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出柜失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出柜失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

作者:齐语庭(知乎)

我跟你讲,最大的失败根本就特么不是被反对!

(一)
“妈,我跟你说件事。”
“啥事?”
“我以后不想结婚。”
“那你想咋着?单着?一个人过?”
“不啊,我和XX一起。”
“你自己过就行,你耽误人家干嘛,你是不是占人家便宜呢?”
“……”
———一段时间后————
我妈:“XX找对象了吗?”
“她不找对象啊。”
“不找怎么行啊,别管男的女的,总是要找个伴的嘛!”
“……我跟她就伴啊!”
“你不用,你自己过就行。”

(二)
“爸,我跟你说个事。”
“说。”
“我不打算结婚了,想和XX一起生活。”
“就是跟你住一块儿那丫头?她不是有对象吗?”
“那是之前骗你们的,她没对象。”
“没对象就找一个对象嘛,跟你过有啥意思?”
?????
————一段时间后————
我爸:“我觉得XX这孩子不错。”
“是啊。”
“你现在一个人,多交点这样的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

(三)
“妹,你记得那谁吗?”
“记得啊,你俩不是住一起吗?你好朋友?”
“嗯,不过我俩不是朋友。”
“那是啥?”
“你知道拉拉吗?”
“女同?听说过。”
“我们是拉拉。”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
“姐,你别瞎想,你根本不是,你俩就是好朋友,女生都那样,我和我闺蜜也特亲,你别从哪看见个什么新概念就往自己身上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BLABLABLA”
————一段时间后————
我妹:“周日吃饭把XX也叫上!”
“你想叫她来?”
“对呀,你难得有这么好的闺蜜,叫来一起吃呗!”

(四)
“老刘(我发小儿),其实我是女同。”
“不是吧!那你不找男朋友啦?!”
“我有女朋友,就那次咱们吃完饭来门口接我那个。”
“不就是现在和你合住那人吗?什么女朋友啊,你这人就是单纯,她不就对你挺好的,老帮你,这就是好朋友,你有这样的朋友,我替你高兴!”
“不是,是我女朋友。”
“啥女朋友,你老想那些没用的。”
————一段时间后————
老刘:“你最后怎么凑齐的?”
“XX给我出了一部分。”
“哇塞,你这个朋友人真好,现在还能有对朋友这么仗义的人呢!”

出柜失败,会死人的。

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我们是没有邪念的青梅竹马。住在隔壁的他一度是我的噩梦,跟疯疯癫癫招猫逗狗的我相比,“乖巧又听话”“奥数第一”“班长”“数学课代表”“钢琴八级”的他,是“别人家的小孩”,是敌人,是可望不可及的偶像。

我们两家的大人不在的时候,会把我们关在一个房间里写作业。我妈总是嘱咐我,“跟人家好好学学!”
那时,他真的写作业,而我则溜门撬锁,偷看电视,偷看金庸,偷看温瑞安,偷看梁羽生,偷看老夫子,或者跟班上的女孩子旁若无人地煲几个小时的电话粥。直到楼梯上响起脚步声,再抢过他的作业本,胡乱抄一气交差。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未告过我的状。我们也就渐渐跨过男生女生之间不可言说的三八线,成为在学校里不说话的“兄弟”。后来女孩子间流行《214度恶龙王子》《恶魔之吻》《恶作剧之吻》,我妈不给买,但我还是能找同学借来看,如痴如醉。
他也跟着我看。郭羡妮假装自己死了,男主角什么什么熙去她坟前悼念,我一边嫌弃狗血一边欲罢不能,看得直倒牙。
把书转借给他,第二天他来还书,眼睛肿肿的。

后来家逢巨变,搬到千里之外。再跟没任何旧识联系,一半是没有心情,一半是没有脸。只有他不离不弃,坚持在QQ上留言,试图找我,可我永远隐身,不敢回复。

初二第一次自杀失败,清醒以后,给他打了电话,抽噎了整夜。还记得他半梦半醒间被我吵醒的声音,记得他听见我哭声以后带着惶恐和惊喜的“傻扬?扬扬?!”
他是最烦人的天使。

大学和他考到同省。周末时我们轮流坐一两个小时的大巴,互相探望,像一对普通的异地情侣。在大学城附近开个房间,嘻嘻哈哈吃躺在床上零食看电视玩手机,吐槽智障同学和烦人老师。

“小s太毒了哈哈哈哈!”
“哎呀蔡康永帅我一脸!”
“滚,不准跟我抢!小婊砸!”

他没有跟我说过,可我一直知道他是。
有些事情是不用说的。

大学毕业的时候,他说,“傻扬,我想告诉我妈。”
我惊得撞上咖啡店的书架,冲他咆哮:“你疯了吗?!”
他妈是他父亲的续弦。逼死原妻的续弦。他父亲原配,糟糠之妻,白手起家,育有三女。他出生以后,父亲见到是个带把的,锉磨数年,铁心要离婚,为了给他(而不是他母亲)一个名份。
那位糟糠之妻愤而喝农药自杀。他的三个姐姐视他如仇。
他的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似乎都遗传了原配的精明果敢,事业有成,人中龙凤。
他妈愈发地没有安全感,事事要求他做到比三个姐姐更好。他练琴时,哭声和琴声响到半夜。
这样的家庭。

可是他说,“我遇到一个人,我想和他堂堂正正地在一起。我们没有做错什么。”
我想尽办法制止他,口不择言。“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和对错没有关系!你在找死!你父母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吗?他们会接受才见鬼!算我求求你,你不要说,我装你女朋友,我们一起骗过去,你别作死!”
他坚定地直视我的双眼:“我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一时不理解,但我相信他们会理解的。我会努力的。我希望他们为我开心。”

“顾扬,我和他要是结婚了,你愿不愿意……”
“想都不要想!我才不会穿裙子!做梦!不对,现在是该说这个的时候吗?!”

我反复哀求。
他澄清得好像一池水,对人与人之间亲密的恶意毫无察觉。
最后他向我保证,缓一缓再说。

然而他其实并不真的打算缓一缓。
人生最后一个暑假,他把学位证和性取向一起展示给父母。

数月后,我在异乡得知他的死讯。只有死讯,没有旁的只言片语。
哭不出来。愣愣地翻看他的照片,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地看。

原来你已经不在了吗?

他是既怕疼又娇气的一个人。我们一起住的时候,如果我不下厨,他就不肯吃饭,因为切菜会割伤手,而外卖又不干净。
因为怕疼,他要求历任男友和他尽量保持柏拉图的关系。被甩的时候,他眼泪汪汪地问我:“我真的是神经病吗?”
我总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哄他:“谁说的?相信我,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器大活好还专一的高富帅……到时候只有爽,没有疼!”
可我还没来得及认识那位使他鼓起勇气出柜的人。
那位使他不再怕疼,从窗口一跃而下的人。

我真恨你。

花园别墅,层高不高,他房间在三层。
据说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有呼吸。

多疼啊。

他连洗袜子把手指磨出一个水泡都要碎碎念几个小时。我一直不知道,他说“你那边是不是很晚了?早点睡吧,照顾好自己”的时候,已经被家人以死相逼,默默忍受了长达数月的软禁和没完没了的心理矫正。

我们更小的时候,我妈偶尔给我一块钱,我拿这笔巨款去买两根五毛钱的小布丁,逼他喊我“老大”,才分他一支。

我跟家里软磨硬泡,养了只小狗,他眼馋不已。他妈嫌狗脏,不许他靠近。他只好悄悄和我约好晚上散步的时间,一起躲在小花园。我们两个都不再舍得吃小布丁,而是换成一块钱一盒的酸奶,喂狗。
他抱着我的狗,在路灯下哼王菲的歌。我嫌他老土,荒腔走板地唱飞轮海或者twins,不停打岔。
狗吭哧吭哧地舔酸奶。被他摸到舒服的地方,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他睁大眼睛:“傻扬,你们家的狗,可能属猫啊!”

多年之后再见到他妈妈。保养得宜的中年美妇,蓬头垢面,涕泗横流,呼天抢地。
他爸坐在一旁,脊背挺直,面无表情,看上去既无痛苦,也无悲伤。
眼底空空荡荡。

 

有人窃窃私语:“小时候多好一个孩子,怎么就变态了呢?”
有人附和:“对啊,你看金星,那么大一个明星,不也是变态吗。这种事情,说不准的。都是作孽啊!”
“说不定是原来那个老婆回来报仇了……”

木然走开。

安徒生的夜莺。
夜莺活着的时候,旁人夸赞它的歌喉,却不给它一口食物、一滴清水。它徒劳地想从小雏菊和草皮里汲取一点点凉意。
可夜莺死去了,人们却用眼泪埋葬它。

今天又喝多了酒。
讽刺的是,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我也是变态。作为一个永远不会出柜的人,我可能会戴着面具,安安全全地苟活半生,直到这张面具和脸长在一起,血肉模糊,难舍难分。

小公举!小仙女!小天使!大傻逼!

我好想你啊。

但愿以热烈掌声欢送我,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

3,

“妈反对你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可你还是妈的儿子啊。”

包包说,这是他跟他妈出柜以来,听见她说的最感人肺腑的一句话。

他妈在电话里讲出这话时,他正在宿舍啃周黑鸭,哭的稀里哗啦,舍友问,“鸭脖子那么劲爽?把你辣成这个德行了。”

包包是我的万年好基友。

刚出柜那段日子,他妈妈经常打电话骂他。

而且是劈头盖脸不留情面的那种。

叫他离开他男朋友。

不然下学期的生活费,自己暑假挣去!

我问他,你妈每次打电话,都变了法儿骂你,她不累吗?

包包说,你简直不知道我妈她多烦!

我发个杂酱面到朋友圈,她就骂我胃病才好,又不忌嘴。

我都说我胃病好了,这个月都吃胖了,她又骂我好吃懒做不锻炼。

我说我去健身房好了,一年一千二,给我钱,她又骂我糟蹋父母的血汗钱,自己去操场跑两圈,比什么都强。

她是不是除了骂我,就没有别的事情做了。

我安慰他,说,那也好啊,至少他不提你出柜的事情了。

包包语气都颤抖了,说,怎么可能不提,每次挂电话之前,她一定要千叮万嘱,离那个男孩子远一点儿!

有一次,包包爸爸给他打电话,说话比他妈妈更强硬难听。

“你要是还跟那个男生在一起,就永远别踏进我的家门,我没有这样不孝的儿子。”

包包也恼了,说,“你放心,我会听你的话,永远不进你的家门”

她妈妈的声音,很细小地说听筒里传过来,“别跟儿子说那么冲的话。”

包包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那一刻,真的永远不想回那个家了。

没一会儿,妈妈又给他打电话了。

“儿子,暑假你还是要回家,你乡下二舅前两天才跟打我电话,说家里池塘的藕莲蓬还等着你去摘,到时候妈再给你做莲子羹。”

包包说:“我不想离开他,你们别逼我了。到底什么才是孝啊,我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不孝了吗?”

“妈只是想你过普通人的生活,你选了这条路,你知道他多难走吗?”

“再难走,我也走。”

“先不说这些了,妈要去做晚饭了。”

包包说,那是他妈第一次,从他出柜这件事上转移话题。

那段时间,包包经常在微信上跟我哭,眼泪真流不带假的。

我甚至想从广州坐高铁去武汉安抚他。

不过想想四百多的高铁票,我还是忍了。

而且,他有男朋友啊,一定比我“安抚”地更好更全面更多方位、

我去了,反而多手多脚。

那天我和他视频,他男朋友也在旁边。

包包说,我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就算我爸不认我,我妈天天骂我,我也不跟他分开。

我说,我明白,我相信你。

五一的时候,包包回了一次家。

他和他爸爸吵架,他爸打了他两巴掌。

他妈妈做了一大桌子菜,包包连房门也没有出。

夜深了,他妈妈把房间门敲开,给他拿了一包烟,
说,“以前在你床头柜里看见了这种烟,刚刚就去帮你买了一包。“

包包叫了一声“妈“,却不知道再说什么。

“妈早就知道你抽烟,枕头上还有烟灰,妈觉得你长大了,也不想说你什么了。”

包包后来跟我说,他以前只觉得抽烟好玩儿,根本不会抽,吸进嘴里就吐了出来。

那天晚上,他学着把烟吸进了肺里,悠长地吐了出来,被呛得泪流满面。

“那我和他在一起的事情,你能不能也不要管了?”包包问他妈.

他妈说,”妈不知道。”

回武汉后,包包有次因为淋雨重感冒,住了医院。
他给他妈打电话,要两千块钱。

他爸把手机抢了过去,在电话里骂他,你早都不是我们家的儿子了,还脸皮那么厚找我们要钱。你有本事叫那个臭小子养你啊,给你钱花啊,你看他给不给。

包包说,我不要了不要了,我再也不会找你们要钱了。

他爸反对他和男朋友在一起,之前包包只是觉得爸爸碍于面子,碍于伦常,可是那一天,包包心里有了一点儿恨。

最后,他妈给他打了两千五百块钱,包包给退了回去。

他男朋友东凑西凑,给他凑了两千。

包包说,这钱是他借的,以后要还。

他说他再也不回家了,暑假来广州打工,挣学费。

暑假的时候,我说,要不要帮你买高铁票?

他说,不用了,我要回家了。

因为他妈打电话跟他说:”妈坚决反对你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可你还是妈的儿子啊。”

他听到这话,一边哭,一边把周黑鸭扔了。

心想,妈,我听你话,不吃辣的,把胃养好。

他室友在旁边说,包包,鸭脖子太辣,你也别扔啊,留给我们吃也好,浪费。

包包说,他只是喜欢一个男生而已,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依然被妈妈唠叨,依然可以吃到妈妈做的好吃的菜,依然可以陪妈妈去摘藕莲蓬……依然是他妈妈的儿子。

我说,早知道你就别出柜了,省的有那么多事。

“出柜之后,我还是我妈的宝贝儿子啊,说不定以后告诉她,有更大的打击,早出柜早免疫,我不亏啊。

很多人眼里,出柜失败,意味着天崩地裂。

好像也并非如此。

真正心疼你的人,依然会心疼你。爱你的人,才不舍得跟你断绝关系。

包包现在回家,几乎不和他爸说话了。寒暑假的时候,隔三差五地就往我家跑。

他还说,他要是我家的孩子就好了。

我说,你跟我爸妈那么亲,我早发现了,你才是正统儿子,我是孤儿院领养的。

过年的时候,包包在朋友圈里发他们一家三口去看电影。

我问他,你爸接受你的事了?

“没有啊。”

“那我看你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他再怎么不接受,我也是他儿子啊”

嗯,也对,你是gay,但更是他们的儿子。

赞(5)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男郎 » 出柜失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男郎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