅瞅,一来二去的就熟络了。私心里,我可能适合去做一名狗仔。

小小年岁,思春心切,瞅着小冷哥的模样我就爱不释手,自作主张的,我就把他给收进了心里。老往他宿舍钻的那一位是我,往他哥们堆里窜,偷摸着探听他故事的那一位也是我。为了不显得异常,我还主动负责起了他们全宿舍的卫生,打饭,收拾衣物。还有每次球赛,给他助威的,给他送水的,有时候还当起了裁判的,那都是我。如果当时周遭有腐女的存在,我可能现在已经上下都透透的了。 有天他喝醉了,回了宿舍躺在床上直闹腾,吵嚷着要和他高中后分手的女友打电话。只是他怂啊,喝了酒也不见壮胆,自己又不打,闹得他兄弟们上我们宿舍避难。我心里就醋意翻腾,但是却又不想看着他难受,自告奋勇的帮他打了电话。对面的女生很温柔,听闻我的意思后,便礼貌地同意和他说话,我却是不能再往下听了,只知道电话过后他就消停了,我们宿舍也终于摆脱了对门几人的骚扰。

从此之后,我对小冷哥的事情是越发的好奇,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去深挖他的过去。那时候,百度贴吧仍是校园团体的主力平台,于是我在平台上开贴,以一个仰慕者的身份询问有没有人知道他、了解他。本以为是个大海捞针的徒劳之举,不成想竟得到他们舍友的回复,两天之后,那群口无遮拦的果真将贴吧有他仰慕者的事情告知于他,他便自己在贴吧上留言,说想了解他,可以问他本人,不用发帖。

我清楚他并不知道我是谁,一时技痒便以古体诗予以回应,哪知他居然受用此风,误认我为才女,自己绞尽脑汁也回复自编古诗相对。我一边嗤笑,一边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网络真是神奇,哪怕近在眼前,只要隔着屏幕,连“误会”也变得美好又剧毒。后来他越发喜欢我,要了我的QQ小号,我却越来越担心他发现真相,一边生活中还得一如既往,一边又在QQ上百般暗示我虽喜欢他却与他不合适。他却觉得我只是找借口拒绝,更加发力表达真心,甜言蜜语天花乱坠,直男气息扑面而来,我也得偿所愿了解他更多一些。

比如他喜欢哲学、佛学、足球,心里还有一种古代男儿的沙场志向,总觉得活要建功立业,死便马革裹尸。他还喜欢电影《倩女幽魂》,喜欢聂小倩那样的长发飘然、温婉闲适的清秀女子,所以他就刺探我的长相,他喜欢及腰长发,我却说我短发不及耳;他喜欢连衣长裙,我就说我只穿牛仔裤。我猜测,若不是我的诗,我这般与他的喜好背道而驰,他应该早早就没了兴致罢。

再往后他便不能满足于聊天时几句话的情谊,希望知道我的学校、我的专业,我便告诉他我一个朋友的信息,于是他又开始想我的照片,我却知道这已经是最底线,我不能拿假照又自作孽不肯告知真相,便说我面容粗鄙不愿相见,若是3年后大家毕业能扛过分手季,感情若是能更进一步,到时可以相见,否则只做知己朋友。他熬不过我,又耐不住这样不温不火的感情,自己倒是霸道地当自己是男友起来,关心叮嘱人生哲学恍若刀枪剑戟,反正不要成本,不过网络上的一道道痕迹,有时候想秀秀恩爱了,他就在我当初的那个帖子里留言,通常是自以为投我所好的诗句,我细细想了后就回应他一两句,他的兄弟们便在底下胡言乱语一番。

谎言当然是换不来真情的,我却以为只要加入真心就可以。实际上,“红颜知己”未做满2个月,梦就破碎了。周末返校的路上,我心跳加速,仿佛知晓将发生些不好的事,等到了宿舍我才被自己的感应惊到。就见他从我的宿舍里出来,冷冷地剐了我一眼就走了,我进了门,一眼便看见自己的电脑大开,菜单栏是最小化的播放器,里面正在放恐怖电影,而最刺眼的,是我的QQ小号,空门大开地躺在桌面右侧。我知道,他发现了。我愣愣地看着桌面,竟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只想等待我的,或不只是没了爱恋那么简单。然后QQ闪了闪,是他,是一段日文。可笑呀,我看不懂日文,却因为他的喜好独独知道一句话——“真相只有一个”。

想象中的暴风雨并没有来临,一切平静只如一潭死水。他又变得冷冰冰起来,甚至几乎再不和我哪怕一个眼神的接触,我去他那里,他便立刻离开,实在无处可去就带上耳机自己听歌看书。因为是对门,我看向他们宿舍不过扭头的难度,于是他总是一进门就尽快把门关起来,若发现我正好看过去,便又是冷剐一眼。渐渐,我似乎莫名开始害怕他,虽然以前做的那些事依然习惯在做,却连看他的勇气也没有了,他在的场合我甚至不能言语,乃至于连手脚都变得冰冷。贴吧的那个帖子也再没有了一个留言,很快也就沉底,我用他的名字创建了一个新的贴吧,每天更新一点想对他说的话,整个吧就这么一个帖子,大概就成了我唯一的寄托了罢。

正式毕业的第二天晚上,我用自己常用的QQ加了他,意外地通过了,为的只是说说清楚一了百了。我终于对他说我是喜欢你的,也做好准备他会拒绝我了,却不曾想他竟然说,在他的信仰里,我这样的人是要下地狱的。好在他看不到我的泪水,我问他何必连朋友也做不成,他说,若是我把贴吧的东西删了,还可以做普通同学。我答应了,很爽快,只求他给我一点时间。我默默一页页地截图,存下来,然后再也不看一眼全部删除,从此便是决绝。

我的暗恋基本就这么结束了,后来他如愿征兵入伍,回来时关系倒也缓和些,期间也还有一些小故事。这么一大段故事,一直埋在我的心里,我也一直都没有托身给任何一段感情,确实一直以来我都还是处子之身,直到今天我要来给小狼哥哥说出了我的所有。就好像是把自己的处子之身托付给小狼哥一般,也希望这一次去参加芭提雅的活动,能够找到自己的所爱!

赞(3)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守了25年的处男身,今晚我要亲自献给小狼哥哥

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