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嫖娼记-被0的菊花填满

下车的时候我看了看手机,22点17分。出站口很多司机和小旅馆的老板在拉客,T市的口音让我想起大学时候隔壁宿舍的男生,豪爽和细腻并存,至今QQ空间的相册里还存着偷拍他的照片。毕业后再无交集,也就没有了联系的理由。我想,今晚我要尝尝这里男人的味道。

 

合作方定的酒店在市中心,门口已经有光着膀子撸串的男人,小腹上的毛发直直的一条直线从肚脐伸下去。这么晚了,天气还是燥热难耐,我拉着行李进了酒店。

 

点了烟靠在床头回复工作群里的消息,页面弹出蓝色图标的提示。几波例行公事的询问和回复后,他说:我是收费的。又是数十个来回,确认对方大约不是仙人跳或者钓鱼,我稍稍放心了一点,我们约了二十分钟后见面,合适就留下,不合适我给30块钱车费。临了他问我喜欢正装还是休闲装,我说:正装。

 

这是我第一次嫖,虽然在软件上反复问细节性的问题来打消自己的顾虑,最后还是起身穿了衣服,把衬衣塞进裤子里。把微信里的钱转到工作微信号上,卸载了支付宝,然后起身把钱包、电脑这些并不怎么贵重的贵重物品塞进了柜中备用的被子里,香水从门口喷到了窗台,被子的褶皱用手掌小心抚平……做完这些又觉得此刻的自己是作为顾客的存在,而不是等待客人的光临,可笑又激动地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后,看着皱巴巴的被子,一种空穴来风的胜利感填满了我。

 

软件的提示音响得恰到好处,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换鞋,穿着酒店的拖鞋下了楼。

 

他穿着蓝色的半袖衬衣,肚子的位置有两条折痕,深色的裤子不知道是深蓝还是黑色,右腿的裤脚只挽好了一半,皮鞋上有两三滴土黄色的污渍,像是一个刚毕业的着急赶去面试的学生。

 

“你觉得合适我就上去。”

 

我抬头看他的脸,有些倨傲的俯视我,大约在一米八七左右,皮肤跟我一样黑,但是均匀发亮。鬓角剃得漏出头皮,头顶是整齐的短发,眉毛很长眼间距有点宽,鼻子让我有些失望的小巧别致,没有胡子。

 

“你要是愿意可以上去坐坐。”

 

他就这样紧跟着我走进了电梯,在电梯里他找话题聊着,有意无意的用手去触碰我,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酒店的房间布局有点乱,在最后一条走廊我拐错了方向,居然忘了指示牌。他问了房间号,夺走在我前面,一边也不忘对身后的我说:你是个路痴吧。言语眼神里职业性的温柔染得走廊灯光都略显暧昧。

 

房间门口,我弯腰脱鞋,他站在背后脱他的蓝色衬衣,跨过我弯下的背往衣柜里挂,裆部抵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侧身直腰接过他的衬衣,材质光滑触感廉价。

 

“你猜我衬衣多少钱?”

 

“200多吧。”

 

“二十九块九包邮,看着还不错吧。”

 

他在沙发上坐下,点了茶几上我的烟抽着。

 

“你喜欢抽煊赫门呀?”

 

“嗯,有一点点甜味儿在。”

 

“果然是零呀,很多零都喜欢抽这个。”

 

“也没有吧,我直男同事也有抽的,还有喜欢抽娇子的。”他把烟头摁在了桌角上,出现了一个黑色斑。我转身去拿身后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放在茶几上。他开始跟我说这个酒店的性价比并不是很高,房间小、隔音差,大部分外地人过来都会住的地方。

 

“你主要做哪方面的工作?”我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介绍。

 

“金融方面的。”他又点了一支烟接着讲,“我在东北老家那边上的大学,大学的时候是双学位,学的是会计方面的,然后还修了工商管理。”

 

“那你很厉害呀。”

 

“还行吧,不过毕业了没工作。”他把烟灰弹进了喝水用的一次性纸杯里。自顾自地说着。“被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大哥包养了,不过看着不像四十岁的,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他自己开的公司,然后我就给他当当司机什么的,我大学的时候就考了驾照。你考驾照没有?”

 

我没有回答他,“你既然被包养了怎么还要出来做性工作者?”

 

“啥是性工作者?”

 

“就是你们这一行的,我之前做过艾滋病公益,所以习惯称从事这类工作的叫性工作者。”

 

“这样,做公益干嘛,又没钱赚。”他把烟头再一次扔进纸杯里。

 

“是吧,那万一碰见又特别喜欢的客人的时候,你没有做’公益’的时候?”

 

“多少都得收点儿吧。”他踢掉鞋子脱掉袜子,叉着两条腿赤脚踩在地毯上。我想起来看过的一个电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名字。只记得男主本来是一个性工作者,然后他找了一个对象,他们每次Z爱前他最想都要往床头的玻璃瓶里放一个硬币。似乎在自己高中的时候也有这样一段经历,渴望在自愿发生关系以后,从对方身上得到一些物质的回报,或者说奖励。对面的他孩子滔滔不绝的描绘着他的大哥。描述着自己“恋爱”期间发现对方出去勾搭学生鲜肉,自己如何机智的抓包,如何潇洒分手,我带着职业性的好奇,努力保持微笑,也保持把眼神锁定在对方身上。

“我去个厕所,回来继续跟你讲。”他起身站起来往厕所走去,我长长吁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很晚了。

 

我起身拉上窗帘,点了一支烟。他出来的时候在床尾脱掉了裤子,穿着蓝白格子的内裤坐在我对面的沙发里,裆部的凸起比较可人。

 

“后来呢?”我眼神离开裆部的时候碰上他的眼神。

 

“然后那个小孩儿来了以后,他就懵逼了,那个小孩儿也懵逼了。我就问要不要三个人一起玩儿,他觉得脸上挂不住,就让那个小孩儿走。然后我就开着他的车带着那个小孩儿走了,还把那个小孩儿C了。”他把手伸进内裤里掏了掏,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后来你们就分了?”我转身从包里扒拉,想掏出我的录音笔,偷偷录下我们的谈话以及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翻了好久才想起来可能落在办公室了。然后我起身用开水冲了酒店的杯子,泡了茶包,回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后来我给他送车的时候见过一次,后来就没怎么见过了,倒是跟那个小孩儿约过几次,他口活儿特别好。”他拿起茶几上的杯子,用嘴唇碰了碰,然后又放了回去。

 

“后来约的时候就有老逼就缠着我说给我钱,然后我就想,约炮不也是做,还不如收费。刚好我一个朋友在北京也是做这个的,就让我去北京,我去呆了两个多月,觉得没意思,就又回这边儿了。不过北京比这儿赚的多,怎么着一晚上也得百八千,不像这边有的给200块钱就接,搞得都不好做了。”

 

想起来在J市工作的时候,做检测的办公室在一家KTV式的会所里,都是20出头的新鲜肉体,眼窝里有着万年散不去的乌青。他们是不在外边接私活的,大约是会所里客源稳定收入可观。我好奇对面这个男人是怎么寻找客源的,是明码标价还是有自己固定的顾客圈子。

 

“你看软件上不是有那种写着MB的吗?一般的都是这么写着的,或者有暗示的,不过我不这么写,你看。”他斜跨一步坐在我身旁的床边,打开了他的软件页面,一只手放在沙发的后背上,一只手举到我眼前,“我就是放了我的写真,然后写个看着有文化的签名,我一般不写太长,不用点开就能看完那种。我这写的是一句歌词。”

 

写的是王菲《乘客》里的歌词。

 

“不过我过段时间会换一次。有人撩我我就配合,心情好了就接,心情不好想回回不想回不回,有的年纪大的烦人了我也会骂。要是给的多,心情不好我也上。”

 

“最多的给多少?”我把脑袋微微向他转了十五度,斜眼看着他问。

 

“最多一次有个人给了我两千。”他看了我一眼,收回手机扔到了床上。

 

“我刚毕业,没什么钱。”

 

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嫖,也告诉他自己问那么多问题是出于担心。

 

“看见我本人了还不放心?”他放在我背后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捏着我的乳头。“不过一会儿你就更害怕了。”他用D部顶着的胳膊肘,我回应着蹭过去,尺寸可人。那只揉搓我乳头的手拉起我的手压在他的内裤上摩擦着,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把我的脑袋扳到后仰的姿势,嘴巴已经贴了过来。在对面沙发上的时候,我是跪坐在他的胯部的,挪到床上的时候我的小腿盘在他的腰上。半个多小时的酣战后,他平躺到我旁边。

 

“今天有点累了,我还是第一次跟别人聊这么多。”确实,虽然他用尽浑身解数,也只有口活儿马马虎虎,至于那话儿大而无当,终究是不够坚挺。

 

“还好。”我翻着手机,心疼自己这400块花的不值,却也没想赖账,“微信转你了。”

 

“嗯,我一会儿收。晚上我在这儿过夜吧。”

 

“我没那么多钱。”

 

“不让你加钱,我就是不想回去,有点儿晚了。”

 

“身边有人我睡不好。”他直起身来看着我,我礼貌的对着他微笑,“实在不好意思了。”

 

一支烟的时间他冲洗完毕穿戴整齐。

 

“你不送送我?”

 

“有点累。”

 

过了几分钟,手机提示音响了,我侧身去拿,门应声关上,打开微信看见转账已被领取的提示。

赞(4)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嫖娼记-被0的菊花填满

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